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287章 滚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87章 滚
  拓跋宇有些愕然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驱虫草,直愣了半响,才在这人险些将那两株草怼他脸上之前接了过来,可接过之后,又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将其握在手中,神色别扭的偷偷瞄了一眼沈摇筝。
  “我倒是忘了,北岐不像大殷,人人腰间都挂着佩饰。”
  似乎是察觉到了拓跋宇的不自然,沈摇筝嗤嗤一笑,将自己身上的香囊拽了下来,顺便帮男人装好了驱虫草:“喏,这可是遥星亲手缝制的,多少银子都买不到,便宜你了。”
  “……”
  拓跋宇垂了垂眸,将香囊挂在腰身上,秋风吹过,驱虫草带着淡淡的薄荷香味。
  不得不说,拓跋宇的俊美程度,也称得上是沈摇筝平生仅见,墨发如云,脸若桃杏,纵然智商降到三岁,可静坐不言时,气质也如玉般风华不减,特别是他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趁着瑰色异瞳,透着半分妩媚,半分妖艳。
  沈摇筝心情沉重的收回目光。
  唉。
  也不知道那些血雾造成的效果是长期的还是暂时的,不然拓跋宇一个天妒人怨的小帅哥,就这么傻了,普天之下要哭瞎多少姑娘。
  夜幕降临,沈摇筝紧赶慢赶,终于在宵禁前,赶到了往瀛洲的第一个必经之地,安华城。
  安华城临山傍水,通往瀛洲可选择翻山,也可选择乘船走水路,或者是从城南沿官道绕远,沈摇筝看了看天色,决定先找个地方投宿,明天在仔细打听一下萧景瑞究竟走了那条路。
  其他的倒无所谓,她只希望萧景瑞千万别选山路,她记得安华城附近的玉栾山上,好像住着一窝穷凶极恶的山匪。
  这群山匪和阎冥的黑风岭不同,阎冥是只劫道、不杀生,有时候逗逼劲儿一上来,还能倒贴被劫的人些许银子,但这伙山匪可没那么温柔,奸淫掳掠什么都干,朝廷几次命安华城守军上山剿灭,但那伙山匪背后好像有什么高人指点,次次化险为夷,甚至还能反咬驻军一口。
  所以放眼整个大殷境内,也只有安华城和极少数城池有宵禁这么一说,一到宵禁,城门落锁,守军戒备,街上不允许有任何行人,违者一律按山匪论处,这才勉强守得城内百姓安居。
  “哎呦,这马上要宵禁了,您二位可是要住店?”
  “两间房,顺便送点热菜热汤上来。”
  沈摇筝特别大方的把自己身上的碎银甩给了小二,可她话音刚落,身后又跟着进来五六个气质杀伐的人,其中一个冷声道:“小二,三间房。”
  “呃。”
  小二立刻神色为难道:“这……店里只剩两间房了,刚刚都被这两位给要去了。”
  沈摇筝转过头去,之间那说话之人做虽是做男子打扮,眉眼之间也带着几分英气,可耳垂上却有个小小的耳洞,一看便是女扮男装的。
  那人闻言,扫了一眼沈摇筝与她身后的拓跋宇,面色一沉,刚想开口,却见拓跋宇一把扯住沈摇筝的胳膊:“为什么要两间,你是不是想趁机回去绑我皇——唔——”
  不等这熊孩子说完,沈摇筝立刻伸手捂住他的嘴,生怕他说出点什么有的没的,惹别人误会。
  只是,那男装扮相的女子瞧见这一幕,眼底明晃晃的多出了一抹恨意。
  “诸位要不这样吧,我们店里的客房还算宽敞,不如您几位各退一步,一边要一间如何?”
  闻言,客栈掌柜也跟着附和了起来:“是啊,这眼看就要宵禁了,不如几位就先在小店对付一晚,待明日再说?”
  那男装扮相的女子冷哼了一声,甩下一锭银子便径自带人上了楼,恐怕也是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沈摇筝正纳闷的想着那些人是什么来头时,袖子却又被熊孩子拽了一下,将视线收回,她在心中翻了个无奈的白眼:“小祖宗,您又怎么了?”
  拓跋宇抿着唇不说话,只是从腹中传来一阵咕噜噜的肠鸣声。
  噗嗤一笑,沈摇筝这才想来他们从早晨赶路到现在,还水米未进呢,赶忙朝掌柜道:“没看见我家小祖宗都饿了么,还不快去炒几个菜送上来。”
  “呃……”
  掌柜讪讪一笑:“这真是不巧了,小店今日刚办了两场酒席,所以……”
  沈摇筝眼皮跳了一下,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后厨……不会什么都不剩了吧?”
  “这不能!”
  掌柜十分笃定道:“凉馒头还是有几个的!”
  沈摇筝:“……”
  一如之前所说,落镶土地贫瘠,所以像鸡鸭这种吃粮食的禽类,是绝不可能出现在寻常客栈之中的,再加上庆安城傍水,每天早晨都有鱼市,随时都可以买到新鲜食材,客栈里也多不会存放太多河鲜。
  不过沈摇筝瞥了眼可怜兮兮的熊孩子,一想到这人从前好歹也是皇宫里锦衣玉食喂大的皇子,现在跟着她饿了一天不说,好容易挨到客栈,结果还……无论是看在拓跋宇那张脸蛋儿、还是看在她从这人身上搜刮的钱财,她都于心不忍啊!
  可眼看快宵禁了,带熊孩子一起出门难免危险又拖累,还是让她自己走一趟其他酒楼的后厨,“拿”点东西回来私开小灶吧~
  思及此,沈摇筝立马将行李放在客房,又交待了两句拓跋宇“我不在的时候无论谁敲门都不要开”、“把行李看好了,丢一个铜板就把你皇妹绑来蒸人肉包子”,诸如此类的话后,这才放心的推了窗子出去刨食。
  只是。
  沈摇筝前脚刚走,后脚那个女扮男装的人便推门入内,小心关好房门后,女人半跪在地:“阁主、您跟着那个沈摇筝,当真受委屈了。”
  拓跋宇眸心一冷,眼底闪过一抹不悦:“谁让你们来的,私自行动,可是脑袋在脖子上呆得太久了。”
  女人一怔,赶忙道:“阁主息怒,属下实在是担心阁主,那沈摇筝对阁主如此不敬,都够鞭尸千百次谢罪的了,属下们实在是看不过去——”
  抬指按了按眉角,拓跋宇不耐打断了女人的话:“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