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52章 干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洛羽眸心多了几许忌惮,可面儿上依旧挂着云淡风轻的浅笑:“我倒是听说沈摇筝在清凉宴上借着拍卖的名头,已为瑞王献上一份奇珍,前几日还去讨赏了呢,怎么今日瑞王又亲自登门拜访?难不成前些
  日子他献的是件赝品,所以瑞王来问他算账的?”
  沈莞儿垂着眸,仔细思量着萧洛羽的话中之意,旋即,像是如梦初醒般惊得险些打翻了手中茶盏:“呀、难道侯爷并不知道瑞王要娶我摇筝哥哥入府做瑞王妃?!”
  “什么?”
  萧洛羽呼吸一滞,萧景瑞?娶沈摇筝?
  沈莞儿见萧洛羽也是一脸茫然,赶忙起身跪在他面前,嘤嘤细道。
  “侯爷恕罪、小女并非刻意隐瞒,只是小女以为如此大事,侯爷定是已经听说了才是!可……可下月便是太后寿宴,瑞王殿下也已邀摇筝哥哥入京,想来是有开诚布公之意,可为何、又要故意向您隐瞒呢?”
  “……”萧洛羽睨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沈莞儿,当今圣上萧景衍是先帝第七子,可民间却有传闻,说当初先帝遗诏上写的本是“传位十七子”,却被有心之人改成了“传位于七子”,所以萧景衍继位后,最忌讳的便
  是自己这个十七弟,萧景瑞。
  奈何这位瑞王自从萧景衍继位之后,非但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臣之心,反而战功赫赫,当初北岐对大殷北境虎视眈眈,连翻挑衅,萧景瑞率领骁骑愣是连屠北岐边境十州,直接将北岐收拾得再不敢造次。
  然而前有先帝遗诏之迷,后又功高震主,就算萧景衍不想针对萧景瑞,内阁却不会坐视不管。
  三年那场火灾,明眼人都知道绝非意外。
  虽然那火将萧景瑞烧到了这偏僻的落镶,但内阁对他的忌讳,可谓是不死不休。
  这件事整个大殷几乎人尽皆知,沈莞儿在这个时候像他表明萧景瑞有意瞒下沈摇筝一事,莫不是想提醒自己,这位残废的瑞王、可并不像表面上那般“乖巧”。沈莞儿抬眸偷瞄了一眼萧洛羽,见后者似乎陷入沉思,唇角染了一丝笑意:“许是小女子多想了,可能、瑞王只是想给侯爷您一个惊喜呢?您别看我摇筝哥哥在落镶城的名声不太好,那都是哥哥装出来的假
  象,如此反差,莞儿相信哥哥日后必定会‘一鸣惊人’。”
  “呵。”
  萧洛羽用双指拈着小酒盅,嗤笑同时扬眉剜了一眼沈莞儿:“你是想与我说,萧景瑞不仅私下拉拢一个颇有心计的沈摇筝,还要迎他为妃,此二人的葫芦里、怕装的不是什么好药咯?”
  沈莞儿面色一滞,萧洛羽的敏锐与犀利远超出她的估计,可、若她此时承认,那自己在他眼中的形象不就变成明明攻于心计、却偏要装清纯的虚伪之人了么?
  那怎么行!
  她还指望凭借萧洛羽这跳板、去京中攀上更高的枝头,怎能在他面前破了功。
  沈莞儿双眸一眨,泪水瞬间盈在眼底:“侯爷错怪小女了……小女只是担心我摇筝哥哥,瑞王扬言要娶,又不将哥哥的存在告知侯爷,这不明摆着想始乱终弃么?”
  萧洛羽被沈莞儿的真诚与泪水恍了一下,沉默了半响,抬手将沈莞儿扶起,赔了个笑:“是我唐突了。”
  沈莞儿吸了吸鼻子,咬着唇道颇为委屈:“侯爷生在帝王家,这些尔虞我诈也见得多了,难免多虑,小女又哪敢怪罪。”
  男人被她明明生气却硬着嘴的模样逗得软了唇角,沈莞儿见状,依旧端着些许生气的模样,将随身携带的锦盒打开:“莞儿猜想侯爷定也在烦恼贺礼一事,便试着为侯爷准备了一份。”
  锦盒之中,五种谷物横躺其中,粒粒饱满,萧洛羽眼前一亮:“这——”
  沈莞儿笑盈盈道:“太后若见如今大殷境内四海升平、五谷丰登,定会开心。”
  将锦盒收了,萧洛羽默默看了会儿沈莞儿,旋即看似无心一般:“对了,上次在沈府,你说林夫人近来常饮金银花水?”
  沈莞儿眸心一滞,如今想来,像萧洛羽这般清明的人,天仙子的把戏怕是早就被他识破。
  难怪、他会突然对自己变了态度。
  明眸一闪,沈莞儿挂着满脸天真:“是呀,只不过那金银花水是姨娘亲自泡制,莞儿只负责送去给娘亲,侯爷若想带些回京,莞儿这便去与姨娘说一声。”
  “那便劳烦了。”
  言罢,萧洛羽笑了笑,内宅争斗,或许沈莞儿只是被人利用也未可知。沈莞儿将萧洛羽的转变看在眼中,她轻轻扯着萧洛羽的衣角:“侯爷……此行入京,我家哥哥便劳烦您多加照顾了,眼下娘亲身子逐渐好转,也不用莞儿照顾了,沈府中好容易才得了消停,莞儿当真不愿看
  到哥哥再出什么事了……”
  萧洛羽闻言,笑道:“你既这么担心沈少爷,不如随我一同入京如何?何况这贺礼是你想出来的,我实在不好意思一个独占了这份甜头。”
  “真的么?”
  随行入京本就是沈莞儿此行的目的之一,能得偿所愿她自是不会再推脱。
  沈莞儿眸底闪过一抹得意,只要能由逍遥侯引荐,凭她一身才情,还愁在寿宴上攀不上哪个高官达贵?若被当今圣上看中,到时候,一个小小的沈摇筝,又何愁没机会秒杀他~?
  待沈莞儿走了,赤凤忍不住道:“侯爷似乎对这个沈莞儿很是上心。”
  萧洛羽瞧了自己这个手下一眼:“她……勉强还算条清流吧。”
  再说另一边。
  沈摇筝睡了一下午,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有了精神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趁小白莲出门的功夫,摸到了如意轩的下人房。
  佩儿亲眼瞧见白术被乱棍打得奄奄一息、后又被拖去乱葬岗,此时正一个人坐在桌旁,面色惨白,对于沈摇筝的到来,小丫鬟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跌了下来:“少、少、少……”沈摇筝唇角一扬:“少爷我长得很吓人么,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