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南山隐

南山隐

第八章 顺流而下

作者: 石闻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不知道要出去多久,为了稳妥起见,刘秀不得不再三认真检查自己准备的东西。
  竹筏坚固结实,三十多条鱼烤熟烤干随时可以食用,竹筒装的凉开水并无渗漏,石斧有一点点破损且顿,需要打磨一下,弓箭的箭矢因为之前实验也不再锋利,需要碳化打磨锋利……
  一点一点,刘秀不厌其烦认真做着准备工作。
  当一切都准备妥当,他想了想,又去截取了三根小竹管,在里面塞满了干草,用力压得紧室,将其点燃,用小一点的竹管塞紧让其阴燃,这样一来他就随身带着火种了,必要的情况下不用费力的去钻木取火。
  做这些的时候,刘秀一丝不苟,不想因为一时的粗心大意在后续的探索工作中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检查彻底没有遗漏后,他把石斧用藤条挂在腰间,背着竹弓,箭矢用竹筒背在背上,鱼干用宽大的树叶包着放上竹筏,火种随身携带,想了想又带上一个陶罐,最后才将竹筏推下水,手持一根二十米长的竹竿踏上竹筏向湖泊的出口方向划去。
  竹筏尽量行驶在靠岸的位置,刘秀不知道湖泊深处有着什么样的危险,一直以来,潜意识中他都感觉到湖泊中心深处带给他强烈的危机感。
  小心驶得万年船,哪怕只是潜意识的感觉他也不准备去冒险。
  竹筏行驶在湖面,在快要靠近出口的时候,刘秀猛然转身看向身后的湖泊中心之处,眉头微皱,他之前似乎感觉到那里有一双冰冷的眸子在暗中注视着他!
  然而转身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这段时间以来,湖泊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情况,可我心底的危机感一直存在,那里,到底有什么?”
  心头自语,不管那里有什么,刘秀都没有想过去搞个明白,好奇心是会害死猫的,既然自己生活在岸上并没有什么危险,那就不要去作死了。
  转身,看向湖泊的出口方向,刘秀正式踏出了探索这个世界的第一步。
  湖泊的出口是一条宽阔的河流,差不多五十米宽,水面平缓,两岸植被茂密,很多植物的枝丫都已经低垂到了水里。
  沿岸很幽静,幽静得像是整个人都行走在一副画卷之中,哪怕有虫鸣鸟叫传来都仿佛隔着无比遥远的距离。
  探索外面是刘秀一直以来就有的想法,之所以选择顺流而下而非徒步穿行森林,刘秀有着自己的考虑,首先一点顺流而下相对安全。
  处于河道中心的水面,这样可以避免很多猛兽的袭击那是毋庸置疑的,唯一要小小的就是脚下,然而脚下的河水相对清澈,能够看到两三米深的地方,如此一来,安全系数就大大增加了。
  再次,人类生存离不开水,顺着河里探索更容易找到同类。
  撑着竹筏行驶在河面,那种孤寂感唯有刘秀自己才能体会到。
  他是一个心智坚定的人,并没有因为这点孤寂感吓退脚步,相比起来,曾经他刚出校门不久的时候,身处钢铁丛林般的城市,夜深人静徒步走过一条一条的街道只为找一个遮风避雨的角落,比起那种遗世孤独的寂静和凄凉,眼下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离开湖泊差不多五个小时后,顺流而下,刘秀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远,肚子饿了,他让竹筏顺着水流前进,自己则是坐在竹筏上进食。
  孤独而寂寞的旅行,甚至比之危机到来还要让人难受,但这依旧没有阻止刘秀前进的步法,探索外面,若是找到同类的话,就能证明这个天地间他并非孤零零的一个人。
  当然,如此平静的旅途也说明了刘秀的选择是对的,顺着河面前进相对安全,这段时间以来,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刘秀却只听声音就知道周围原始森林中有着太多太多可怕的猛兽,没有遇到那些可怕的家伙真的应该庆幸。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不经念叨,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正在啃鱼干喝凉开水的刘秀只觉心头一寒,下意识的看向左侧的岸边,于是,东西也不吃了,立即收好全身心的警惕那里。
  石斧在腰间,随时可以取用,竹弓已经握在手中,一支箭矢虚搭指着那边。
  距离刘秀乘坐的竹筏近三十米的岸边,一匹黑狼正用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的顶着他,面对那匹黑狼,刘秀心底一阵阵发冷。
