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135章 初到云鸾山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么一折腾,别说那些肠子都悔青的旅客,就连沈摇筝都被这朵娇花的行动力给吓了一跳。
  她记得原著里,因为红叶夫人家教甚严,所以花九卿虽表面看似光鲜,可内心却满满都是寂寥。
  沈摇筝稍微想象了一下幼年时的花九卿,一个人身着华服,站在偌大的庭院中,纵然山石花鸟皆精致,可转身,视野所及,却只有十几年如一日恭敬跟随的侍婢。
  啧啧。
  难怪书中的小白花不过与这朵娇花攀谈了两句,花九卿就开始对沈莞儿掏心掏肺,甚至连之后沈莞儿问她讨要那颗东珠,她眼都不眨一下便将其送了。
  毕竟在那时的娇花看来,沈莞儿是第一个她可以称之为“友人”的角色。
  但小白莲又是怎么对待花九卿的?
  就因为后来在九秀山庄,萧洛轩出于好奇、多看了花九卿两眼,便被小白莲如临大敌一般疏远冷落了。
  甚至小白莲还在私下同白术抱怨,说什么她将花九卿当作推心置腹的朋友,可花九卿却想和她抢萧洛轩。
  当真是恶心得够够的了。
  “小公子?”
  花九卿见沈摇筝不知怎么,突然双拳紧握,好似在生谁的气一样,立刻小心翼翼道:“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惹你不开心了?还是……还是我买下车架这事让你觉得不悦……我……要不我去退了……”
  “九卿!”沈摇筝一把捉过花九卿纤细的手腕,眸底一片愤慨:“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沈摇筝的至交,听好了,咱们是至交,所以今后,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但凡你觉得寂寞了,便飞鸽予我,就算是刀山火海,
  我都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
  “??”
  花九卿虽不知沈摇筝这是怎么了,为何会突然说这些话,可这人方才说的每一个字,都好似一抹柔光,暖暖的洒在心上。
  面颊微红,花九卿习惯性的垂下眼帘,沈摇筝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男子扮相,抓着个大姑娘的手腕好像有点不好,抱歉一笑之后,赶忙放了开。
  不过。
  花九卿的手腕虽然看上去纤细,可果然还是因为个子高的缘故么,握上去却不像一般女子柔软,反倒有一些男子般的僵硬。
  ……
  南北驿站的马车都配有经验丰富的车夫,沈摇筝也乐得往马车里一歪,葛优躺在矮榻上补眠。
  花九卿不愧是学海未来的少主人,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贵气,纵然在没有外人的车架中,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气度。
  “摇……摇筝……”
  在沈摇筝的强烈要求下,花九卿将称呼从“小公子”改为直呼其名,不过这猛地一开口,还当真有些不习惯。
  沈摇筝抬了半边眼睛,看着花九卿唯唯诺诺的紧张模样,噗嗤一笑:“怎么?”
  娇花一愣,吞了吞口水,壮了胆子跃跃欲试的又叫了一声:“摇筝……”
  “嗯?”
  “摇筝!”
  “在呢。”
  看着花九卿就因为自己应了她的唤,便展颜而笑的模样,沈摇筝不由又心疼了起来。
  不知为何,只要她想到书里的小白莲将花九卿的这份小心翼翼随意践踏在脚下,气就不打一处来。
  该死的小白莲!
  敢辜负她的娇花!
  她们之间的仇怨又深了一层!
  许是闷气勾起了肝火,原本被月珠果压下去的头晕恶心又有了些冒头的趋势。
  随着马车越发颠簸,纵是葛优躺的沈摇筝也不由面色发白,胃里更是忍不住的翻江倒海,只是月珠果没剩多少了,想到后面还有几天的路程,眼下也只好能忍则忍。
  “车家,劳烦稍停一会儿。”
  偏偏此时,却听花九卿唤停了车夫,旋即翻身下了车。
  不稍片刻,一只修长的手从马车的窗户外伸了进来,上面握着一株药草。
  药草茎叶上还挂着水滴,一看就是才洗干净的。
  花九卿的声音从外面柔柔传过来:“摇筝是不是觉得车坐久了有些不适?吃了这个就好了。”
  沈摇筝将药草接过,仔细瞧了瞧,原是薄荷草,心中不由又是一阵感动,她的娇花怎么这么好呢!
  “九卿你对人这么温柔,谁若是娶了你,当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花九卿伸回去的手微微顿了顿,略显尴尬的笑了两声。
  沈摇筝将薄荷草嚼碎吞了,立刻感到一股清香扑鼻,只可惜药不对症,头晕恶心的症状并没有得到明显缓解,为了不让花九卿继续担心,沈摇筝还是强打了精神,装出一副元气满满的模样。
  经过几天的折腾,沈摇筝和花九卿总算挨到了云鸾山下的小镇。其实原本云鸾山附近,便只有九秀山庄可供宾客落脚,可随着江湖烽火榜越发有影响力,慕名而来的旅人也多了起来,云鸾山主便在云鸾山下寻了个村落,将其改造成如今集“住宿、餐饮、娱乐”于一体的
  庆安镇。
  可以说是非常有经济头脑了!
  沈摇筝简直想拜这个云鸾山主为师,等回了落镶,她也得琢磨琢磨生财之道了,毕竟在她背后,还有一只“嗷嗷待用金银哺”的貔貅大爷。
  方到庆安镇,花九卿便不知怎地,眼底充满了不安,一路上更是将脑袋垂得低低的,恨不得用手遮着脸,不叫这些来往人流瞧了去。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咱们长乐坊的规矩你懂是不懂,来来来,这位客官,要不要进来瞧瞧我们最新开设的烽火局啊?”
  长乐坊,庆安镇最大的赌坊,几乎每个来看争榜的旅人都不会错过的地方。
  “摇筝。”
  花九卿扯了扯沈摇筝的袖子边儿,难得的抬头看了过来:“你觉得……今次的烽火榜、谁能荣登榜首?”
  沈摇筝歪着脑袋想了想,如果她没记错,书里面那个呼声最高的“明珠求瑕”在决赛的时候也不知怎么了,情绪十分消沉,故而败给了原烽火榜上的第二人,无缘魁首之位。花九卿见她不答,咬了咬唇,像是急于寻求什么一样,语调甚至略微有些发颤:“你觉不觉得……那个明珠求瑕、会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