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迷失在一六二九

迷失在一六二九

七** 稀里糊涂

作者: 陆双鹤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即将出战的步军大阵中,历史上的大清帝国定南王孔有德长长叹了口气,心惊胆颤的注视着对面那座看起来并不怎么雄壮的绿皮短毛军阵地。
  妈的,这是第三次了!
  ——他第三次被迫面对短毛军的炮火,和他们面对面的交战。
  第一次在登州,那时候自己还是全军老大,对短毛军的厉害也没什么概念,打就打呗,然后稀里糊涂输了个底儿掉。好在逃得快,有惊无险。
  第二次在旅顺口,自己是作为德格类的副将,好在还有些自主权。尤其是有了经验,知道短毛的厉害了,事先耍了点小手段躲到后方。然后便看着自恃勇猛的十贝勒稀里糊涂输了个底儿掉,连命都没了。
  如今,第三次,他孔有德再一次面对那些绿皮。虽然他依旧保持着大**等总兵的衔头,但这一回却由不得他偷奸耍诈,被迫跟部下兵丁一起站在了出击阵列里。
  比手下唯一好点的,是他可以骑在马背上,视野良好——所以眼睁睁看着前方上万人被轰成了渣。也是稀里糊涂的,连靠近敌军阵列都做不到。
  孔有德对此毫不意外,类似的事件他都经历过两回了,但这一次,他却没法躲开。甚至都不敢有丝毫怠战的念头。
  ——这些军阵并不只是由他们汉军旗的人所组成。而是夹杂着若干队正宗满洲八旗在内。那些塌鼻梁,小眼睛,以及顶着标准金钱鼠尾脑袋的矮壮汉子们混在人群中并不起眼。但当他们四处扫视时,其眼中露出的野兽般目光,看任何人都好像在看牲畜一样——包括对同伴也是如此。
  显然,只要有必要,他们手中的刀斧可以毫不犹豫砍向任何人,敌军,友军......无所谓,只要妨碍到他们取得胜利,或者说,被认为妨碍到了,便会被杀掉。哪怕自己这个骑着高头大马,地位比他高出许多的,也难逃一死。
  这类“监军”可比大明天子派驻军中的太监要恐怖多了,关键是他们自己也亲身上阵的,紧跟在屁股后面,连装死都别想瞒过他们。
  孔有德深深吸了口气,目光又落到军阵两旁,战马的嘶鸣声隐隐传来,两边都有,显然是准备以骑兵在侧翼呼应的。
  又是这一招——以两翼骑兵为锤,中央步兵大阵为砧,以往用来对付明军可谓无往而不利。但是拿来对付短毛......
  如果孔有德此刻还能见到***的话,说不得便要赤胆忠心的叫上一声:
  “大汗,这阵用不得!”
  ——先前十贝勒德格类在辽东与短毛交战时就用过了类似战法,当然那时候双方兵力规模没那么大,十贝勒手下就两百多精骑,可当时对面的短毛也没火炮啊!
  如今短毛军的兵力比那时候整整增加了十倍,更有无数大炮为凭。而大汗这边,兵马数量......差不多也增加了有十倍吧,其中骑兵多了许多,这算是个优势。
  但在孔有德心中,并不认为这点变化就能抵消掉短毛的绝对火力优势。大汗终究没跟短毛军硬碰硬的正面碰撞过,对于那可怕的火力地狱没有直观概念。
  他虽然表现出极端的谨慎,并且也作了万全的准备,但在大汗内心深处,恐怕仍然觉得对方的铳炮火网是能够被突破的,只要将士们更加勇猛一些,冲得再快一些,数量更多一些......所以才摆出了这个阵势。
  但亲身体验过的孔有德却知道: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人的意志再强,也拗不过铁与火的死神。大汗这么开打,估计又会稀里糊涂的输个底儿掉。偏偏这回自己也在其中啊!
  ......正想到这里时,忽然看见***带着护卫走出来,孔有德忍不住稍稍向那边走了几步,琢磨着是不是要冒死进言一回。
  只是刚刚才挪动两步,却见旁边一个彪形大汉靠了过来,却是跟他站在同一军阵中的后金都统,指挥着一队摆牙喇精兵,算是助战,但同时当然也有押阵之责。
  那都统看孔有德试图往后退,以为他是胆怯了,当即靠上来阻住了他的去路,同时手指头在腰间利刃上磨擦了几下,眼眸中显露出一丝残忍之色。
  很明显,自己再敢后退一步,那刀斧便要砍到头上来了。哪怕自己官职比对方高,也保不住性命——孔有德敏锐读懂了对方表情的含义,无奈干笑了一下,连忙返回到原来位置,只能转头朝大汗那边看去。
  只见***正在和即将出战的蒙古台吉们一一拥抱,对每一个人还能说上几句话,似乎是在鼓励他们。
