首页 > 历史小说 > 珍珑.无双局

珍珑.无双局

第288章 江湖不见

作者: 桩桩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珍珑番外之江湖不见
  起风了。
  无涯伸出双手撑在城墙的垛口上。风将这里的沙尘吹得干干净净,掌心只余下数百年青石的沁凉。
  风吹走了云层。星辰寥落。
  萤萤灯火在城市中跳动闪烁,都离他极远极远。
  站在安静高大的城楼之上,俯瞰京城。高处不胜寒与江山尽在我手的感觉都同样真实。
  石阶之下秦刚与谭诚的话语声将凭栏独望,睥睨天下的感触坏了个干净。无涯意兴阑珊,摆手让谭诚上来。
  说完太后对穆澜的处置,谭诚低眉顺眼问道:“皇上可有别的吩咐?”
  吩咐?无涯忍不住挑了挑眉。在他的印象中,他亲政之前只会听从母后的吩咐,舅舅的教诲,谭公公的劝告。亲政之后,他也无力去“吩咐”这位手握重权的东厂督主。
  谭诚清癯面容下那双鹰隼般的眼睛闪动着了然的情绪:“皇上重用锦衣卫制衡东厂。一心想收皇权。却不曾仔细想过,这世上也只有没根的人才会真心依附陛下,做皇上的奴才。东厂没了谭诚,也会有张诚刘诚。或许,将来会有个春来春大督主。”
  受他眼风一撩,站在三步开外的春来腿一软就瘫跪在了地上:“皇上,小人不敢!”
  “下去。朕与谭公公说会话。”暗骂声没用,无涯不想再看到春来那副脓包样,斥退了他。
  只有他与谭诚站在这空寂的城墙之上。无涯方道:“现在无人偷听,谭公公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皇帝细腻的心思,观察入微让谭诚感慨。他从小看着皇帝长大,此时竟有些欣慰:“穆澜才是天香楼那位真正的冰月姑娘吧?东厂的动作仍然比皇上慢了一步。”
  穆澜杀进慈宁宫那晚后,谭诚就知晓宫中病亡的“冰月姑娘”的真身是谁了。
  他以为自己在东厂动手之前将冰月掉包了。无涯懒得替谭诚解疑,眼神淡然:“公公亲眼所见,难不成还以为朕与穆澜还能厮守?”
  “纵是如此,皇上也不见得和太后一般心思,让她养好伤就受那千刀万剐之刑。”
  无涯的心抽搐了下,难言的痛楚让他避开了谭诚的注视。手按紧了沁凉的青石,凹凸不平的石块硌着掌心。他知道,他绝不可能提起朱笔在条陈上签下一个可字。
  他晒笑:“不如剐了朕。”
  话脱口而出,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谭诚也愣住了。
  无涯笑了笑:“公公本就想以穆澜和朕做交易。朕不忍心,公公应该高兴才是。”
  “谁家少年不风流。”谭诚想到了自己,感慨变成了滔天恨意,“老奴欲以穆澜为饵。钓穆胭脂与珍珑一网打尽。只要皇上不阻拦。老奴保证,事后让穆澜死得毫无痛苦。”
  死字说得重了些。两人眼神相碰,无涯便懂了谭诚话里的意思。
  对无涯来说,答应谭诚并不难。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没有人愿意时刻都被人盯着行刺。何况,还有一个人。他一直在等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端午快到了吧?朕与她相识便在端午。那天处以绞刑,留她全尸。朕坚持如此。太后必会答应。”
  话落在谭诚耳中,能留全尸便是答应了他的条件。不会去救穆澜,坏了他的事。他负责事后让穆澜没有痛苦的“死”去。
  这场博弈之中,穆澜的生死并不影响大局。将来惹出事非,也自有皇帝承担。
  话至此处,谭诚仍感叹了句:“皇上经此情劫,是福非祸。”
  过不了美人关的帝王,承受不起江山之重。
  雨下得极大。十步开外,已是水雾成帘。一重重从空中垂落至地,层层叠叠,没个尽头。
  无涯慢吞吞结着雨披的衣带,吩咐春来,若锦烟前来,让她进御书房等侯。
  春来嘀咕着雨太大了。他知道。
  首辅家花园中的辛夷花或许已被这场大雨浇得零落。无涯望了眼慈宁宫的方向。母后在意的真是他能否折回最美的花枝吗?不,哪怕他折回一根空花枝,母后也是欢喜的。所有人在意的是他的心思。一个帝王的喜恶。
  掀开这重重雨帘,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战争还是杀戮。是威胁还是妥协。
  但,只有他去了,才能看见不是?
