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鱼龙符

鱼龙符

229.番外二

作者: 绝歌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订购比不足40%, 需要等24小时才有看到最新章节  星月宗的黑衣人曾亲眼见到同伴死与龙池的剑下, 然而,当他们与龙池交手时, 才发现她比他们想象中更难对付。
  这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身功力深厚得可怕。
  他们联合起来结成阵, 无论是配合还是力量, 那都是成倍递增,向对方形成压制之势, 将其困住, 刀剑兵器便如车轮般从对方身上滚滚辗压。但是, 对上这小丫头,却失了效。他们的阵法严密, 这丫头总能轻松地找到缺口突破出去。她如同织布的梭子般在他们间来回穿梭, 所过之处, 兄弟们不断倒下。
  这小丫头年纪轻轻便已经练出剑气, 且剑术凌厉也就罢了,那剑势更是排山倒海,挥洒起来能舞得密不透风。他们派出重盾挡在前面, 修炼硬气功的身高六尺的大壮是能徒手举牛开山裂石的盾手, 被这丫头一脚连人带盾踹飞出去三丈多远, 他摔在地上时鲜血汩汩地从嘴里往外涌, 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
  她手里那把剑, 秀秀气气的, 不到二指宽,也就三尺长。这一看就是女人使用的剑,应该是走轻快准狠的路子,然而,却让她使出了重剑效果。剑上泛着雾蒙蒙的水漾般的光泽,挥洒间,就仿佛有浪花一浪接一浪地拍打过来。他们手里的兵器与她的剑交撞在一起时,那磅礴的真气顺着她手里的剑灌注过来,直接把人震得倒飞出去。
  ……
  龙池与人打斗的经验不多,但与游尸和水怪搏斗的经验格外丰富。她的剑法,可以说是在水里练出来的。在水底下和游尸水怪打斗,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游尸水怪,还有水。
  在水里,那些游尸水怪的速度比起人在岸上还要快,速度非常迅猛。
  人在水里,受水力所阻,动作笨拙迟缓,剑挥出去,阻力也极大。
  师父告诉她什么时候她能在水里把剑得流畅无阻,回剑防御时能让水渗不进来,什么时候剑术小成。
  她在三年前就已经剑术小成。
  她问师父剑术大成是什么样的。
  师父告诉她,剑术小成是修习剑技,在于用剑的技巧,为小技。
  剑术大成,得修剑境,以剑入道,是以剑道。
  她现在,只能算是剑术高手,而非剑道高手。
  星月宗的人强攻龙池,反倒被她在短暂的交手中连续斩杀十几人,余者纷纷后退,在距离龙池约有两三丈外绕着他飞速旋转奔跑,其中使用长鞭、弓、弩等攻击距离较远的人占据了主场。
  旁边,不远处的晒谷场上,村子里的村民们都被水匪们赶到一起。
  二榔头把村长推出来威胁龙池,却没想到龙池完全没有搭理他,在星月宗高手的围攻下左冲右突,一剑一个,杀星月宗高手就像切萝卜般容易,那悍勇之气看得他心寒胆战。他想起平日里龙池总是笑呵呵的模样,被他喝骂也不回嘴,最多调头走掉或者是老老实实地去江里捞尸,一副好欺负模样,却没想到比他这当水匪的还要杀人不眨眼。龙池连星月宗的高手都敢杀,他如果真杀了村民,龙池说不定真能把他的一家老小给杀了。他想到自己以往得罪龙池的地方太多,不由得更加害怕。
  龙池压根儿没去在意水匪是否有屠杀村民。
  她不在意,水匪拿村民威胁不到她,对村民们才是种保护。
  她若在意,她会受制,村民们也未必能活。她和师父如果出事,即使村民们活下来,尸滩子失去镇守,滩涂村很快就会变得像以前那样,厉鬼横行,民不聊生。
  只有解决了八门寨,解决了这些制造祸端的人,才能一劳永逸。
  她听到身后有破风声响,反手挥剑轻轻一拨,便将偷袭的飞针掀飞,紧跟着便听到类似“砰”地一声沉闷的破响声,大蓬的飞针夹杂着浓浓黄雾猛地朝她喷射过来。
  龙池的神情一沉,手里的剑挥洒得快到极至。剑气卷动空气,掀起气流,生生地将那些飞针和黄雾卷进气流中。她的右脚尖用力地在地上一踏,身如离弦的剑疾驰,剑气裹卷着飞针和黄雾宛若出海的蛟龙带着寒光朝着袭杀她的人扑过去。
  不管是活人,还是阴魂厉鬼,他们的身上都有着独属于他们的气息。活人身上的是生气。她锁定那道生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过去,一剑穿胸,并且把那些飞针和黄雾全部打回给那人。
  飞针瞬间把他扎成了刺猬,黄雾落在它的身上,化成无数的小虫子往他的皮肤下钻,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流出脓水。
  蛊虫!
