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122章 反击开始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氏差点被这俩人气晕过去,她强稳着身型:“不是的、妾身没有!那些银两又没写名字,你们如何证明就是从我沈府得了去的?至于那玉镯、对、对了!一定是你们潜进沈府、从我这儿偷去的!”
  “这更是冤枉了!我们兄弟俩如果当真有那功夫,又哪里会被凝墨大人修理成这幅德?在茶棚的时候我们早跑了!”
  两个地痞指着自己那一脑袋的鼻青脸肿:“摇筝少爷、我们真的是一时被银子眯了心窍,若不然您想、我们不过是普通的小民百姓,就算给我们一千个胆子,我们也不会去闲得没事去嚼瑞王的舌头啊!”
  此言一出,就连被沈摇筝用剑抵着的沈临风都不免起了疑惑。
  他的确偏爱白氏母女,可这并不代表他会默许白氏将这事散布出去,就算瑞王府再如何大不如前,可皇族、也是他们万万得罪不起的。
  他之前也纳闷过,因着事关重大,所以查验那孽子卧房的时候,只有他与怜儿、还有梧桐苑中的那些人。
  就算他再不待见那孽子,但沈摇筝到底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他也不忍心看他丢了性命,更何况此事若是东窗事发,沈府势必被波及。
  所以他听了怜儿之言,惩戒林氏,又将梧桐苑中的丫鬟下人全数发落出沈府,免得他们日后再帮那孽子打掩护。
  本来他以为事情就此了结了,只等那孽子回来好好管教便是,谁想过了几日,这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了,他之前一直以为是那些曾经口口声声说着忠诚的下人们干的好事,可今日却……
  不、不会的,他的怜儿最是聪敏,怎会糊涂到做这种于沈府无益之事?
  一定是那些该死的下人!
  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顾念他们照顾林氏的情份,直接杖毙了斩草除根!
  思及此,沈临风冷冷一笑。“你们说是怜儿透露给你们我沈府中事,可当时在场的人并不止怜儿,还有这个孽子梧桐苑的那些下人,一定是他们气恼怜儿撞破了这个孽子的龌龊事,所以你们串通一气,偷了怜儿的玉镯,又将消息散布
  出去,想嫁祸怜儿!”
  沈摇筝的白眼简直要翻上天际了。“暂不说我梧桐苑的下人会不会都是些参不透‘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一道理的猪脑子,沈大人既然说遥星他们是因被白氏撞破,这才记恨了起来,那么敢问沈大人,白氏又是从何处得知我卧房有女人用品
  的?”
  “!”
  沈临风闻言一愣,是了,若遥星她们是因记恨怜儿撞破此事,断是没理由会将此事透露出去,那怜儿,又是从何处知晓这事的?
  白氏见情况不对,急忙道:“是佩儿的生母、李氏!她无意间发现了这事,不敢隐瞒,这才偷偷告知于妾身!”
  沈摇筝眸底微凉,原来是李氏做的好事。
  呵。
  果真是条喂不熟的恶犬。
  不过……
  她沈摇筝可从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既然姨娘说是李氏告知,不知李氏现在何处,可否当面对质?如果不能,空口白牙谁都能说,我还可以说姨娘是记恨我从你手中夺了掌家之权,所以弄了些女子用的东西放在我那儿,企图嫁祸。”白氏显然是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响,旋即满脸的不可思议:“沈、沈摇筝!你在说什么?!你床头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是你自己的!你不承认就算了、居然还要往我身上泼脏水?!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不成!
  ”
  “哦?是么~?”
  沈摇筝看着跳脚的白氏直想笑,当初她和沈莞儿泼了多少脏水在原主身上,怎么现在轮到她们自己,便这般沉不住气了?
  她的手腕,这才刚刚开始显露呢。
  正当双方僵持之时,却见沈府的管家引着一位体型富态的女子过来,两人瞧见沈摇筝正拿剑抵着他亲爹,脸色均微微一变。
  沈府的管家也是个分得清时务的人精,赶忙跪在地上、只对沈摇筝道:“少爷,霓虹坊的东家来了。”
  “放肆!到底谁才是沈府的家主!!”
  沈临风见他的管家竟越过自己、直接禀报那孽子,鼻子差点气歪了,这该死的狗奴才,是当他死了么!
  沈摇筝颇为欣赏的看了管家一眼,旋即朝着霓虹坊的东家道:“东家可记得六月初九那日,我们这儿有人去你那儿买了些女子用的东西?”
  “回摇筝少爷,贵府上的姨娘白氏,曾在那日从奴家这儿买了些许贴身的,因着那衣料贵重,所以奴家还送了白氏一些小巧的首饰。”
  说罢,女子从怀中摸出一张纸:“这是奴家霓虹坊的账册,上面清楚写着呢。”
  “你胡说!我根本没去过什么霓虹坊!更没有在你那儿买过衣料!”
  白氏脸色一黑,当下气得直抖:“沈摇筝!你这个贱货、你、你竟让人做伪证!”
  沈摇筝当然知道白氏没去过霓虹坊,这个霓虹坊的东家不过是被挽千秋收买,那本账册,自也是假的。
  她说过,她沈摇筝的手腕,她会让这群成日算计她的老阴比好好见识见识,得罪了她的人,到底是什么下场!
  “白姨娘这话我就听不懂了,我这儿人证物证据在,桩桩件件直指你欲诬告我与瑞王府侍妾有染,而你口口声声说的李氏却又无法出来为你佐证,怎么现在倒成了我叫人做伪证了?”
  “你——!!”
  白氏当真是有口说不清,这种被冤枉的感觉直叫她几近崩溃,她颤着手指指着沈摇筝:“好啊!那你就把我带到府衙去!看看薛知州眼不瞎、耳不聋,他到底是信我还是信你这个满口胡言的贱货!”
  白氏的算盘打得很好,一来,沈摇筝作假,他未必敢与自己对峙公堂,二来,那薛知州的独子薛染年这一年多来可是对她的莞儿情有独钟,她就不信,薛染年会不为她说话!
  到时候沈摇筝被查出嫁祸,她要那贱货吃不了兜着走!
  “既如此,便由在下带路吧。”
  可。正当白氏为自己的这步棋自鸣得意时,却听一个熟悉的男声从梧桐苑中缓缓传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