  无涯毫不犹豫地出宫。
  林一川很准时。无涯仿佛第一次见他。他仔细打量着站在他面前高大俊朗的男人。因为用了心,他仍然从林一川脸上看到了一丝熟悉的影子。
  他和他有着同一个父亲,却不约而同地生得不像先帝。原本男子偏似母亲就不容易看出父系的血统。林一川融合了陈氏与先帝的面容,是以没有被人认出他的身份。
  这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让他平安长大。
  命运太调皮。不仅林一川变成了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们俩还同时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无涯现在都清楚记得,在灵光寺看到两人说笑时,心中泛起的不适。在他还以为穆澜是个少年时,也许林一川就已经识破穆澜的真容。
  可她选择的人是自己。这让无涯面对林一川的俊脸时,暗生欢喜。
  这个念头只从心头掠过就变成了绵绵如雨的痛楚。放过穆澜,就等于将她拱手送给面前的这个男人。
  杀念随之而起。
  “约好今天见面。除了听一听我的收获,谈一谈皇上的安排……还有两天,就是端午。皇上,您有什么安排?”
  林一川想救穆澜。无涯轻蔑地想,穆澜需要你去救?她的生死,在朕一念之间。
  他在他面前不称臣,不称小人,自称“我”,便是对皇权的蔑视。无涯敏锐地察觉到林一川的心态。他可是知道了什么?是他已知自己的身世,还是穆澜告诉了他?
  无涯佯装愤怒。用愤怒和穆澜的生死去试探林一川。他想知道穆澜的心思,他也想知道穆澜说起的衣带诏是否真实存在,又是否已经交给了林一川。
  他情愿没有试探。林一川的话像刀一样凌迟着他的心。可他却不能像他一样,大声说出心中所想心中所怨。
  他真不明白吗?穆澜为何会在慈宁宫大杀四方,断了所有的生路。是他辜负了她。但他能怎样?能为了池家的公道惩办一力将自己推上皇位的母后?这本就是一个死局。
  谭诚的话说的真好。他历的是情劫。迈过去,才能做一个将江山社稷融入生命血脉的帝王。
  让他骂吧。林一川骂得痛快。何尝不是他想对天咆哮的话语?
  这是天命,他无法逆天改命。
  林一川拿出了衣带诏。无涯只觉得心中剧痛。为了将往事湮灭在尘埃中,他不惜火烧御书楼。他想起穆澜当时的讥讽,突然冲动想要去问一问她。在她心中,除了与自己有情,是否也有着林一川的一席之地。
  林一川随手将遗诏放在了拎来的琉璃灯上。无涯下意识地喊出了声:“不可!”
  他也很想看看那张遗诏,看看父皇是否真的要废了自己的太子之位。若真如此,他又何其无辜。
  “不可?”林一川笑了起来,“皇上,留着它有什么好?您不惜烧了藏书万卷的御书楼,不就是想毁了它么?我也不想留着它,这哪里是保命用的,明明是催命符!”
  火苗舔着了遗诏。将他所有想知道的都烧成了灰烬。
  林一川说:“相信我,这是我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东西!”