  他从未见过甚至想象过这么可怕的狼,加上尾巴体长居然接近了三米,简直就跟基因突变了似的!
  这是原始森林中第一头出现在刘秀视线中的猛兽,超乎了他的想象。
  黑狼利爪森然,嘴巴张开露出两寸长的犬牙,它盯着刘秀嘴里有一滴一滴的口水滴落,恨不得将刘秀一口吞下的样子,但是,那黑狼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像是一个可怕的刺客想要给刘秀致命一击。
  看着那匹黑狼的体型,刘秀甚至有一种错觉,它似乎随时都要一跃而起跨过数十米的距离扑过来。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刘秀想到,狼是一种群居动物,出现了一匹黑狼,是不是意味着周围还有更多的狼群?
  若是那样的话自己性命堪忧了!
  就在这紧张的气氛下,并没有第二匹狼出现,再度打量那匹黑狼,刘秀心下恍然。
  那匹黑狼虽然体型硕大,但身躯干瘦,甚至后退还有一道两尺长的狰狞伤口,很明显,那是一匹被狼群遗弃的孤狼。
  然而这样的孤狼却是最可怕的,没有族群庇护,受伤的孤狼很难猎到食物,如此一来,一旦被它盯上,认为是可以猎杀的目标,它很可能不死不休!
  事实也是如此,刘秀的竹筏在顺着河流前进,而那匹黑狼却是一直在岸边跟着他,那么大的体型,脚步落地几乎无声。
  被盯上了!
  刘秀的心沉到了低谷,他严重怀疑,若不是那匹黑狼受伤,它恐怕早就扑过来了,处于河道中间,距离岸边近三十米,这段距离成为了刘秀的生命线。
  控制竹筏行驶在河道中间,刘秀大部分注意力都击中在黑狼身上,却也没有忘记留意其他方向的危险。
  黑狼过不来,一直跟着,刘秀的心也一直悬着无法松懈丝毫。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那匹黑狼一直跟着并未离去,直到天黑都是如此。
  对此,刘秀差点骂娘。
  夜晚不利于前进,好在河水平缓,不得已,刘秀只能将竹竿插入水底的淤泥将竹筏固定在河道中间。
  值得一体的是,这条河很深,刘秀那差不多二十米长的竹竿插入水底居然只有四米左右露出水面……
  刘秀停下,岸边的黑狼也跟着停下,黑漆漆的夜晚,刘秀明显能看到岸边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自己,于是,刘秀不敢睡觉。
  双方如此僵持着一直到天亮……
  身心疲惫的刘秀,早上在竹筏上练习无名养身功驱除疲惫,心中暗道我不上岸,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警惕岸边黑狼的时候,刘秀吃东西,用边上的河水洗脸,然后拔起竹竿继续顺流而下,那匹黑狼也锲而不舍的一直在岸边跟着。
  相当蛋疼。
  刘秀觉得那匹黑狼也太特么有性格了,绕是涵养很好的他都忍不住骂娘,盖因那黑狼一直整整跟了他两天!
  刘秀很想问对方你不饿吗?
  如果问了的话,黑狼若是能说话,一定会回答刘秀正是因为自己饿才跟着你的啊……
  万幸的是,这条河一直都很平缓,两岸也没有明显太过狭窄的地方,哪怕狭窄了个十来米,刘秀也能稍微往另一边靠保持和黑狼的距离,所以两天以来刘秀并未给对方丝毫机会。
  这条河似乎没有尽头,与黑狼耗着的刘秀最后心头不禁升起一丝古怪的念头,似乎如此一来自己的旅途并不太寂寞了……
  又是一天过去,刘秀顺流而下待在竹筏上整整三天。
  三天时间,刘秀不得不面对一个无奈的事实,河道似乎没有尽头,可他带的鱼干却快要吃完了,凉开水在头一天就喝完,他只能喝河水解渴。
  第三天中午,那匹黑狼总算是耗不过刘秀,发出一声不甘的低吼,拖着受伤的后腿一瘸一拐的返回了丛林。
  “呵呵,这就放弃了吗?”看着黑狼的背影刘秀脸上露出笑容自语道。
  此时刘秀心头很开心,就更打了胜仗一样。
  然而开心过后他心里却升起了一丝失落是什么鬼?
  嘿,我还和那黑狼耗出感情来了?
  摇摇头,刘秀心头很明白,自己这是太无聊了啊,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一个人,没有人和自己说话,和黑狼无声相处三天自然有点不舍了。
  黑狼走了,刘秀的旅途却还要继续,鬼知道河道的尽头在什么地方,最主要的一点,刘秀得想办法弄吃的了。
  河里面别的不多,但是鱼多,于是刘秀用石斧花了半个小时截取撑杆三米长的一节,又花了一段时间用石斧一点点打磨锋利,期望用这节竹竿在水里叉到鱼。
  一次次的失败后,半天时间刘秀总算成功了一回,得到了一条尺长的鱼,不敢上岸,没法生火,他只能咬牙生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