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95章 怎么是他?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俗话说的好,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可当一个流氓既会打架又有文化,其可怕的程度,便一下子飞跃了好几个级别。
  国公府的侍卫看着大摇大摆晃悠出去的沈摇筝,不由凑到叶知秋身边:“世子,这个沈摇筝对您如此无礼,您当真就这么放过他了?”
  叶知秋横了这侍卫一眼,他自己也说不上究竟是因为什么,只是……沈摇筝的那个眼神中透着的凌厉决绝、断不是一个普通纨绔草包该有的神色。
  这个人,绝不简单。
  深吸了一口气,叶知秋返身道:“随我去看看母亲吧。”
  “……是。”
  再说沈摇筝这边。
  离开叶国公府的沈摇筝并未急着离开,而是转悠到了国公府的西偏门附近。
  虽说她已经让青羽带着沈莞儿回去交差,可她仍然十分在意到底是谁绑了小白莲,又为什么要把她扔在叶国公府。
  如果这人不是如妃,那又会是谁呢?
  系统甚是纳闷:“你干嘛这么在意这个?”
  沈摇筝一边仔细查看着周围有什么异样,一边给眼中只有美男美色的系统捋了捋前因后果:“我们现在最要紧的事是什么?给遥星找解药啊!”
  正如萧洛羽所言,七虫七草之毒并不好解,就算她能用三次机会辨别出解药中的所有成分,可每种成分的占比却是不得而知。
  哪怕她勉强调制出能压制七虫七草毒性的东西,但只要无法根除,遥星体内的余毒依旧会逐渐渗入脏器。
  所以。
  她一开始就不打算在“解药本身”上多费心思。
  系统:“哎?什么意思?”
  沈摇筝:“我每次都留下一部分解药,不过是为了掩萧洛羽的耳目,让他觉得我当真一心扑在调配解药的事上,从而叫他忽略我真正要做的事。”
  系统一愣:“你难不成……”
  “我一开始就和萧洛羽说的很清楚,他敢对遥星出手,我是不会让他舒服的。”
  沈摇筝眸底一黯:“只要我抓住萧洛羽暗中筹谋的‘关键命脉’,还怕威胁不出他手里现成的解药么?”
  比起自己傻兮兮的试药配药,直接勒索现成的解药不更直接?
  而一旦解药到手,谁还会管萧洛羽计划的成败与否,该曝光的曝光、该下地狱的下地狱。
  系统:“……”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沈摇筝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萧洛羽到底想干什么,但至少可以肯定,他现在的动作是想逐步瓦解衍帝对内阁的信任,并且,大有取而代之的意思。”
  将萧景瑞的贺图掉包成春宫图,诱导衍帝怀疑裴珍清,同时又将沈莞儿送到衍帝跟前,一次太后寿诞萧狐狸就安排了这么多小动作,这人心思深成这样,眼下她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萧洛羽反将一军。“萧洛羽举荐沈莞儿,无疑是想让她被衍帝看上,所以,如果我能找到这个金鸾城中还有谁对小白花不爽,就能与之联手,从而断了萧洛羽原本的计划,只要他阵脚一乱,我就有机会顺藤摸瓜,查清他到底
  在打什么算盘。”
  系统:“萧洛羽的目的?难道不是你说的取代裴珍清么?”沈摇筝轻啧了两声:“书里虽然没讲萧洛羽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按照原著走向,萧洛羽应该是在回金鸾城之后就爱上了小白莲,然后为了她的幸福,放弃了原本的计划,一心一意帮沈莞儿和东宫牵线搭桥
  ,到死也就是个温情男二,可我总觉得,像萧洛羽这种外白内黑的狐狸,荣华富贵并不是他的目的。”
  也就是说。
  取代内阁,不过是这人为了达成最终目的的一步棋,萧狐狸真正想做的事,绝不止如此。
  正当沈摇筝回忆着原著中的各种细节时,目光忽然落在偏门附近的一处花坛上。
  眸心一滞,沈摇筝快步上前,将沾在花坛上的栗色粉末粘了些在手指上仔细嗅了嗅,这味道、她好像不久前才在哪儿闻……
  ……
  ………
  …………
  哎?
  怎么是他?!
  与此同时,瑞王府。
  萧景瑞正翻着书册,却见凝墨一脸自豪的站到了他的书案之前:“王爷,您吩咐的事属下已经做好了,而且属下为了让那人长些脑子,还顺手把她扔马粪堆里了~”
  萧景瑞颇为无语的抬眼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手下,不过在看到凝墨一脸亢奋的模样之后,也只是跟个没事人一样翻了页书:“嗯。”
  凝墨:“哼!那个沈莞儿不是喜欢抢沈少爷的功劳么,她既然那么喜欢干动嘴巴不做实事,这回就让她一次说个够,看看她那副破锣一样的嗓子,还有没有人愿意听她的胡言乱语!”
  是了。
  寻常劫匪当然没那个本事夜闯逍遥侯府,还在青羽的眼皮底下掠走沈莞儿,可曾经夜探过北岐皇城、还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的凝墨就不一样了。
  先前萧景瑞给沈摇筝送糕点时,凝墨的确是去弄药了,只不过这毒不是下给沈摇筝,而是下给那个在隆阳殿上叽叽喳喳乱说话的沈莞儿。
  用萧景瑞的原话便是,她既不会说人话,便也不必有说与人听的嗓子了。凝墨又自顾自的说了一会儿,瞧着萧景瑞的心情似乎不错,便嘿嘿道:“不过王爷对沈少爷是当真宠爱,为了让沈少爷解气,还特地叫属下将沈莞儿丢到叶国公府,这样沈少爷去探望他姑母的时候,就能第
  一时间看到沈莞儿的糗状了。”
  “……”被凝墨戳中心事的萧景瑞眸心一滞,刚欲开口,却又听凝墨又来了一句:“属下跟了王爷那么久,还从未见王爷对谁这么上心过呢,虽然沈少爷是个男人,不过属下觉得他是个好人,何况喜欢这事只在乎本
  身,和是男是女并没什么关系……”
  然。
  凝墨话音还未落,只听“砰咚”一声,萧景瑞手里的茶盏就这么掉在了地上。凝墨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却被萧景瑞脸上的表情惊得乖乖住了口,那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啊,混杂着惊愕、忐忑,还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