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为何开始的命案

为何开始的命案

第九章

作者: 懂事已晚

    晚上九点,张志斌和陶吉还在继续找线索找痕迹。

    而其它的专案组成员也没闲着,都在为两个案子奔波。

    银行账户最近的流水,通信公司调取通话记录。

    两个小区的监控视频都被带回了局里,四名刑警轮流翻看。

    同时,最近和朱爽以及朱从文夫妻两人有过联系的人,局里的同事都一一上门拜访调查。

    上面的领导感觉到压力很大,下面的刑警也感觉负担沉重。

    但是没有人抱怨,这一次的案件确实令人震惊,灭门惨案这种令人发指的行径换谁都很痛恨,所以刑警们也很刻苦,熬夜奋战。

    而在官渡小区内的张志斌和陶吉已经顺着围墙走过了小区的北门和西门。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都在专心致志的观察围墙上是否有翻越的痕迹,在看草地上是否有和围墙上翻越痕迹相对应的脚印。

    又过去了几分钟,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的张志斌忽然注意到了灯光照射下的围墙上的一个细微的缺口,随着缺口往下看,地上果然有两处被践踏过的草坪。

    这一发现让他立刻来了精神,招呼陶吉一声率先跑了过去。

    “发现什么了?”陶吉也是一喜,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了收获。

    “你看这缺口还有这被践踏的草坪,这里应该就是凶手翻越围墙的地方。”张志斌仔细的对比分析了一下,然后得出了这个结论。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缺口附近应该还有脚印。”张志斌肯定的说道。

    “我上去看看!”陶吉没有犹豫,立刻选了一处地方,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小跑上前一跳,双手一抓一拉一牵引瞬间便爬上了围墙。

    “这里确实有个脚印,看上去脚印留下的时间应该不长,你推断的没错,凶手应该就是从这里翻墙进来的。”陶吉说道。

    张志斌点了点头,蹲在地上仔细的观察脚印,看着脚印的深度长度和宽度,心里稍微一计算,便更加肯定了杀死朱爽的凶手和在这里逼死朱从文夫妻两人的凶手是同一个人。

    脚印的深度配上泥土的松软程度,计算出了凶手的身体重量,而脚印的长度宽度计算出了凶手的大概身高。

    两相比较得出来的数据和杀死朱爽的凶手数据相仿,以此确立。

    “拍照,然后回去休息,明天来这附近排查一下店面和道路监控,今天就先这样吧。”张志斌实在是太累了,跟陶吉说了一声便走出小区钻进车里。

    本想着回家休息的,结果一坐在座椅上就不想动了,将座椅一放,就地睡了过去。

    陶吉感到很无奈,这案子这么重要,就这么去休息了?

    在他感觉到无奈的时候,李东也很无奈,他又一次的被人给轰出来了。

    今天他一直在排查附近监控视角的店铺,希望能够得到帮助。

    可是总有那么几乎人家有暴脾气,也怪他运气不好,加上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被人泼了两次冷水还算轻松的。

    不过两盆冷水也把他给泼清醒了,他忽然发觉自己可能方向都错了。

    凶手选择行凶的地点都如此的张扬却又行动迅捷,这证明什么?

    这证明凶手也担心自己行凶的行径被人发现,所以才会快速的杀死朱爽并且疯狂的分尸,他在杀死朱爽的这一初衷上想法没有改变,变化的是因为环境和小区地理位置而不断变化的心理特征。

    一般的凶手杀了人之后都会慌不择路的逃离现场,但是杀死朱爽的凶手显然不是,即便地理位置地理和环境迫使他快速的结束了行凶的过程,但是他并没有惊慌。

    从现场的情况就可以看出来,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表明凶手要么就是心理素质极其过人,要么就是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无论是这两种中的哪一种条件,都证明这凶手的胆量极大。

    而这种有胆量加上心思缜密的凶手永远都是警方在憎恨讨厌的对手。

    给队长陈爱国打了个电话,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爱国。

    陈爱国一听,仔细想了想,感觉李东的想法很对,当即着手调取海州市公安系统内最近几个月内没有告破的凶杀案件。

    调出这些案件的目的是为了看看这些案件中的受害者有没有与朱爽一家人有关联的。

    这一页,陈爱国都在看这些案件,一页一页,一点一点,深怕错过任何的细节。

    市局下发的文件已经不作数,案子发展到这种程度确实有些出乎市局领导的预料,他们虽然是领导,但也是从基层一点一点的走上来的,不会不明白办案人员的艰辛。

    不过最艰辛的当属法医人员。

    为了确保案子没有任何的遗漏,法医对朱从文夫妻的尸体也进行了解剖,从上午将尸体运回分局解剖室的时候,渡海区分局的法医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做准备工作。

    中午别人都在吃饭休息的时候,几名法医同志却开始了解剖工作。

    这种天天都要面对尸体的工作对大部分人言绝对是不可想象的,这是和火葬场尸体化妆人员并列当今世界最恐怖的职业中的两个。

    尸体的解剖工作进展的十分顺利,经过法医自己的判断和仪器的分析,最后得出的结论已经肯定了,就是自杀,而且是绝对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

    越是如此,法医人员越是觉得不好交差。

    毕竟这两个死者的孩子前一天刚刚被人残忍的杀害并分尸,而紧接着这夫妻俩也死了,而且是自杀。

    道理上却是说不通,但是从刑事科学技术以及法医心理学来讲,勉强可以说过去。

    而主导这一切的正是那个到现在都还没有露出尾巴的凶手。

    凶手的尾巴确实没有露出来,张志斌和陶吉找到的做多算是一点足印。

    只是想要凭借足印就扯出凶手的尾巴的话,还是有些不可能。

    陶吉带着足印照片回去比对了,想要找出这种足印的鞋子,他想要找到这种鞋印的鞋子的出处。

    只是结果……

    ( www..)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