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残王嗜宠小痞妃

残王嗜宠小痞妃

第114章 君子不强人所难

作者: 逗喵草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书沉了沉眸:“先不说逍遥侯的隐疾,主子,单就灵犀园混入刺客一事,属下便觉得疑点重重。”
  “这还有什么看不透的。”
  萧洛轩毫不在意的拖着侧脸,修长的玉指卷着垂落的碎发:“傅楠荞的能为你我心知肚明,若非他故意放水,皇族猎苑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显然,他是受了什么人的指示,故意为之。”
  青书看了一眼萧洛轩,自家主子要是平时都这么靠谱,他得少操多少心。
  青书:“傅楠荞与瑞王交好,想来,今次围场遇刺便是出自瑞王的意思,众所周知,内阁与瑞王不睦已久,再加上之前太后寿宴觐见时裴珍清显露出来的敌意,今次行刺,势必会算在内阁头上。”
  “如此一来,十七叔便可以此为由,请辞金鸾城,回归落镶。”
  萧洛轩突然浅浅一笑:“山高皇帝远,若让十七叔回了落镶,无异于放虎归山,最近本宫可是听到了不少回禀,说是落镶底下、不太平。”
  青书点了点头:“殿下可要动用佩儿姑娘这步棋?”
  “不急。”
  萧洛轩目光扫过桌案旁的栀子茶,眨了眨眼,颇为正经道:“在你们没和佩儿学会如何尊重本宫之前,本宫是不会把她还回去的。”
  青书:“……”不揍不行了。
  再说另一边。
  沈摇筝攥着桌子腿,背后死死贴着床帐边儿,一脸的痛心疾首:“你小时候夫子没教过你君子不强人所难吗?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不知道我现在告诉你!”
  萧景瑞甚是无语:“你脑袋里一天到晚到底装的都是什么,我只想看看你伤口的情况,万一遇水感染了怎么办。”
  “要是感染了我还能这么活蹦乱跳么!”
  言罢,沈摇筝当真在猫着腰在床榻上蹦跶了两下,只不过这一蹦不要紧,她身下的殷红面积又多了不少。
  萧景瑞已然快被气背过去了,沈摇筝眼看着这男人脸色一点点阴沉下去,保不齐下一秒就该出手敲晕了自己强行验伤,警铃大作的同时眼一闭、心一横——
  “我、我我我伤到的是命根子附近,你也要看吗!”
  “……”
  萧景瑞猛地一愣,整个人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直接僵在了原处。
  男人绝美的面容上,瞬间飘了两抹不自然的红云,萧景瑞迅速转过身,略有些不自然的将门人拿过来的伤药和棉纱放在床榻旁的几案上:“那……你自己处理下……”
  沈摇筝捂脸:“如果你不抽风的话,这个时候小爷我都处理完了。”
  萧景瑞背对着沈摇筝闷闷“哦”了一声,抬手捂在如同火烧的额前,快步离开了厢房。待沈摇筝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刚一出门就看凝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戳在厢房门口:“沈少爷!还好您没事、呜呜呜,主子交待过属下要好好护着您,要是您出了什么差错,属下的屁股就不单单是开花那么
  简单了!”
  沈摇筝:“……”
  不至于吧……
  “对了,沈少爷您之前不是让留在瑞王府的暗卫帮您留意着鸽房的动静么,这是刚刚送到行宫的。”
  凝墨这话倒提醒了沈摇筝,前些日子她送信儿回沈府,让林氏帮忙自己毁掉房间中的暗格,可之后沈府那边一直没消息传回来,她这才请瑞王府的暗卫帮她留意着点鸽房的动静。
  沈摇筝接过凝墨递来的小竹筒,将其中的纸条取出——情况有变,速归。
  “!”
  眸心一凝,沈摇筝仔细看了看这六个字,结构饱满、下笔有力,绝非是林氏的字迹,难不成、沈府出了什么事?
  华云间,正厅。
  “你要回落镶?”
  萧景瑞放了茶盏,眸底神色游移:“可你的伤……”
  “不碍事。”
  沈摇筝斩钉截铁的断了萧景瑞的话茬:“我担心梧桐苑出事了。”
  提到这茬,萧景瑞自然明白梧桐苑中的那些人对小家伙有多重要,沉了沉眸:“我还要回行宫应付内阁,暂时无法脱身,先让凝墨陪你回去,等我处理完金鸾城的事,便立刻赶过去。”
  “呃?”
  沈摇筝一愣,不是,她回落镶怎么还和萧景瑞有关系了?怎么说的好像他陪着自己、特别理所当然一样?
  萧景瑞看了眼欲言又止的沈摇筝:“怎么。”
  沈摇筝吞了吞口水:“呃……这毕竟是我沈家的事,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也——”
  “我怎么可能放着你不管?”
  男人这话似乎是在开玩笑,话音里还带着低低的笑意。
  沈摇筝几乎要冲口而出——“我干嘛要你管”,但她一抬眼,却发现萧景瑞异常认真的神色,也不知怎么地,舌头竟一时在嘴里打了结。
  之后,无非是一些完全不需要她操心的准备,不过半盏茶的时间,马车和盘缠便已被安排妥当。
  沈摇筝吸溜着口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凝墨——腰间鼓囊囊的钱袋,这一袋子雪花银虽然少了点,但苍蝇再小也是肉,她现在为了貔貔大爷下一顿的餐补钱,任何一枚铜板都不想放过。
  凝墨显然是察觉到了沈摇筝绝非善类的目光,单纯的小羔羊不着痕迹的紧了紧钱袋:“沈少爷?”
  “凝墨,你来。”
  准备上马车的沈摇筝迫不及待的搓了搓手,拽过凝墨开始咬耳朵:“这袋银子不是萧景瑞给的路费么,这样,咱俩路上苦一点,把省下来的银子四六分账怎么样?”
  凝墨:“……”
  然。
  尚不等凝墨开口,便瞧萧景瑞自沈摇筝身后长臂一揽,直勾着她的纤腰将人带到自己怀中:“想都别想。”
  小东西本来就有伤在身,怎能风餐露宿。
  被无情剥夺了希望的沈摇筝,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上了马车,一脑袋埋在车架的软垫里,身上散着极其浓烈的绝望感。
  萧景瑞也是拿她没辙,只能反复叮嘱凝墨。
  凝墨点头应下,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惊恐的看着萧景瑞的手指:“主、主子……您的、扳指呢?”萧景瑞十分随意的翻了翻手指,俊美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神情:“不知什么时候弄丢了,倒也……无妨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