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271章 女汉婊!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挽歌端着身段儿,仔细审视着面前这位嘉和公主,哼,也不过就是有两分姿色而已,自己也不比她差到哪儿去!眸心一敛,秦挽歌上前两步对萧景瑞欠身道:“王爷,妾身前些日子收到一封父亲寄来的家信,上面隐约提到南境的楚恒将军连翻急报上书给兵部,父亲在信中说,此次南境危机,恐怕还是要王爷出面解决
  呢。”
  “……”
  萧景瑞仔细看了看眼前的女人,冷漠的声线中带出两分笑意:“本王记得,你是……”
  “回王爷,妾身是兵部侍郎,秦慕言次女、秦挽歌,入王府已有三年了。”
  秦挽歌听萧景瑞对她的语调不似对待他人那般冷漠,眼中满是惊喜,赶忙如数家珍的报上家门。清嬷嬷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轻轻瞥了一眼沈摇筝的反应,又在一旁悄声提点道:“老身记得,那秦氏入王府的时候,碰巧是老王府出事后不久,当时王爷在朝堂中的地位可谓是一落千丈,但秦氏仍不顾家族
  反对,一直跟王爷到了落镶,虽然之后被打发到了庄子上,可老身觉得,这秦氏在王爷心中的地位,自是不一样的。”
  沈摇筝颇为诡异的看了清嬷嬷一眼,清嬷嬷的话外之音,她不是听不明白。
  大殷国境之内,掌有兵权的证明便是两样东西——调遣兵士的兵符、与号令兵士的虎符。
  自太祖开朝以来,这虎符共有七枚,其中之六,分别在四方边境守军与金鸾城东西御林军手上,而这最后一枚骁骑符,则由太祖亲自执掌。
  后来太祖在位期间,太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廉亲王以利诱夺了东西御林军的虎符,后借由圣上秋闱狩猎,调兵入金鸾城,逼宫。危机之刻,太祖将自己手中的骁骑符交与了当时的叶国公,老国公带着骁骑符前往北境求援,见骁骑符如见君,就算没有兵部的兵符,北境守军仍倾巢出动,廉亲王的政变没持续一个月,便覆灭于北境守
  军的铁骑之下。
  只是太祖念及手足之情,并未直接将廉亲王处死,而是将其关入死牢。
  可谁能想到,不过三日之后,廉亲王、还有太祖手上的骁骑符,全都凭空消失了。骁骑符可以不依赖兵符调遣三军,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骁骑符与廉亲王一同不见,这是何等的危机,太祖本该立刻昭告三军,废除骁骑符,再另外设立新符,可也不知太祖究竟在思量什么,出了这么
  大一桩事之后,非但没有废除骁骑符,反而另颁圣旨,今后大殷的所有新君,皆不可废此符。虽说廉亲王一案已是陈年旧事,可没了骁骑符,便相当于除了兵部,整个大殷、再没有第二个可以调配三军的途径,而兵部又是内阁的心腹属地,多数要职都是裴珍清一手安排的,秦氏之父虽只是兵部中
  一个小小的侍郎,可就眼下的局势,也是十分难得可贵的一枚棋子。
  所以,萧景瑞对秦氏示好,是不可避免,也是十分必要的。
  沈摇筝不是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清嬷嬷会特意提醒她这么一句。
  “家父还在信中提及,王爷不久之后便要往南境支援楚恒将军,妾身自幼习武,也是有些功夫在身上的,不如此次南行,便让妾身陪在王爷身边伺候可好?”说这话的时候,秦挽歌特意往沈摇筝那边看了两眼,呵,她可是从小便跟随父亲学习骑马射箭,说到底,瑞王殿下曾经的赫赫战功,都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能陪他到最后的女人,绝不可能是养在深宫的
  金丝雀,而是像自己这样,翱翔苍穹的雄鹰!思及此,秦挽歌看像沈摇筝的眼神不由带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轻视,旋即爽朗一笑,扭头朝刚才也说过北岐话的凝墨道:“凝墨大人,劳烦您帮我同王妃说说,毕竟王妃与王爷是新婚燕尔,若王妃也想跟王
  爷与妾身一同南行,妾身不介意教教王妃骑术,毕竟说到底,大家都是自家姐妹吗!”
  沈摇筝都不用等凝墨翻译,便能感受到秦挽歌话中莫名自得的优越感。
  现在,她算是明白清嬷嬷方才为什么会多说那么一句,合着,这是在提醒自己,无论这个秦挽歌有多么欠抽,自己心中的这口气,也一定要忍下来。
  瞧着秦挽歌一副大度不计较的模样,好像她才是萧景瑞的正妃,而沈摇筝、则是那个后插足他们感情的第三者。微微垂了眸,沈摇筝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极像是在思索什么,旋即,就在凝墨几欲开口时,沈流氓猛地一拍巴掌,一双水眸中透着总算想起来的兴奋劲儿,指着秦挽歌,用一口不怎么标准的大殷话道:“
  女汉婊!”
  此言一出,萧景瑞在一旁缓缓闭上了眼。
  清嬷嬷脸色一白,虽然她并不清楚“女汉婊”是个什么东西,但光“婊”这一个字,便知不是什么好话,难道……沈摇筝没听明白她之前的言外之意么?
  这秦挽歌,是此时万万得罪不起的。不往长远说,单说此回南行,南疆战事并非是子虚乌有,内阁一向与王爷对立,裴珍清更是将王爷视为死敌一般防范,倘若王爷此行一切顺利,重返朝堂也只是迟早的事,以内阁的立场,是绝不愿看到这
  种事情发生的。
  所以,裴珍清势必会想尽法子阻扰王爷顺利平息南境战事。
  如此一来,秦侍郎便是王爷洞悉兵部举动的一枚重要棋子。偏偏沈摇筝还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兴奋的对着凝墨一通叽里呱啦,后者嘴角微抽,连连点头,同秦挽歌道:“秦小主,王妃说,在她们北岐,会称呼那些不扭捏做作,性子利索,纵然有些不谦,却也直
  爽得可爱的女子为‘女汉婊’。”“王妃还说,从前她生在深宫,最羡慕的便是这些女子,王妃见秦小主方才言行举止热情大方,便一直想称赞秦小主,可奈何语言不通,也不好开口,直到刚刚,王妃灵光一闪,想到‘女汉婊’这一称呼,这才忙不迭的说了出来,如果秦小主不介意,王妃想以后都用这爱称来称呼秦小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