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174章 非奸即盗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夜,瑞王府。
  王府之中,上到管家、下到仆人,包括那只被沈摇筝薅秃了、最近才刚刚长回点毛的鹦鹉,基本上所有会喘气儿的都感觉得到,他们王爷好像出去了这一趟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又或者说,他们王爷是变回来了,变回认识沈少爷之前的清冷寡情。
  “王爷。”
  自打钰笔被萧景瑞舍弃,云华山庄的一堆琐事就落到了凝墨身上。
  可怜的小羔羊忙里忙外了一整天,回到房间,还没喘口气儿呢,就被摆在他桌案上的东西吓得一激灵,忙不迭的带着东西一路小跑到了萧景瑞的书房。
  案前灯下的萧景瑞撑着脸,低垂的眼睑搁着目光,离散飘然,好像正透过案前的折子,再看着什么其他的东西。
  凝墨小心翼翼的将莫名出现在自己案上的包裹放到萧景瑞面前,一包银子,还有一只玉扳指:“许是……沈少爷偷偷来过,留下这些便走了。”
  “……”
  男人眉目疏敛,眸光淡淡,好像“沈摇筝”这名字,已经再无法于他心中掀起任何一丝涟漪:“入了库房便是,何须来禀报我。”
  “可是王爷——”
  “你是不是忘了本王吩咐你的事情。”
  萧景瑞持笔的手一顿,眉心都不带蹙一下:“三月期限一到,沈摇筝此人,杀无赦。”
  “……”
  “医不好,是他咎由自取,医得好,他也知道了太多事,绝不能留。”
  萧景瑞说这话的时候,正低头批着公函,以至凝墨并未瞧见他家主子眼底究竟带着几分真心、几分气恼。
  主仆俩各怀心事,心绪飞远,竟皆没有发现,在萧景瑞书房的窗栏下,有一小团黑影听到两人对话后,原本隐在袖下紧捏的手指,骤然松了开来。
  沈摇筝抬头看着天上越积越多的雨云,蓦地松了一口气。
  说来也怪。
  明明是她自己执拗的和萧景瑞划清了界限,却在听温其喻说起这男人小时候最怕雷雨天后,一时没忍住,偷偷跑到他书房来了。
  不过现在好了。
  情债货款皆两清,此生各不相欠。
  眸子黯了黯,既然萧景瑞想和她过河拆桥,那她……也绝不能坐以待毙。
  翌日。
  无债一身轻的沈摇筝正在烟雨阁里盘算着,要如何从萧景瑞手中保住她的小命。
  一想到昨天晚上萧景瑞冷言冷语对凝墨说的那些话,沈摇筝就觉得自己额角突突直跳,那个挨千刀的老贼,分明就是公报私仇,呸、小心眼!
  她又不是故意让萧景瑞伤心的,不过就随便撩了两下吗,谁能想到那块木头还真动心了。
  系统:“你这种人下雨天真的会被老天劈死的!”
  沈摇筝十分不服气:“你别乱说,萧景瑞给的东西我一样不落的都还回去了,上回的灵药事件我也算是还了他的人情,老天干嘛劈我!”
  系统一脸鄙视:“那你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
  沈摇筝吞了吞口水。
  萧景瑞的扳指被她串成了个项坠贴身带着,之前还回去的,不过是她在地摊上找的赝品,十文钱俩的那种。
  这么说来,她可能真的有朝一日会被老天劈死……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她继续这样混下去,恐怕在被老天爷劈死之前,就要被萧景瑞那个小心眼给砍了。
  毕竟,人家是高高在上的王族,而她,说白了就是个平民老百姓。想保住自己这颗脑袋,再多的小聪明也只能解一时燃眉之急,想要治本,她就必须在这个大殷,站稳属于她自己的脚跟,让萧景瑞就算想要她的脑袋,也得掂量掂量他手中的分量,够不够资格来拿她的人
  头。
  而环顾整个大殷,能真正让人忌惮的存在无非为三——富甲、权贵、兵权。
  军中兵权和朝堂权贵自己暂时还碰不到,所以眼下,她最先要做的就是扩充自己的财力。
  正所谓天下熙攘,皆为利往,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朋友,有朋友的地方,就有人脉,而有了人脉,她才能彻底牵制住萧景瑞的杀心。
  “置办产业?”
  林氏好容易将自己的宝贝闺女从云鸾山盼回来,可谁想这丫头在宅子里安静了没两天,便同她说了这么一桩惊天动地的事情。
  “摇筝,现在咱们在这烟雨阁中住得不是好好的么,你看,你之前刚从云鸾山赢回五千两银子,这是咱们娘俩和遥星她们一辈子都用不完的数目,你又何必再去置办产业,操心劳神呢?”
  林氏根本不喜欢沈摇筝出去抛头露面。
  其一,是担心她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惹来杀身之祸。
  其二,也算是林氏一点小小的私心,她思想守旧,下意识中就认为沈摇筝到底是女儿家,合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算是遵守妇道。
  沈摇筝拖着腮帮子,闷声闷气的听林氏念叨了她一上午。
  上辈子她父母早亡,想听念叨都听不着,可现在当真让她听着了,还真是有点不太适应。
  “娘亲~咱们如果不想办法生财,五千两也会很快坐吃山空,何况我说置办产业只是想先从开个小铺子开始,又不是什么大买卖,您就放心吧。”
  沈摇筝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无奈,五千两,都不够貔貔大爷下个月的餐补,哪里还有剩余叫她们“坐吃”?
  林氏拧着眉头:“你从前在书院学得都是圣人之道,哪里懂得这些商贾之道,不行。”
  看着林氏回绝得斩钉截铁,当真不留任何余地,沈摇筝绝望至极的把脑袋磕死在了桌案上,早知道就不把五千两全给遥星入账了,唉,她现在突然有点理解那些个私藏小金库的男人了。
  不过……
  沈摇筝眼珠一转,这置办产业的本钱,也不一定非要她来出吗~
  薛府。
  薛染年正在桌案前温习书院的功课,便听阿福来报,说什么“死鱼”求见,不由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去请进来。”
  “薛大少爷,久见久见~”薛染年看着这条活蹦乱跳窜进自己书房的“沈死鱼”,一脸鄙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