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医妃火辣辣

医妃火辣辣

第997章 番外之六宫无妃(全书完)

作者: 虞丘春华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静月生下了皇太子之后,夫妻俩就约定不再生养,膝下有一儿一女,已经足够了。他们非常庆幸第一胎生的是女儿,不然的话,第一胎是儿子,估计不会再生第二个。
  一切缘故,便是因为生在帝王家。
  做父母的,自然是希望孩子们都相亲相爱,互相扶持。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兄弟姐妹,却不多,尤其是生在皇家的孩子。孩子多了,即使他们本性善良,但随着他们的长大,受到的诱惑会比普通人家多得多。等他们成家之后,为了小家舍大家,或者在枕边风下,慢慢地,谁也不敢保证不会
  生出私心来。不仅如此,还会有许多包藏祸心的臣子,他们为自己的利益,从中挑拔离间,以达到自己权势与财富的巨大满足。
  夏静月与韩潇二人再聪明,再有能力,也无法控制人心,他们实在无法保证,他们的孩子不会走上祖父或者叔伯一辈的老路。
  先帝去后,叔辈一个不存了,再看韩潇的兄弟,残的残,废的废,每每思及,夫妻二人都心有余悸。
  夏静月与韩潇很爱他们的孩子,正是因为这份爱,他们无法接受,甚至连想象都不敢去想如果孩子们重复长辈的老路,他们会何等的痛心。
  膝下已有一儿一女,儿女双全,夫妻二人便不再贪心,知足常乐。
  但夏静月与韩潇的隐忧与知足之心,在外人眼光就成了另类,一代帝君,怎么能够只有一个儿子?即使已立了太子,众臣也坚定地认为皇帝必须子嗣丰丰。
  皇太子五岁后,众臣再次提议皇帝选秀纳妃。韩潇性格向来霸道,又做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就算平日好说话一些,但关乎到要事,尤其是纳妃的大事,向来说一不二。在朝堂之上,韩潇直接将几个提议纳妃的官员连
  贬数级,还有将一名言词最为激烈的御史轰出英武殿。
  没有说服韩潇,便有宗室命妇或者高官命妇进宫来游说夏静月,试图用历代皇后的贤惠例子说服夏静月,让她夏静月主动为韩潇纳妃。
  夏静月坐在凤座上,听着下面宗人府的左宗正夫人说话,当听到让韩潇广纳后宫,为皇家开枝散叶时,冷笑一声。“这、历代皇后都是这样的……”左宗正夫人发现了夏静月不悦,猛然想到惹了皇后的不快,岂不是她一家人要倒霉?她岂不是成了出头的椽子了?连忙又说:“朝中意见太
  大,娘娘您可先让皇上纳几个女子进宫堵住百官的口。至于这进了宫,安排在哪里,让不让皇上近身,还不是您的事?不过给她们一点名份,给天下一个交代而已。”夏静月目光微冷地一扫殿中的命妇们,“名份?本宫把话放在这里,本宫的男人,连名份她们也别想沾到一点!往后谁敢来劝本宫给皇上纳妃,本宫一律轰出去,谁还想要
  点诰命夫人的颜面,就给本宫掂量掂量着。”
  殿中的诸位诰命夫人惊了惊,若是被皇后轰出皇宫,那真是颜面扫地了。
  “娘娘,我们也是为您着想,怕您落下善妒的恶名。”
  夏静月洒然一笑:“本宫就是一个妒妇,谁爱笑就让他笑去。”
  众命妇相视无言,历数大靖数代皇后,没一个不怕丢了名声,也没一个不怕失了民心,唯有德文皇后夏静月,估计是最不在乎名声的。
  回想夏静月的种种事迹,老实说,她就是落下善妒的名声,但以她在民间的威望,还有对大靖的种种贡献,还真的无法撼动她的地位。何况,还有皇帝的独宠呢。
  众命妇带着羡慕之心离开了皇宫,其实说起来,她们何尝不想男人只守着正妻一人过日子?她们哪个又愿意给丈夫纳小的?夏静月的强硬,何尝不是她们一向渴望的?
  罢了罢了,再也不参与此事了。
  这些命妇们,不少跟夏静月是一代人,在闺阁中就极为仰慕夏静月的才华,如今她们与夏静月一样,为人之妻,为人之母,更能体会到其中的滋味。
  因此,想明白之后,不管家中丈夫如何再劝,都不愿再进宫去逼夏静月。毕竟,她们再劝,夏静月也不会听,没得真被轰出去,失了颜面。
  此事之后,也传出了夏静月善妒不贤的名声,渐渐地,有些保守派对她开始不满起来。
  韩潇得知那些迂腐顽固之徒将罪归到夏静月身上后,让人列了一张表出来。
  目光在落在名单中,位于最上的一个,正是喊着让他纳妃喊得最凶的一个——户部钱尚书。
  第二天早朝,有官员突然参钱尚书在十年前贪过一笔一万两左右钱财,有根有据。韩潇龙颜大怒,下令要将钱尚书抄家灭族。
  钱尚书顿时瘫倒在地,韩潇自登基以来,从没干过抄家灭族的事,不过是一万两的钱财,且此事还须待议,怎么立即就要抄斩了?
