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246章 钥匙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眼底募地一沉,沈莞儿像是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赶忙从衣袖中翻出与幽雪阁联络的玉笛,可还未等她吹响玉笛,却被一个身着黑色衣袍的女人将玉笛夺了去。
  “沈二小姐。”
  来人,竟是之前原雍口中的那位琥珀夫人,妖娆的女人唇角噙笑,睨着狼狈不堪的沈莞儿:“您现在已经对幽雪阁没有半点用处了,这笛子,还是不吹为妙。”
  “!”
  沈莞儿一惊,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这个女人,知道她与幽雪阁有联系?
  琥珀夫人却像是没看到她额头深处的冷汗一般,话锋一转:“沈二小姐可知,幽雪阁从不会与毫无利用价值的人合作?”
  沈莞儿拧了拧眉,这幽雪阁虽然是个极其神秘的存在,可在她与影卫一次次的接触中,仍隐约有了些许猜测——这个幽雪阁,恐怕是在布一个局。
  但……这个局太大,牵扯的人也太多,所以他们才会去挑选一些能助他们成事之人,利用施恩于彼,让他们为己所用。
  这个局就好像一只巨大的蛛网,一根蛛丝压制着另一根,而自己,保不齐也只是幽雪阁用来牵制、或压制某个人的那根蛛丝。
  可一旦自己用来牵制的用处没有了,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舍弃,或许……当初他们接近白姨娘,目的就是为了与自己搭上关系,但是……他们找上自己,又是想通过自己找上谁呢?
  琥珀夫人见沈莞儿似乎有自己的思量,颇为满意的扬了个笑:“沈二小姐可是在想,幽雪阁到底是看上了你身上的什么价值?”
  “……”
  沈莞儿并未说话,只是抬了眸,冷冷看着这个女人。
  琥珀夫人掀开衣袍半跪在她面前,与沈莞儿平目而视,声色淡然:“他们看中的,是你身为沈府唯一一个女儿的价值。”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二小姐应该记得,你刚刚出生时,身子虚弱,皆因体内与生俱来的寒症所致,可你并不知道,你的寒症,其实是一把钥匙。”
  “钥匙?”
  沈莞儿越听越糊涂:“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何况我身上的寒症早在一年前就已调理完好,倘若幽雪阁看中的是这一点,又怎会——”
  琥珀夫人轻轻抬手,将指腹抵在沈莞儿的唇瓣上:“你错了,你身上的寒症是沈府血脉所致,只要你身上还流转着沈府的血,这寒症就不可能被治愈,只能暂时被压制,而萧氏看中的,也正是此点。”
  “萧氏……你是说、当今王的皇族?”
  闻言,沈莞儿的呼吸不由急促了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想要我身上的血?他们要我的血来做什么?”
  “沈二小姐莫慌,妾身方才说过,你身上的血脉是一把钥匙,而你能打开的那把‘锁’,便在萧氏血脉身上。”琥珀夫人含着幽香的呼吸喷洒在耳边,听着这女人如情人耳语般的轻声低喃,沈莞儿脑中猛地回忆起当初太皇太后为她指婚的画面:“你是说……太皇太后将我指给东宫,是想让我生下东宫的孩子,而这个
  孩子、才是他们想要的——”
  难怪!
  难怪当日太皇太后会说若男人也能生子,她不介意萧洛轩娶了沈摇筝!
  原来是这么回事!
  琥珀夫人见沈莞儿如梦初醒一般的神情,不由敛了敛眸,从某些方面,她是真的很欣赏沈莞儿这个女人,够狠狗果决,那一股为了往上爬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的狠劲儿令她刮目相看,只可惜……
  复了思绪,琥珀夫人轻轻一笑:“沈二小姐,要不要与妾身合作?”
  “和你?”沈莞儿将这个可疑的女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轻嘲道:“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为何要与你合作?何况,我已经知道只要我还能有孕,无论我身子干不干净,太皇太后都不会轻易放弃我,你现在,又
  有什么筹码来与我谈合作?”
  “沈二小姐的确还能有孕……不过这前提嘛,是要您……应承与我合作。”琥珀夫人勾着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抬了一下沈莞儿的下颔:“您不记得了么,前些日子您小产,原雍便是找的妾身来为您医治,原本胎儿不足双月,沈二小姐又年轻,自然是不会落下什么病根的,可……妾身
  一不小心,将一味阴寒的‘落回’喂小姐服下,倘若没有妾身之后的悉心调理,沈二小姐怕是再难有孕了……”
  “你!”
  “而且。”
  不等她开口,琥珀夫人忽然将手狠狠钳住沈莞儿纤细的脖颈:“原雍大人已经相信了我的话,将你视为一枚无法有子嗣的废棋,你现在除了与妾身联手,再没有任何退路了。”
  琥珀夫人那双眼睛冷如寒潭,刺激得沈莞儿止不住打了个哆嗦:“你……不会平白帮我,对吧?”
  “这是自然。”
  琥珀夫人沉了半响,方才开口:“倘若他日,你当真能诞下龙裔,我要你叫那孩子……”
  女人带着几分阴鸷的目光让沈莞儿心跳如鼓,以至在她听完女人在她耳畔落下的话语后,瞳孔微微骤缩。
  再说另一边。
  因着林氏说有要事要与沈临风谈,早早带着遥星往沈府去了,换回男装的沈摇筝百无聊赖的在烟雨阁院中支了个摇椅,在上面躺平晒太阳,活脱脱一副咸鱼模样。
  温其喻好笑的踹了踹那摇椅,躺在上面的沈咸鱼幽幽睁了半边眼睛,瞥了一眼在她面前挡住她大好阳光的主儿:“做什么?”
  “想不到,你扮起女人来,还真像个人样呢,景瑞若是瞧见了,定会喜欢。”
  温其喻笑吟吟的将目光落在沈摇筝一片平坦的胸脯前,刚才这死孩子到底往里塞了什么啊?
  “……”
  沈咸鱼颇为不忿的冷哼了一声,萧景瑞已经瞧过了,只是那个死童子鸡并没表现得多喜欢,反而嘲讽她是一颗豆芽菜,还说什么“多余”之类的话刺激她的小心脏,这个仇、她记他一辈子!温其喻瞧沈摇筝面色蓦地一黑,赶忙将话题转走:“话说回来,你那个娘……真是你亲生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