  龙池赶紧运转体内的真气,发现自己还被真气护得好好的,暗松口气。
  蛊虫是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虫放在一个容器里让它们相互残杀,最后活下来的那只就是蛊。能够用来炼蛊的,不仅是毒虫,还有活人、尸体、厉鬼都可以,因此,蛊有千千万种,害人之法,令人防不胜防。
  村民们突然传来惊恐的尖叫:“小池子救命啊……”
  龙池回剑就朝着再次朝她杀过来的星月宗高手扑杀过去。
  不就是想让她分心,然后被星月宗的高手杀死在这里么?
  她理都没理他们,继续挥剑杀人。
  “啊——”痛苦的惨叫声响起,紧跟着又是一声大喊:“柱子,柱子,柱子……”王大娘慌乱的响声传来:“小池子……”
  龙池想不理的,但是……好气啊!
  她怒气上头,从星月宗的这些身边擦身掠过,提剑就朝村民们所处的位置奔过去,一眼见到一名水匪正提着刀站在柱子身边。柱子的左手被齐肘斩断,鲜血汩汩地往外淌,他握住没了手的左腕,痛得眼泪鼻涕横流!
  龙池朝着村民们疾奔过去,身后星月宗的人紧追不舍。
  有长鞭飞过去,打在龙池的后背上,将她那件破烂的衣服瞬间扯下一大块布,露出后背白皙细嫩的皮肤。衣服破了,皮肤连道红印子都没留下。
  用鞭的高手顿时停下,难以置信地看着龙池:这丫头不是人吧!
  那名给村民们制造恐慌意图扰乱龙池心神的水匪见到龙池杀气腾腾地赶过来,连声大喊:“挡住她,挡住她,快杀了她……”他心虚地往后退,又觉自己作为队长,不该在手下面前这么怂,又提起刀子摆出要和龙池打斗的架势。
  旁边的水匪想拦,可龙池冲过来的气势太过吓人,以至于他们都不由得心生惧意退后几步,然后便见龙池如一阵风似的从身旁掠过,直奔他们的队长。
  他们以为他们的队长会被龙池一剑捅了,却没想到……
  龙池并没有一剑捅了他们的队长,而是对着他们队长舞起了剑。
  她把那剑挥舞得比厨子剁肉馅的刀还要快,比做面的师傅削面飞还要快,他们只看到剑花浮动,无数的肉片从他们的队长身上飞出来,肉片纷纷扬扬的像下起了大片的雪花,并且伴随着纷纷血雨。
  追击龙池的星月宗一干人,也被眼前的情形惊得停下了脚步。
  约摸十几息时间过去,龙池收剑,停了下来。
  在她的身旁,站着一具白森森的只剩下内脏和脑袋还完好的骨架。那人身上的肉被削成大小一致的约有二指正好可以下锅炒的肉片散落在四周。跨下的二两肉,则被龙池挑在剑尖上,一脸晦气地甩在地上。
  旁边距离龙池不到六尺远的一个水匪,脸上被甩满了人体碎肉,腿哆嗦得像发软的面条,汩汩湿意伴随着尿骚味从跨下渗出。
  龙池把那人跨下的二两肉甩到地上,又一剑捅进了那人的额头。
  那人原本还在眨着眼,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也不知道是过于剧痛还是过于恐惧……
  随着龙池那一剑捅落,他轰然倒下,肠子、胃部等内脏从失去皮肉保护的腹腔里摔出来,还冒着热气……
  那人身旁的村民们都被吓傻了。
  他们就像是头一天认识龙池。
  星月宗的人看着那被削成骨架的水匪额头上的窟窿,那表情顿时都变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小丫头把别人千刀万剐削成骨架不说,还一剑把人给捅了个魂飞魄散。
  这丫头在江边收尸超渡冤魂厉鬼,他们还以为是正道中人,却没想到发起狠来手段这么毒辣。
  尸体摆在这,龙池用她的行动警告了这些水匪再干这种事的下场。
  她手里的剑指向星月宗,说:“再来!”