  所幸有众多官员站出来为钱尚书说情,毕竟,就算是真的贪了一万两,最多就是丢官,不至于抄家灭族。
  但韩潇怒火难平,将钱尚书痛斥一番,愤而退朝。
  钱尚书手脚发软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英武殿的。
  虽然说起来,他的罪不算大,最多丢个官,不至于斩了他全家全族,可皇帝若是执意要他的命,以皇帝现在的影响力和权威,谁也是救不了他。
  他死了就算了,却要连累全家……
  想到家中年幼的孙儿,即将出阁的小闺女,钱尚书冷汗一淌一淌地流。
  “钱大人,你怎么干了这糊涂事?”
  钱尚书突然听到这声惋惜,转头看到费尚书,顿时想到这位吏部尚书费引是皇帝潜邸时的老人,最受皇帝器重,是下一代相国的热门人选。钱尚书如同找到救命稻草,连忙抓着费引说道:“费大人,此事说来话长,那一万两真不是本官贪的,但事已太久,本官也拿不出证据来了,还请费大人帮忙向皇上说说情
  。”费引爱莫难助:“本官跟了皇上这么多年,第一次见皇上如此生气。钱大人,你想想,皇上为了大靖的子民,带头省吃俭用,节衣缩食,恨不得一文钱掰成两文来花。可你
  ……皇上听到你竟贪了一万两,岂能不生气?”
  “那一万两本官是牵涉到的,却不是本官全拿的,而且那都是先帝时期的事了。自从新帝登基,本官为了支持皇上改革,将户部的银钱管理得一文一两都花在实处上……”
  “我也正是想到如此,才为你感叹哪。”费引摇头晃脑说:“只可惜,兹事体大,我难以帮忙,你还是另求他人吧?”
  钱尚书只差没哭出来:“皇上最信费大人,除了费大人,本官还能求谁?”
  “钱大人此言差矣,皇上最信的人并非本官。”费引伸手往昭阳宫悄悄一指。
  钱尚书一怔:“皇后娘娘?”费引点头,低声说:“趁皇上未曾定罪处置钱家一事,钱大人,你还是早点想办法息了皇上的怒为好,不然明天早朝,本官只怕要给你全家全族收尸了。你一人死了倒好,
  但你全家加全族,可是几百条人命!”
  钱尚书陡然一惊,“可、我之前曾逼过皇上纳妃,听说皇后早恼了我……”
  “皇后娘娘素来大仁大义,公私分明,你去求一求,没准能成。再说了,皇上只听皇后娘娘的话,除了求皇后娘娘外,你还能求谁?”
  钱尚书的确是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思及夏静月以前的性情作为,的确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也许可以试一试……
  钱尚书立即去昭阳宫求见,求夏静月替他说情。
  夏静月听到钱尚书来求见,为之一愣,正不知其间时,突然御书房那边来了个小太监,悄悄在她耳边细语一阵。
  夏静月哭笑不得,让小太监退下,宣了钱尚书进来。
  ……第二天早朝,钱尚书主动请罪,不想韩潇说道:“你虽犯下错处,但朕念你这些年来,兢兢业业,将户部管理得井井有条,没有功劳亦有苦劳。加上此事证据不足,便罚你
  一年俸禄,下不为例。”
  钱尚书大喜过望,也就是说,只罚他一年的俸禄就略过此事了?顿时感激涕零地跪谢龙恩。
  同时,对于帮他向皇帝说情的夏静月更是谨记恩情,再也不提让皇帝纳妃的事。
  此后,韩潇又发落几个官员,而夏静月再替那些官员说情,如此下来,朝中竟有不少官员都欠了夏静月的恩情。
  于是,夏静月妒后的名声不攻自破,反而一代贤后的美名逐渐响起。
  夏静月忍俊不禁,伸手捏了捏韩潇的脸,“你老是做白脸,让我做红脸,小心他们说你是个暴君。”
  韩潇搂着夏静月滚到榻上,笑道:“朕做了这么多利国利民的大事,他们就是想说朕是暴君后人也不认。”
  夏静月搂住韩潇的脖子,眸中盛着浓浓的爱意:“阿潇,辛苦你了。”
  韩潇轻轻在夏静月额头吻了一下,低哑着声音说:“月儿,既然你觉得为夫辛苦了,该怎么犒劳为夫?”
  自此,帝后二人联手,智斗百官,留下了一篇篇供后人乐谈的趣事。
  韩潇在位四十年,励精治国,将大靖带到一个从所未有的盛世,在历史上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年迈之后,他禅位于独子韩霂,与皇后二人冶情于山水之间。
  韩潇一生只娶了一个妻子,一生也只有一儿一女。而夏静月,关于她一生的传奇也让后人津津乐道。尤其是在她为后期间,仍然投入医学一道,与大靖所有医者一起,将大靖的医学水平推到一个极富传奇的高度,造福了一代又一代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