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277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摇筝,作为一个新时代军痞中之霸王,流氓中之表率,臭不要脸界之巅峰,在她小二十年人生的履历表中,本该记载的都是她曾经叱咤风云的赫赫威名,可,十分不幸的是,当她碰到一个名叫萧景瑞的
  劫难后,她人生的履历表中,就开始频频出现各种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污点。
  还是、洗都洗不掉的那种。
  此时,坐在软轿中的沈摇筝,捧着她十秒钟前还塞着满满当当大面额银票、而此时只剩下可怜兮兮的十五枚铜板的钱袋,欲哭无泪。
  是的。
  她的四万两银票,连同她刚刚找到的财主——拓跋宇,都被挽千秋无情的扣下了。
  而且,那只狐狸还派了几个壮硕的汉子跟着她,美其名曰去黑风岭那种危险的地方怎么能没人保护,可实则,还不是怕她趁机溜回醉香阁,把刚钓上来的肥羊、不是,把拓跋宇带走。
  现在倒好,什么都没问到不说,她是赔了银子还得自己跑腿去黑风岭调查阎冥。
  一想到她临走前挽千秋端着一脸贱兮兮的嘴脸和她说,他也很好奇阎冥究竟和北岐皇族有没有关系,如果自己能问出个所以然,他愿意花银子同她买下这条情报。
  呸!
  无商不奸!恶狠狠在心中鄙视了一把像挽千秋这种、靠吸食穷苦劳动人民血汗的万恶资本主义,沈摇筝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算了,好女不和男斗,何况自己又打不过挽千秋,这个哑巴亏,她迟早会连本带利的问
  萧景瑞那个罪魁祸首讨回来!
  “沈少爷!”
  然。
  还没等沈摇筝的邪念肆意生长一下,却听挽千秋派来保护她的几个人在轿子外面惨叫了一声,眉心一拧:“怎么回……事?!”踏出轿门的沈摇筝差点被眼前这情形吓得蹿轿顶上去,原先还算山清秀美的黑风岭,如今竟如死寂过境一般,寨门口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毒蛇,如此景象,直叫那几个壮硕的大汉头皮发麻:“这黑风岭是发生
  了什么事、怎么、怎么几日未见,竟成了这幅样子!”
  “沈少爷,咱们……还要进去拜访阎寨主么?”
  “对了……我听说、阎寨主前阵子不是抢了一个南疆小丫头回山寨,还说要做压寨夫人么?搞不好、这些都是那个南疆小娘们弄出来的!”
  “对对对,南疆人不是最擅操控这些玩意儿,完了完了,我看这阎寨主,八成已经变成这群毒物的腹中餐了……”
  “嘶!”就在众壮汉猜测纷纷之际,似乎是听到了这边的动响,原先还算温顺的蛇群突然凶神恶煞的朝他们吐着信子,混杂在那些绿花相间毒物之中的一条小白蛇,更是露出毒牙,飞速往沈摇筝的脚踝上爬了过去
  !
  “!”
  沈摇筝眸心一冷,她记得这条通体雪白,约莫小拇指粗细的小蛇,正是当日在百骨林,阿骨打放出来威胁凝墨现身的南岭奇蛇,被它咬上一口,神仙难救!
  “小心!”
  然而,正当沈摇筝准备抽出身侧大汉的佩刀,将这蛇砍了,却见一道比之闪电还要迅速的红痕从空中划过,只听“啪”的一声,那条小白蛇就硬生生的变成了两截。
  “老大好身手!”
  “是啊老大!比起萧潇大姐大,老大您的鞭法才是黑风岭一绝啊!”
  “滚滚滚!你们这两个叛徒要是再跟着老子、信不信老子连你们一起抽!”
  沈摇筝就保持着抽刀抽到一半的动作,十分愕然的看着从旁边树丛里蹿出来的阎冥,还有跟在他屁股后面一个劲儿拍马屁的阿大、阿二。显然,此时阎冥的心情并不算好,男人咬牙切齿的把手里的金蛇鞭往蛇群那边儿一甩,旋即,蛇群像是嗅到了什么味道,直直追着那鞭子就去了,阎冥指着黑风岭的寨门、破口大骂:“萧潇!你这个死女人
  你给爷等着!你别以为爷打不过你,爷就拿你没办法了!还说什么爷想继续留在山寨,就得跪在地上求你收留爷,你……你还是做你的的春秋大梦去吧!”
  沈摇筝:“……”大兄弟!所以你这是被人篡权了吗!与沈摇筝看热闹不嫌事的邪恶嘴脸不同,阿大与阿二则是一脸苦相:“老大您就别和大姐大怄气了,您看,现在有了大姐大的毒宠,平时兄弟们劫道都不用自己上了,阿骨打一吹笛子,光大姐大的这些毒宠
  就绰绰有余了,再说,咱们山寨的弟兄们都十分敬仰您,绝不会因为老大您当了大姐大的小白脸,弟兄们就管您叫吃软饭的!”
  “呸呸呸!谁是她小白脸啊!”
  说起这事,阎冥气得脸都绿了:“洞房花烛那天爷根本没碰她一根手指头,那个死女人把一群毒蛇放在喜床下面儿、差点咬死爷!爷那天是在门口蹲了一宿!”
  “呃……”
  被阎冥的血泪史噎得一时没了言语,阿大缓了好半天才道:“老大……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您先回去和大姐大认个错儿?”
  “认错?爷凭什么和那个死女人认错!她怎么不想想当初要不是爷去求沐凌风翻案,她现在还在大牢里关着呢!”
  “可……可是老大,您要是不认错,大姐大是不会让您进寨门的……”
  阎冥怒目朝天,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架势:“不进就不进!”
  “可老大……您要是不进寨门,您也没地方去啊……”
  “是啊老大,您出来的匆忙,兜里现在比我们兄弟的脸都干净,您不回山寨,又能去哪儿呢?”
  听了这话,前一秒还铁血真男人的阎冥,下一秒立刻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
  甩了甩头,宴寨主咬牙切齿:“我阎冥,站着七尺汉子、躺下七尺汉子,让我和一个女人低三下气,不可能!”
  说罢,他直指着那条被他抽断的毒物,朝沈摇筝道:“你,爷刚才救了你一命,这谢礼、你看着给点儿吧!”
  沈摇筝:“……”对不起啊阎寨主,真不是她抠门,实在是她这囊中,也不比您兜里有料到哪里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