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86章 危机初现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思及此,沈摇筝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心跳如鼓。
  萧洛羽用一副春宫图掉包了芹溪兰草图,若没被人发现,无疑可至萧景瑞于困境,但仔细想想,难道衍帝当真会相信萧景瑞是个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敬献春宫图的蠢货么?
  稍有点脑子的都能猜到这事定是有人在背后嫁祸,要是这个时候,裴珍清再态度强硬的让衍帝治萧景瑞的罪,表面上看似乎是裴珍清一心为了皇族颜面,可衍帝未必如此思量。
  此举,不止让萧景瑞在寿宴上出了糗,还在衍帝心中种下对内阁存疑的种子,而与这些勾心斗角相比,沈莞儿的从容端庄,还有献上五谷丰登的这份巧思,无疑会更得到在场众人的欣赏。
  萧洛羽……
  你可真是好深的心思……
  沈莞儿自打和沈摇筝照面后,便发现后者一直垂眸沉思,不明内情的小白莲还以为沈摇筝是在苦恼贺图被掉包的事,不由在心中嗤笑连连。
  只要她稍想象一下片刻后龙颜大怒的情形,眼眉间明晃晃的喜色便是抹都抹不去了。说话间,便轮到萧景瑞进殿献礼,沈莞儿将视线轻飘飘的落在沈摇筝身上,眼波流转间,她忽然小心翼翼的拽着赤凤的袖口,摆出一副紧张的模样:“赤凤,瑞王献礼过后便是逍遥侯府了,不如我们快些到
  殿前候着吧?”
  赤凤笑笑,原本想让沈莞儿放松些,虽说是面圣,不过都有宫人引着,规矩断是错不了的,可转念又一想,沈莞儿初次面圣,难免不安,反正候在殿外也没什么大不了,也就应了下来。
  沈莞儿淡淡一笑,心中生出几分得意,沈摇筝的窘态,她怎能错过?
  再说另一边。
  沈摇筝随萧景瑞入隆阳殿时,抬眼环顾了一圈留在正殿中人。
  除却候在西偏殿的嫔妃与候在东偏殿的东宫,正殿中,确定参加稍后寿宴的,只有雷打不动的十皇子,以及那位人精中的人精,首辅、裴珍清。
  “师——”
  十皇子显是没料到沈摇筝竟会是萧景瑞的人,当下惊得几乎脱口而出“师傅”二字,好在沈摇筝及时用眼神示意这小崽子闭嘴,免得横生枝节。
  隆阳殿自是珠光宝气,无比奢华,只不过金辉碧煌,却都不及在太后身侧,一副用龙眼大的东珠织缀而成的“寿”字贺图。
  他人或许不知,可看过剧本的沈摇筝却是再清楚不过,这寿图用了一百零八颗合浦珍珠相串而成,而送这贺图的人,正是她之前有意接近的十皇子。
  裴珍清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萧景瑞,旋即客套道:“老臣听闻瑞王在今次献礼之中,有一副甚为难得的芹溪兰草图,不知殿下可否让老臣也跟着沾光,一同品鉴一番?”
  他安排的人虽未能得手,可萧洛羽却言,这幅贺寿图早已被其掉包,呵,那萧洛羽办事倒还算干脆利落。
  “芹溪兰草图?哀家记得,这可是万年寺的澄明大师亲笔,听闻北岐曾欲用一州之地换高僧墨宝,却被无情拒绝,瑞王可当真是有法子。”
  衍帝看着太后眉梢上不乏喜色,朗声笑道:“母后怕是忘了,十七弟从前便最爱这些,虽众人都在贺礼上花了不少心思,但肯割舍钟爱之物的,倒唯他一人了。”
  裴珍清在旁垂着眸并未说话,心中却满满的都是冷笑,萧景瑞可当真是好心思,只可惜,他是笑不到最后的。
  隆阳殿的宫人奉命接过凝墨手中的匣子,将至于其中的画卷取出,可展开一瞧,当即吓得跪在地上,哆哆嗦嗦道:“太、太后、瑞王献的芹溪兰草图……这……这分明是白纸一张啊!”
  “白纸?”
  “怎么会是白纸呢?”
  “瑞王这是什么意思,太后寿诞,敬献白纸,究竟是何居心!”
  此话一出,隆阳殿上上下下皆是一脸震惊,裴珍清更是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太后六十寿诞,瑞王却送来白纸一张,如此这般,实属藐视王权啊陛下!”
  在殿外的沈莞儿将这一幕看在眼中,眸中的泪水似乎下一刻就要倾泻而下,当真是一副吓坏了的模样:“哥哥、摇筝哥哥他……他不会有事吧?”
  沈莞儿自然知道她偷听萧洛羽掉包贺图一事是瞒不过去的,所以萧洛羽才会时时刻刻让人盯着她,若非她早有打算,在萧洛羽与宫人交待礼单的事时和颖儿换了衣服,怕是万没机会偷溜出逍遥侯府的。
  虽然她也可以不去给沈摇筝“通风报信”,就让那贱人自生自灭,可一来她要在颖儿面前做个样子,如此,便更利于她在沈府拉拢人心,二来吗……
  她就是想看看沈摇筝在知道他死期将至前,到底是怎样一副狼狈的模样!
  那种一点点看着噩耗接近,却无法反抗的无助、恐惧,还有他那后知后觉、不该和自己作对的悔不当初!
  赤凤并不知沈莞儿曾偷溜出去见过沈摇筝,只当她不过单纯担心,不由道:“属下记得,莞儿小姐似乎与沈少爷并不和睦?”
  “不睦是不睦,但……但他好歹是莞儿的嫡兄,他若真出了事,莞儿也……”
  赤凤闻言,心中不免生出一丝疑惑,若沈莞儿当真像她说的这般担心沈摇筝,何故在得知萧洛羽更换贺图后,仍愿意留在逍遥侯府做客?
  可他看着沈莞儿眼中氤氲的水汽,又将这疑惑在心中挥散了去,像她心思这般单纯的女子,或许并未思量过这些吧。
  再说隆阳殿内。
  “十七叔才不会不将父皇、皇祖母放在眼中呢!”
  就在众人鸦雀无声时,却瞧十皇子愤愤不平的站了出来。
  小崽子原本就对萧景瑞尊敬有佳,如今看着沈摇筝也是瑞王府的人,更是想都不想的出言相护,沈摇筝见时机差不多了,身子往萧景瑞那边挪了挪,开始自说自话了起来。“嗯?王爷您说什么?哦、哦哦,好的,属下知道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