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56章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摇筝笑得跟个小狐狸一样,经过这几日的互怼,她也渐渐摸清了萧景瑞的品性。
  别看这闷骚男表面是个高岭之花,恨不得冻死一切接近他的人事物,可他骨子里就和从前她家老爷子一样,刀子嘴、豆腐心。
  只要不是什么原则错误,服个软说几句好话,特别好哄。思及此,沈摇筝熟门熟路的搬出从前哄骗她家老爷子的套路,先是把萧景瑞一通乱夸,再以身为例,说自己是多么多么崇拜其征战杀场的身影,顺便感叹一下世事无常,最后升华了一下自己愿助其重返三
  军的强烈愿望,说得凝墨和老军医是泪眼婆娑,神识中的系统更是恨不得蹦出来掐死她这个臭不要脸的。
  萧景瑞从头听到尾,面色如常:“这么说,沈少爷无论是先前去回春堂、还是眼下查询医书,都是为了帮本王找寻医治腿疾的法子?”
  “正是。”
  “也就是说,你我初见时,曾信誓旦旦能在半年之内医好本王的腿疾,不过是为了活命想出的拖延之策,之后的药方、温泉、还有用葱段盐巴按揉穴位之法,也都是你瞎编出来诓骗本王的?”
  沈摇筝被萧景瑞盯得浑身发毛,不免有些心虚:“那……那怎么能够呢……”
  萧景瑞听了这话,唇角突然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既然沈少爷先前的法子都有依据,如今又得新法,相信三个月后,本王的腿疾必有起色,本王,很期待。”
  萧景瑞不常笑。
  或者说,不常笑得这般明显。
  所以沈摇筝总有种自己马上就要大难临头的感觉。
  然后。
  她的感觉就成真了。
  “可……假若三个月后,本王的腿疾依旧不见好转,本王就会很失望,让本王失望的代价,沈少爷最好提前有个准备。”
  言罢,萧景瑞瞥着如被雷劈的沈摇筝,身心愉悦的转身回房了。
  或许,连萧景瑞自己都忘了,当初他在浴池被沈摇筝吃了豆腐后,分明想着忍过这段时日,无论结果,都要把人给碎尸万段来着。
  呵,男人。
  翌日。自打白氏知道沈莞儿搭上了萧洛羽、而且还要与这位逍遥侯一同入京,眉眼之间的笑意几乎像是抑制不住一般:“莞儿,此番入京,一定要格外留意宫中的那些贵人,若你能得了他们其中随便一位的青眼,
  今后还怕窝在落镶这偏僻之境么。”
  沈莞儿笑着点了点头:“女儿明白。”
  正当这对白莲母女轻言浅笑时,却见一个丫鬟匆匆入内:“小姐,染年少爷来了、可——”
  “他来做什么?”
  沈莞儿听到薛染年的名字,秀眉一蹙:“我马上就要入京,若此时让逍遥侯知道我与其他男子来往甚密,难免又生疑心,随便找个借口回了他吧。”
  薛染年本来就被沈莞儿视为跳板,如今她已搭上了萧洛羽,又何须再费心与一个五品知州的儿子继续保持这种暧昧关系?
  “不、不是,染年少爷他好像……好像并非是来见小姐的……”
  丫鬟说话时脑袋垂得低低的,以至于她压根没瞧见沈莞儿越发尴尬的面色:“奴婢瞧见染年少爷似乎往梧桐苑去了,所以这才赶忙来通报小姐……”
  挥退了丫鬟,沈莞儿的面色有些微微发青,虽说她对薛染年并无意,可得知他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后,依然觉得无比憋屈,特别是、当这事还关乎到了沈摇筝!
  提起沈摇筝,白氏恨得牙根直痒痒:“沈摇筝、又是沈摇筝!那对该死的母子当真是阴魂不散!”
  “罢了,沈摇筝毕竟和染年哥哥有着同窗情谊,又怎是我能比得了的。”
  沈莞儿轻轻叹着,语气中夹着几分落寞:“说到底,沈摇筝才是沈家的嫡长子,是未来的定国将军,何况眼下沈摇筝早已不似从前资质平庸,染年哥哥选择此时亲近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莞儿你莫要妄自菲薄,你眼前的路可是要比沈摇筝宽得多,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在寿宴中没博到大殷皇室的三分青睐,还有这落镶城中数万百姓的性命呢。”
  白氏的话让沈莞儿眸心一闪,当下比划了个禁声的动作:“娘亲,这话在事成之前、可是万不能随意乱说的。”
  “放心,我有分寸。”白氏拍了拍沈莞儿的手背:“为娘只是想告诉你,无论沈摇筝现在如何得势,可到时候,他的命、还不是掌握在你的手里,还有那薛染年,他既然是个三心二意的,救、或不救,救的活或救不活,亦是在你
  一念之间。”
  沈莞儿闻言,柔柔一笑:“女儿明白,只是……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就算我不想要了,也绝不会让沈摇筝抢了去。”
  再说沈摇筝这边。
  根据她查到的古籍记载,会被千金藤完全克制毒性的,是一种名为“九尾龙葵花”的毒草。
  这种毒草常人一旦误食,便会毒侵脾肺,发热咳血,病状与疫症十分相似,只是这种龙葵花在大殷境内极其少见,倒是北岐边城开有不少。
  可据她所知,沈莞儿似乎并没有备胎在北岐,那她……又是如何搞到这种毒草的?
  摇了摇头,这些事情以后再说,毕竟眼下的关键、不在此处。“少爷,您今日不用去瑞王府准备寿礼清单么?凝墨大人可是已经在屋外候着了,他还说王府养的玄凤鹦鹉因被个贼人将毛薅秃了,整只鸟都抑郁了,王爷今日特意带着鹦鹉去城郊踏青,而且王爷嘱咐,若
  是在他回府之前您没将礼单上的东西备好,他会很失望。”
  遥星十分贴心的帮沈摇筝换上新茶,还不忘提醒一下自家少爷、您在瑞王府的噩梦可还没了结呢。
  沈摇筝翻了个白眼,将医书盖在脸上开始自我催眠:“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少爷……”
  面对沈摇筝这种几乎无赖的耍赖方式,遥星可以说也是很无奈了。
  凝墨在外面瞧着遥星为难的样子,眨了眨眼,嗯嗯咳咳的轻了轻嗓子——“我们王爷最是赏罚分明的,沈少爷伶俐,自是能逃得过罚,可这赏……难道您也不想要了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