  使用鞭子的女人上前,笑意盈盈地说:“小丫头,我们之间没什么仇怨,不若各退一步……”她说完,就见龙池忽然展颜一笑。
  还别说,虽然这小丫头脸上脏了点,身上臭了点,但五官长得那是真的好,特别是那双眼睛,灵性十足,笑起来的时候……哪怕是脏得这亲娘老子都看不出模样,仍让人觉得打心里有好感。
  可是这种时候笑成这样,那女人直觉不妙,很是警惕,问:“你笑什么?”
  龙池自然不会告诉她是在笑话她说的那句没仇没怨,她正要再次杀过去,忽然感觉到凛冽的杀气悄无声息地落下。龙池下意识地侧身闪躲,却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头刚偏到一半,她手里的剑才抬到一半,一柄锋利的剑顺着自己的脖子划过去。
  冰冷的剑擦过脖子的触感传来,对方的力量极大,以她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样的力量至少能把自己的脖子切开三分之一。
  那人一招得手即刻远离,飘然落在远方。
  是一个年龄约有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他的手里拿着一把秀气的剑,一脸嘲讽地朝她看来,说:“你师父没教你与人搏命时少说话多杀人,以免死于话多……”话没说完,那脸色顿时就像活见鬼似的。
  龙池摸摸自己的脖子,一脸惊奇地看着那人,问:“你放水?”她的脖子没事!
  突然,一名星月宗的人大喊声:“她手上有件护身法宝。”
  龙池这时候才不管什么护身法宝,提剑就朝刚才差点削断她脖子的人杀过去。
  那人不跟她打,扭头就跑。
  龙池大喝:“有本事你站住。”
  那人回她:“有本事你来追!”
  龙池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扑到他的身后,给他来了个一剑穿胸。
  那人跑出去五六步,才觉察到不妙,他停下来,看看自己的胸口,又扭头看向停在五六步外的龙池,叫道:“你……好快的……轻功。”
  龙池步下一滑,从他的身边擦身掠过,一剑削开了他三分之一的脖子。她正要回去继续找星月宗的麻烦,忽然感觉到江面方向传来异样,她扭头望去,赫然看见原本被困在八门寨的七重楼正沿江下来,已经快到尸滩子。
  翻滚的阴雾笼罩在它的上方,遮天蔽月。
  七重楼上的宝顶上,霞光弥漫,两道人形身影出现在七重楼上。远远看去,只能见到霞光映照下那身华丽的衣服,以及飘然若仙的身姿。若非随着它们的接近,灼灼热浪伴随着透骨的阴气一直涌来,她真要以为是谪仙降临。
  两个!
  龙池可以断定,这两个,一个是七重楼主,另一个就是旱魃。
  龙池正在打量七重楼,忽然听到自家师父的喊声:“小池子,带着村民们走。”
  龙青和笑面佛的声音同时传来:“拦住她!”
  星月宗的人再次朝着龙池杀了过去。
  那年约六旬的老者神情格外凝重,朝那两个年轻人打手势。
  龙池看不懂,不知道他们是想跑还是想一起上。
  活葬尸发出震耳欲聋如同兽吼的叫声后,猛地扑向龙池。
  龙池赶紧躲闪,同时大喊:“二狗子,快跑!”她的话音未落,那两个年轻人飞奔几步抢着蹿到出口下方。
  二狗子跳到地上拔腿就跑,他刚跑到洞口下方,头上突然传来沉重的撞击声,出口的盖子被关上了。
  一名年轻人纵身跳起,用肩膀猛地撞向盖子,青铜盖子纹丝不动,他重重地跌回地上。
  老者看了眼追着龙池的活葬尸,又打量眼出口,他咬破指尖,在掌心画下道血符,对着青铜盖凌空一掌推过去。随着他推手的动作,画在他掌心的血符脱手而出,飞到青铜盖上。
  血色的符纹清晰地印在上面,随着红光弥漫,一圈黑色的雾气往后缩去,但退到井盖边缘时,又有大量的鬼雾翻滚着涌进来,瞬间淹没了血符。
  老者的脸色大变,扭头问龙池:“小姑娘,你下来前有没有发现异样?”
