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191章 小施主,金刚经了解一下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如之前所言。
  沈府中有不少下人一直想投奔沈摇筝,奈何她们并不像遥星与沈一、沈二那般好运气,这三人的卖身契是先被交到了挽千秋手上,后又被挽千秋做人情,分文未取的返给了沈摇筝。
  只要她们的卖身契还在沈府,他们就不得不继续伺候着沈临风父女。
  但是。
  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沈摇筝安插在沈府的眼线。
  馨儿,就是沈摇筝先前去“探”沈莞儿病的时候,收服的一个丫鬟。
  听馨儿将沈莞儿弄巧成拙的事情说了个大概,沈摇筝十分不厚道的笑得险些岔了气。
  林氏见她一丝昔日情面也不留,不由哑了声道:“筝儿,你笑成这样……未免太过分了些,那到底是你妹妹。”
  “是。”
  沈摇筝也不想再和林氏争吵,只能乖乖敛了笑意,正襟危坐道:“馨儿,你可听到东宫是为何而来?”
  “似乎,是为了一个人。”
  馨儿略有些歉意的看了沈摇筝一眼:“具体的,奴婢也没来得及听清,只是,奴婢在老爷吩咐人收拾出的客房中,似乎……瞧见了佩儿姐姐!”
  “佩儿?”
  沈摇筝眸色一怔,不会吧,那丫头现在应该都到南境了。
  “不过,奴婢怕被那些侍卫们发现,所以只是远远瞧了一眼,也没怎么看详实,不过听收拾客房的姐妹说,这几位贵客似乎要在府中住上一段时日。”
  闻言,沈摇筝别有意味的“哦”了一声。
  沈莞儿那朵毒莲花绝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萧洛轩这颗大树,如今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那朵白花定会搞出些事端来挽回她在萧洛轩心中的形象。
  可她却不知,小说里面,是她先惊艳到了萧洛轩,才会使得之后她那“欲擒故纵”的手段得逞,说白了,无非是萧洛轩一开始便对她有了兴趣,才会对她几番忍让,以至后来的两情相悦。只是眼下早已今非昔比,隆阳殿觐见,小白莲的莽撞得罪了如妃,哪里还有半点能惊艳到人的余地,用更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就好比,从前萧景瑞哪怕顶着那张满是火吻伤痕的脸,可
  她瞧着就是赏心悦……
  呃,这个例子好像不太对。
  沈摇筝悄悄扇了自己一嘴巴子,重新整理了下思路,反正现在萧洛轩对沈莞儿应该是厌烦透了,正所谓一个你讨厌的人,哪怕她呼吸都是错的,只怕小白莲这会儿,是做多错多了。
  翌日。
  沈摇筝万万没想到,还没等她去沈府看沈莞儿的笑话,自己的烟雨阁,却险些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凝墨,这只凡事不过脑子的羔羊,当真从轩明寺请了一堆和尚过来做法事。单纯的小羊羔捧着一沓子纸钱,哭哭啼啼的跟在僧人后面,嘴里面还振振有词:“沈少爷,凝墨是瑞王府的人,您死了也不能披麻,只能给您烧点纸钱,让您在那边吃穿不愁,其他暗卫都被王爷打得爬不起
  来了,也不能来送您,您千万别挑礼……”
  沈摇筝气得差点冲上去掐死这个没脑子的,还好遥星发现得早,不然让这群和尚跑到她的烟雨阁,林氏不把她念叨死才怪。
  思及此,沈摇筝硬着头皮,背着小爪子往凝墨旁边一戳。
  可……也不知凝墨是不是过于悲痛,愣是没发现沈摇筝的存在,自顾自的抽泣道:“沈少爷,这些要是不够,您就回来给凝墨托梦,您在那边也别太小气了,该疏通的关系还是要疏通一下的,俗话说的好,有钱能
  使鬼推磨,那些阴差拿了您的好处,也不会太为难您……”
  沈摇筝:“……”
  她是不是应该礼貌性的感动一下?
  凝墨:“沈少爷,我还听我大表哥说,现在阴曹地府投胎都要排队了,没排上号的幽魂会被拉到各处去做苦工,您千万别再偷机耍滑了,好好表现,争取早日进轮回……”
  沈摇筝:“……”
  什么玩意?
  越听越离谱,沈摇筝摇了摇头,索性把爪子伸到凝墨眼前晃了晃:“凝墨。”
  “……”
  凝墨一愣,歪头瞧了一会儿沈摇筝,旋即,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一把抓住前面的一个僧人:“大师!我好像瞧见我家沈少爷的生魂了!”
  “阿弥陀佛,小施主,您恐怕是因思念过度而生了业障,老衲这里有本金刚经,施主要不要了解一下?”
  沈摇筝:“……”
  ……
  待凝墨知道沈摇筝当真没死,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在这两个时辰中,沈摇筝经历了什么,她这辈子都不想回想。
  那几个老和尚到底是几个意思?
  朝她又扔盐巴又扔经书的,最后还惨叫着跑走了?
  好在凝墨单纯好骗,随便糊弄几句,就真信了昨日他瞧见的那些蛇浪,是因为吸入了那条蠢笨花斑蟒的异香,从而出现了幻觉,而真正爬出蛇窟的,不过几条小花蛇,被她三两下就处理掉了。
  反正百骨林里那些毒蛇都被貔貅吞了,就算凝墨不信,重新去查,也查不出什么所以然。
  一想到被貔貔大爷扫荡过的蛇窟,沈摇筝后背就隐隐生了一层白毛汗出来。
  上古凶兽、真的好凶。
  “话说回来。”
  沈摇筝将目光落在凝墨手捧的纸钱上,嘴角微抽:“这些和尚是怎么回事?”
  “呃……”
  凝墨被沈摇筝盯得有点心虚,可他又不会说谎,只能如实道:“是……是王爷知道您出事了之后,让我请来给您超度的……”
  “……”
  “沈少爷您别生气!王爷其实可伤心了!”
  “哦?”
  沈摇筝沉着眸子:“他是因为伤心过度,所以把该流出来的眼泪都流到脑子里了,才这么着急的给我办法事么?”
  “不不不、沈少爷,其实这事情吧,很复杂……就是……连环计……”凝墨越说越觉得沈摇筝脸色不对劲,以至说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只能蔫哒哒的垂着脑袋:“我……我错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