  无涯忍不住扬眉,心里答案浮现。林一川已经知晓身世。他选择烧了遗诏让自己放心。他对穆澜已情深至此?无涯突然有些嫉妒。嫉妒林一川能为穆澜所做的一切。
  就这样吧,他答应了谭诚不会出手,可管不着林一川出手。梁信鸥曾说过,救穆澜一成把握也无。无涯心中甚是好奇,还有两天就是端午,林一川有什么能力从谭诚手中救人。
  雨仍没有停。林一川走后,胡牧山从暗室中出来。无涯懂得他的眼神,他轻轻摇了摇头。
  “若凭一纸遗诏,口说无凭的身世便能抢走江山,这皇帝也当得未免太过儿戏。”
  胡牧山懂得他的意思。从三岁启蒙到十八岁亲政至今,他从未懈怠过学习如何做一个皇帝。
  回宫时天色已黄昏,雨势没有减弱半分。马车在中途改了道,驶向了东厂的方向。
  无涯坐着谭诚的轿子进了东厂。关上小院的门,谭诚亲手掀起轿帘。出了轿,无涯好奇地打量着梁信鸥形容如蛛巢的地方。
  离端午还有两天时间,谭诚不明白无涯为何此时想见穆澜一面。
  “见一见。免得朕心里一直惦记,反而不美。”
  是了,端午一过。穆澜将会从世上彻底消失。哪怕活着,也再不可能出现在皇帝面前。到底年轻,总是放不下。皇帝有这样的弱点,谭诚很高兴。他善解人意地亲自引路。
  “谭诚待她好的像自家闺女。那是司礼监掌印大太监,东缉事厂的督主啊。给她买江南纤秀阁的衣裳,把囚笼布置得像千金小姐的闺房……”无涯想起林一川的话。没有在东厂大狱中看到穆澜,让他煎熬的心得到些许安慰。他进去之前驻足对谭诚道,“多谢。”
  以为是谢他引路,谭诚浅笑:“老奴惶恐。”
  得知皇帝前来,守卫已经离开。无涯进去,谭诚亲手将房门拉合:“不会有人打扰到皇上与穆姑娘叙旧。”
  木门关合时发出轻微的吱呀声。无涯站在外间良久,才推开了内室的门。
  正如林一川所说。如果无视那儿臂粗的铁栅栏,这里便是千金小姐的闺房。
  房中无窗。下着大雨,屋顶的明瓦也没透进几丝光线。靠近栅栏的桌上燃着蜡烛。温柔的烛光映出穆澜清美的容颜。
  广袖宽衣,长发及腰。她正在对镜梳发。纤细手指搭在弯月形的木梳上,一梳到底。柔软的绸袖轻轻飘动,像扇着翅膀的蝶儿,别有一种旖旎。
  在天香楼中,她常画华丽美艳的妆。无涯却极喜欢她不施脂粉时。清水芙蓉,就美如画中人。
  在天香楼的时侯,他就觉得一定是场梦,只怕梦醒来。
  如今梦醒,才知最初的惶恐源于本心的直觉。
  看见无涯进来。穆澜微微的错愕,却只得一瞬便涌出笑容。一笑之下,满室生辉。她继续梳着头发,慢条斯理地问道:“皇上也要来与我饮一碗断头酒么?”
  无涯藏在袖中的手捏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掐着柔嫩的掌心,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一些:“朕初次见你便在想。江南地灵人杰,随便走索的杂耍班少年都眉目如画。穆澜,你笑起来极美。”
  当众揭破秘密,当众刺杀太后,当众不肯让我给你活路……即使如此,我也想要你活着,继续拥有这样灿烂至极的笑容。
  可惜这番话永远不能告诉她。无涯苦涩地想,或许她已经不屑再瞧一眼他的心意。
  啪!穆澜将梳子扔到了桌上:“皇上是来瞧我这个阶下囚的笑话?”
  无涯摇头。
  穆澜瞥了他一眼,突然又笑了起来:“皇上舍不得我死?”
  无涯轻轻点头。
  “那就下旨放了我啊。”穆澜竟然喜出望外,走到了栅栏边上,“我不想死。”
  一脸惫懒样让无涯想笑。可他不能。她杀进慈宁宫用枪挑断情思。他呢?他只能让她看见他只有一颗无情帝王心。
  眼神微神,无涯不再被她牵动情绪:“朕来,是想问你一句。为何欺骗朕,却将遗诏给了林一川?”
