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66章 使了什么妖法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爷、您实在是太神了!”
  正当佩儿心中暗暗有些不痛快时,却瞧沈二从外面匆忙赶来:“如意轩那边来人请您过去!好像是薛府差人到咱们这儿来要人了!”
  “来得倒是够快。”
  沈摇筝将垂落及肩的马尾甩至脑后,水眸微敛唇带三分邪笑的模样直接帅瞎一片:“走,随本少爷一起瞧瞧去~”
  如意轩。沈莞儿娇滴滴的绞着绣帕,对前来要人的薛府管家嘤嘤道:“泰叔,您也知道染年哥哥的性子,他若打定了什么注意,旁人是万万拦不得的,我也不知染年哥哥到底听了什么,硬要去摇筝哥哥的梧桐苑问个
  明白……”
  薛府的管家点了点头,沈莞儿的话和薛府府医说得差不多,都说是染年少爷来如意轩没多久,旋即就带着阿福怒气冲冲的往梧桐苑去了,跟着就没了消息。
  若是往常,他许会觉得染年少爷与那沈摇筝交好,这会儿八成是留在沈府用晚膳了,可最近他们少爷和那沈摇筝之间火药味十足,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沈莞儿眼底划过一抹黯芒。沈摇筝的脾气可早就今时不同往日了,薛染年带着阿福去梧桐苑八成是会动手的,转了性子的沈摇筝不一直在用“道义”二字拉拢沈府下人么,她倒要看看,面对揍了她房中人的薛染年,那贱人要怎么收场
  !
  沈摇筝要是对薛染年动手,就是得罪了薛知州,可要是放过薛染年,就是打了他自己的脸,无论哪一样,都是她乐得瞧见的结果。
  “这不是泰叔么,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正当沈莞儿沉浸在自己的如意算盘中时,却瞧沈摇筝面色不改的迈入如意轩,跟在他身后的沈一、沈二脸上明显是挂了彩,见状,沈莞儿强压下仰天长笑的冲动,莲步轻移到沈摇筝面前,故作关切道。
  “摇筝哥哥,他们俩的脸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听说染年哥哥下午去了一趟梧桐苑,莫不是他们俩和染年哥哥起了什么冲突,所以被染年哥哥责罚了?”
  沈莞儿当真不愧是原著中的女主,三两句话直接将矛盾引到薛染年与沈一、沈二身上,泰叔一听,直接从客座上起身:“你们——你们把我家少爷怎么了!”
  沈摇筝一乐:“泰叔这话说的倒是奇怪,我家仆互殴挂彩怎么就和薛染年扯上关系了?”
  “摇筝哥哥怎能睁着眼说瞎话呢?”
  沈莞儿见沈摇筝似乎是打定了注意咬定此时与他无关,也摆出一副焦急非常的模样。“今日午后,染年哥哥担心莞儿的急症,便带人来我如意轩探望,之后,染年哥哥说他要去梧桐苑问问清楚,眼下哥哥的护院脸上有伤,这让我们怎能不担心是不是他们两个刁奴对染年哥哥做了什么,以至
  染年哥哥至今消息全无!”“哦?妹妹既然这么担心你的染年哥哥,怎么不见你亲自往我的梧桐苑去一趟查看他的安危呢?还是说,妹妹其实早就猜到了薛染年会因为在我院中闹事,却选择放任不管,直等着泰叔上门要人,这才派人
  去我院中瞧瞧情况?”
  “!”
  沈莞儿被沈摇筝猛地戳中心事,如若秋波的眼眸瞬间睁得老大,可沈莞儿是什么人,眨眼间的功夫立刻换上一副强忍着不哭出来的委屈样子。“原来在哥哥眼里,莞儿是那种为了将事情闹大,宁可眼睁睁看染年哥哥出事却不出手相处的丧心病狂之人吗?是不是因为哥哥是这种阴毒之人,所以经由哥哥的眼睛瞧见的所有人都如哥哥这般不通人性!
  ”
  重重说出最后一句话,沈莞儿微抬了下巴,摆出一副坚韧不屈的样子,沈摇筝没有人性本就是事实,她说此言问心无愧!
  “哎呀呀,是不是我来得不是时候,我可还从来没瞧见过沈二小姐如此震怒的情形呢。”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时,却见萧洛羽打着白玉小扇缓步而至,男人玉冠玄衣,乌黑澄澈的眼中似乎开着花,一颦一笑之间几乎令世间万物都失了颜色。
  沈莞儿一见萧洛羽,心头微颤,当下收了先前的剑拔弩张,连连欠身:“莞儿见过侯爷。”
  “免了。”
  萧洛羽上前虚扶了沈莞儿一把,旋即笑道:“我今日是来像沈老爷交待一下下月带你入京之事,谁想竟碰见你们兄妹吵架,怎么,可是你们二人得了什么好东西,结果谁都不肯让步~?”
  沈摇筝在一旁淡淡瞥着萧洛羽,这男人无论什么时候都挂着让人猜不透的笑,这种喜怒不流于表面的心机男,可是比萧景瑞还让她头疼的类型。沈莞儿见沈摇筝不说话,以为他是见萧洛羽也站在自己这边,所以心生惧意,呵,想来也是,萧景瑞不过是一个残废又不招内阁待见的王爷,这种垃圾一般的靠山,就算爵位够高,又怎能和得太后喜爱的
  逍遥侯相提并论~?
  思及此,沈莞儿更是得意了起来,她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娇声道:“侯爷,薛府少爷自午后去了梧桐苑便再没了消息,现在薛府管家来问我们沈家要人……”
  “误会而已,我只不过是在沈兄的院子里呆得久了些,未曾想竟惊动了侯爷。”
  正当如意轩的上下人等皆将目光放在沈摇筝身上,坐等看他笑话时,却见薛染年面色微白的从门外快步而来。
  沈莞儿见状瞳孔微缩,不敢置信的看着薛染年:“染……染年哥哥?你……你没事?”
  薛染年幽幽看了一眼沈莞儿:“莞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离开如意轩的时候,不是同你说过我今日技痒,所以想找沈兄切磋一下棋艺,下个棋而已,又能出什么事?”
  “!”
  薛染年的目光与话语无一不狠狠刺痛了沈莞儿的心,薛染年这是什么意思!他根本没同自己说这些话、他现在、是在帮沈摇筝开脱么?!
  为什么?!沈摇筝、这个阴毒贱人到底使了什么妖法,竟将她的薛染年拉拢了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