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203章 怎么傻了?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摇筝面色蓦地一僵。
  她身上除了后背,其实还有很多其他私密的地方也被火蛇烧伤,可这些地方,不仅全部处理妥当,还被人十分小心的包扎了起来。
  不过。
  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
  最……最关键的是……
  她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衣服?!
  谁帮她换的?!
  她的裹胸呢?!
  难怪她刚才感觉胸口十分畅快,没了裹胸勒着,可不是畅快吗!!
  意识到这些,沈摇筝握着药碗的指节微微泛白,脑海中十分罕见的一片空白。
  以至萧景瑞吩咐完下人、推门入内时,险些以为自己卧榻上躺着的,是一尊雕塑。
  男人不由嗤笑:“怎么傻了?”
  沈摇筝被这声音吓得一哆嗦,旋即警惕的看着这个男人:“你……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萧景瑞面色一片平静,顺手接过她的药碗,生怕她将这好容易熬好的退烧药给砸了,再熬又得是两、三个时辰,这小东西还要不要命了:“是知道你串通凝墨给我下药,烧了我的议事阁,还是你用十文钱两
  个的赝品,换走了我玉扳指的事?”
  萧景瑞的声音很轻,可他话中的每一个字儿都砸在沈摇筝脑袋上,叫她的脖颈宛若承受着千顷之重一般,抬都抬不起来。
  妈蛋!
  昨夜她在暖阁中一察觉到不对劲,就立刻掏出萧景瑞的扳指,准备躲到灵园里避难,谁想还没等她钻进去,那节被烧断的断木就猝不及防的砸下来,扳指也跟着脱了手,不知道滚哪里去了……
  现在听萧景瑞的意思,八成……是被这老贼捡走了……
  不不不。
  这些都不重要。
  沈摇筝抿了抿唇,攥着背面儿的手几乎要把那冰蚕丝的织锦扯烂,声音更是细小得如同蚊蝇:“……不是这些事……”
  “不是?”
  萧景瑞故作疑惑的提了些音调,将身子凑到沈摇筝身边,瞧着小东西红得几乎快滴血的脸颊,坏心眼的压着嗓音:“难道,你还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谁对不起你了?”
  沈摇筝被突然贴过来的萧景瑞吓得一激灵,可又不想让这男人瞧见自己的窘态,只能硬着头皮强行端起自己此时……如同一只小鸡仔一般的气势:“我、我是说,昨天是谁帮我处理的伤口?”
  “哦。”
  闻言,萧景瑞不以为意的应了声:“你是说,你并非男儿身一事?”
  沈摇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男人、刚才云淡风轻的说了些啥??
  用玉勺舀着汤药,萧景瑞自然知道关于沈摇筝身世的传闻,男人似笑非笑的扬着唇角,话中略带着三分嘲讽:“一个胸脯还没我巴掌大的小女子,若当真能成为大殷的灾星,也是我大殷气数该绝。”
  “!!”沈摇筝脸色一片青红交替,许是宕机的脑袋还没缓过来,又许是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一时上了头,沈摇筝,一个曾经只有她撩人,没有人撩她的女流氓,突然义正言辞道:“我胸小?!我告诉你,我用力挤
  一挤还是很有料的!”
  ……
  ………
  …………
  一阵死一样的寂静。
  萧景瑞也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能匆匆垂了头,自顾自的摆弄着手中药碗,玉勺碰触碗壁,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整间卧房内。
  待脑袋里的热血褪去之后,沈摇筝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什么蠢话,索性拿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肉粽,开始逃避现实。
  “你……你给我滚出去、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
  听着从锦被中传来的声音,萧景瑞轻咳了一声,将药碗放在一旁的几案上,纵然男人的声音依旧和平时一般清冷寡情,可沈摇筝依然能听得到他话中的一丝安抚之意:“放心,此事,仅我一人知晓。”
  “……”
  裹在被子的沈肉粽动了两下,旋即又没了声音。
  萧景瑞见她是当真准备逃避一段现实了,索性也不逼迫,缓步离开了房间。
  锦被中的沈摇筝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萧景瑞的那句“此事仅我一人知晓”,这、这个挨千刀的老贼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仅他一人知晓?
  难不成……昨天帮自己换衣服的人就是……
  天啊!!你杀了她吧!!
  与此同时,匆匆赶回落镶的萧洛羽已从军医那儿了解到了大概,小狐狸眼底隐隐露出些许暗红光华,这场意外的火灾,与那个幽雪阁的钉子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只是。
  听军医的意思,此人并不想干涉十七叔的医治,反而……他弄出这么大的动静,目的……是想要了沈摇筝的命……
  这个幽雪阁……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虽然他们所做的每一件事看起来好像都毫不相关,可他总觉得,这幽雪阁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若他们当真只是像表面那般,为了帮裴珍清如愿而去接近十七叔,又怎会在那么早就将自己的爪牙安插进瑞王府?
  难道他们还能未仆先知不成?
  眸子沉了沉,萧洛羽攥紧了手中的东西,看来……只有将这个内鬼揪出来仔细审问,才能搞清幽雪阁背后,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了。
  “小侯爷?”
  萧洛羽的到来让瑞王府的下人们一愣,可他们到底是跟过萧景瑞的人,立刻敛了神色,恭敬的将人迎了进去。
  因着议事阁被毁,萧景瑞的书房便暂时改在了华音阁,萧洛羽看着碧波潭边竟立了一架大红色的秋千,不由多瞧了两眼。
  “摇筝立在这儿的,说是要对本王医治旧疾有用。”男人熟悉又陌生的音色从远处传来,萧洛羽侧目,看到来人行走与常人无异后,虽然心中满是喜悦,可面儿上仍然要摆出一副“意味深长”:“是么,看来这位沈少爷有的……不仅仅是聪慧,连医术也十分了
  得,洛羽、恭喜十七叔了。”
  这次与沈摇筝合谋揪出幽雪阁内鬼一事,萧洛羽并未告予任何第三人知,就连瑞王府的军医,也只是按照他的吩咐“协助沈摇筝”,至于协助什么事,军医也并不清楚。虽然他不想承认,但——幽雪阁若是连十七叔身边都能安得进去人,那自己身边,又如何能说是绝对安全的?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