  不愧是大汗,几句闲话之下,居然让那些明明才看到先前方阵下场,明显表露出畏缩之态的蒙古台吉们又重新振奋起来,一个个拍着胸口,卷着袖子,表示出十足勇气。
  也许这只是在面对大金汗王时的的无奈表现,但至少,他们回到自家部落队伍中,骑在马上后,也依然摆出了向对面短毛军冲击的姿态。
  孔有德不由回想起自己刚刚渡海投奔大金时,大汗也曾经这么热情的来迎接过自己,同样是行抱见之礼,专门设宴款待。在宴席上还举杯说自己为大金带去了南朝虚实,开了大金朝的眼!
  当时给的待遇也着实不错,非但自己带过去的部属全部保留,还另行调拨了一批汉人军奴加入自己麾下,让他负责组建“乌真超哈”火器军,可谓重用。只是后来在辽东旅顺连吃败仗,攻灭东江军,平定后方的计划未能实现,才渐渐失去主上信任。
  不过孔有德对此也没啥可抱怨的——哪怕爱新觉罗家自己的贝勒爷,打了败仗一样受罚。那一战十贝勒身亡,逃回去的岳托贝勒也同样受到惩处,自己一个汉人降将,非但保住性命,且仍然能统兵,已经要感谢大汗处事公允,未曾迁怒的恩典了。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只能硬着头皮奋勇向前,看看能不能挣扎出一条活路来。
  ......回想起前尘往事,孔有德不由得暗自感慨——自己从一介矿徒穷汉,朝不保夕,当初是为有一口粥喝,想要活命而从军的。奋斗至今,却还是脱不了为了保命而战。
  而为最可笑的是:当初把他逼得家破人亡,让他失去一切,不得不从军求生的乃是满洲鞑子。可事到如今,为了保命,他为之卖命的对象,也一样是后金满洲政权。而且他还必须要竭尽全力,拿出当初在大**阵营中从来没有过的拼命劲头来,才能争取到一线生机。
  “我这是怎么了......”
  孔有德心头泛起一阵又一阵思绪,犹如浪花翻腾。只是很快,“呜呜”的出兵号角声遮蔽了他的一切念头。
  ............
  对面,琼海军的阵地上,同样听到了后金军的号角声,同时也看到敌方的大军阵宛如海潮般翻腾起来,又有一波接一波的“浪花”朝着这边席卷过来。
  不过琼海军方面完全不着急,对方走过来还早着呢,光是进入火炮射程就要等半天,在此期间,他们还可以暂时休整一下。
  “红茶,还是咖啡?”
  看着勤务兵端过来的盘子,小公爷张世泽随手点了杯红茶,并按照短毛的习惯加了点牛奶和方糖,又从排放在旁边的临时餐台上夹了几块小蛋糕,放入到自己的餐盘中。
  ......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如果不是当前气氛实在不对,空气中的硝烟味儿也太过浓厚了些,外加餐具过于简陋。光食物和饮品的味道,还真让他有点如今京城里刚刚流行开的,也同样是有短毛所兴起的,游园或野外的自助冷餐会那种感觉。
  大**的官员都是聚在一处的,他们对食物品质的感受也差不多。张凤翼**书就对那红茶很是满意:
  “这茶着实不错,不像是军中杂叶细碎,倒有点黔中川南,古刹陈茶的韵味。只是加奶加糖什么,实在暴殄天物了。”
  对此曹化淳曹大总管却是最有发言权的——虽然他如今执掌司礼监,但当年也是从管理柴米油盐等细务成长起来的,况且他还有个***在短毛那儿做“菜监”呢,各种消息最是灵通:
  “这应该是琼州茶品中比较好的一档,不算最顶尖也是上品了。在短毛自己的大市场里头都要卖十几两银子一盒的,估摸着是商道断绝,运不去京师,他们就拿来自己用了。”
  说着,曹化淳又指了指盘子里的小蛋糕:
  “那甜点心里嵌的松仁籽儿,又大又香,应该是今年新产的辽北红松籽,想必是与辽镇东江军所贡巨木一起拉到天津的,却也被短毛军扣下来自己用了......”
  说到这里时,曹化淳却又不禁感慨了一句:
  “......宫里皇爷用的还是去年**籽儿呢。”
  众人一时哑然,这句话可不太好接口。过了片刻,才听张世泽笑道:
  “难怪我前日里听得几位琼镇军帅互相说笑,说打完这一场报账,那位解军门没准儿又要去夫人门前跪搓衣板,想来便是为此了。”
  在场明廷官员均是一阵哄笑,由于有锦衣卫和**等人的通风报信,他们对于解席夫妇在短毛团体中的地位很是了解,知道这对夫妇男的掌军,女的控财,居然还没遭忌讳,实在是少见的异数。
  不过短毛自己都不在乎,大**当然也管不着,只是作为闲话流传而已。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