  龙池正被活葬尸追得上蹿下跳,顾不上理会他们。
  船舱狭窄,这层舱比甲板舱虽然稍微大一些,但也大不了太多,还没两间屋子大。她想与活葬尸拉开点距离都办不到,只能紧贴着活葬尸打转。活葬尸不仅力大无比,速度还快,指甲锋利得连青铜铸的船舱壁上都能留下深深的划痕。
  船舱里的划痕新旧不一,有些划痕上布满斑驳的青铜锈,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留下的。
  老者见活葬尸被这小丫头拖住,迅速打个手势,悄悄领着两个年轻人悄悄往底舱去。
  王二狗子见状,咬牙切齿地在心中暗骂,脸上作出慌张的模样,喊了句:“小池子你顶住,我去叫你师父!”飞快地绕过活葬尸朝着老者他们跑去。
  一个年轻人突然转身大叫声:“去死吧!”一脚踹在王二狗的胸口,踹得他倒翻个跟斗,撞在棺材上。
  那活葬尸却忽然发出声大吼,扭头就朝那年轻人扑了过去。
  那年轻人只来得及惨叫一声,被活葬尸有力的双爪插进了肩膀,生生地被撕成了两半,内脏伴随着满天血雾浇下。
  老者悲恸地喊出声:“大根子!”
  另一名年轻人大喊:“爷爷,走!”已经抢先一步朝着楼下跑去。
  那活葬尸扬起头,任由那落下的血和尸块淋得它满头满脸。
  王二狗撞在青铜棺上,浑身骨头都在痛。他咬牙忍住,把手里的符悄悄地贴到了自己的身上。这道符是他刚才从大根子身上揭下来的,也正是因为他揭走了大根子的符,活葬尸才扑向了大根子。
  龙池怔愣片刻,才反应过来。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年轻人和他爷爷已经一前一后下到底舱。
  底舱下传来年轻人惊喜的喊声:“爷爷,有宝物!”
  那老者大喊:“别动——”那声音极大,像是用足的全身的力气,喊得声嘶力竭。
  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凄厉的鬼叫,那叫声震得龙池的脑袋里像有无数的钢针在扎,头晕目眩,耳朵里响起嗡鸣声。
  王二狗抱住头,痛得连声惨叫。
  活葬尸像是愤怒至极,吼叫着像头野兽似的追去了底舱。
  底舱下传来打斗声、惨叫声和隐约有人落水的声响。
  王二狗突然来到她的身边,稍作迟疑,把从大根子那抢来的符贴在了龙池的身上,推了把龙池,说:“快走。”
  龙池立刻伸手想把符揭下来还给二狗子,被二狗子一把按住。
  二狗子说:“我还有。”说完,趴到地上,在新鲜的碎尸堆中飞快地翻找,连沾得浑身是血也顾不上。
  龙池赶紧跟着一起翻尸块。
  二狗子的呼吸急促神情慌乱,显得极其惊恐,他不时望向底舱入口和朝天花板上的青铜盖。
  浓郁的鬼雾顺着天花板往下渗,船舱里的阴气越来越重。
  二狗子浑身都在颤抖。
  忽然,他在角落中摸到一张黄色的符纸。
  他看了眼,如同找到救命宝贝,赶紧贴在了胸前,焦急地对龙池说:“找到了,赶紧找出路。”忧心忡忡地看向头顶的出口。
  龙池知道头顶的出路被船主女鬼堵住,如今他们只能从底舱尸怪的通道出去。她说道:“二狗子,底舱有条出路!”
  底舱又传来活葬尸的吼声,跟着便是沉闷的脚步声传到楼梯口,似踩着楼梯往上。
  二狗子指指头上的舱壁角落,像壁虎似的飞快地爬上去。
  龙池见状,将剑收回身后的剑鞘,麻利地爬到另一个角落。她的身子贴着墙角缝,双手和双腿用力地撑在墙壁上稳住身子。
  顺着顶板渗下来的鬼雾弥漫到龙池的跟前。
  那活葬尸也踩着楼梯,一步步地往上走来。
  龙池看看活葬尸,再看看在面前聚成团的鬼雾,欲哭无泪。
  活葬尸上来后,站在楼梯口环顾四周,那双瞪得像铜铃似的绿幽幽的眼睛不断地打量王二狗和龙池藏身的船舱角落,似在琢磨那里到底有没有东西。
  突然,一张鬼脸浮现在船舱壁上,活葬尸像看到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踉跄着退了一步。
  紧跟着有“嘻嘻嘻嘻”的笑声在船舱中回荡。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