  穆澜愣住了。林一川竟然把遗诏给了无涯?蠢货!这不是给他有朝一日保命用的么?不,她紧张地思考着。林一川绝不会把遗诏给无涯看。他不会蠢倒让无涯知晓他是陈后之子。那么,他是想用遗诏换她的命?她叹了口气道:“他毁了的那东西不是遗诏。因为,根本就没有遗诏。人有心魔,我一说有衣带诏,皇上不是马上就放火烧了御书楼?”
  无涯觉得指甲都快把掌心戳破了,心也被戳了好几个洞。她一番说辞,不过是怕他杀了林一川。
  再停留下去,他怕被她看穿心思:“林一川想救你。朕等他自投罗网。穆澜,朕不能给池家一个公道,你便该明白。在朕心中,江山比你重要。朕来,便是想确定林一川是否知晓遗诏。朕已知答案。若他死,是你害死了他。”
  无涯连多一个眼神也没有,转身就走。
  “无涯,他骗你的,没有遗诏!”穆澜失声叫了起来。
  无涯猛然转身:“你不想他死?跪下求朕!”
  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几乎话音才落,笼中的穆澜已推金山倒玉柱般跪下了:“我求你,放过林一川。”
  潮热直冲进无涯眼眶,瞬间让他红了双眼。他听到自己声音发颤:“你不肯给我留半点退路。却肯为了林一川下跪相求!好好好,穆澜,我本拿不定主意。你俩彼此有情有义,朕便成全了你们去黄泉做对鸳鸯!”
  这番话有他的心思,也有他的故意。无涯猛然推开房门走了出去。门被他拉得哐当一声合上,隔开了他与穆澜。
  天色已经晚了。外间没有点灯,昏暗寂静。无涯闭着眼,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他深深呼吸,上前拉开了门。
  门外没有人。雨将天地浇成了一片混沌。他沉默地站着。直到谭诚亲自提着灯笼从长长的回廊那头走来。
  是表示他并无在门外偷听罢。无涯了然。
  他沉默地上轿离开。
  转眼端午便至。
  无涯沐浴更衣,佩着五毒荷包,邀请他的首辅大人下棋。
  世事的局已在棋盘之外,如他的布置一一呈现。
  日上竿头,林一川劫走了穆澜。无涯扔掉了棋子望向朗朗晴空。
  从此山高水长,她和林一川在一起后会一直都有着堪比骄阳的笑容吧?
  杀了许德昭,无涯终于走进了慈宁宫。
  慈宁宫宫门紧闭,将六月的明媚悉数关在了外头。
  他的母后怨恨他杀了亲舅舅,流放了许氏一族,并不愿意见他。
  望着生出丝丝白发的母后,无涯不知道母子俩会走到今天。母亲恨的是他杀了舅舅么?不,她恨是失去了权柄。
  从前他一直想集皇权在手。一直以为阻碍他亲政的人是谭诚与许德昭。现在他才明白,还有他的母后。
  他宣布了对母亲的惩罚。
  太后痛苦的质问在身后追着他的脚步。无涯硬下心离开。沉默地穿过重重帐幔走向殿外,一幅白绢从他面前飘落。无涯霍然抬头,高处槅扇透进的光线中有纤瘦的影子一晃而过。
  白绢上潦草写着一句:“你放过一川,我放过太后。江湖不见。”
  无涯知道那离去的身影必是穆澜。他放过了林一川,她见到太后如今的模样,就此罢手。所以才会留给他一句彼此放过,江湖不见。
  脑中又想起穆澜为林一川干脆利落的下跪,像是心中扎着的刺,碰一碰就会疼。
  无涯心里明白,因为林一川,穆澜才肯放过他的母后。
  她再不会进宫。忘掉了所有阴霾,她和林一川应该很幸福吧?无涯遐想着,静美如莲的脸上浮起浅笑。
  “可是穆澜。你却不曾放过我。”他轻声低语着,将白绢放进了怀里,走出了宫殿。
  外面阳光浓烈,却没有将他的心晒得温暖起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