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司夜轮回

司夜轮回

第三十一章 怀疑

作者: 杀糖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怀疑
  “多年前,玄星门北斗七子名动天下,‘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七柄剑,只有门下七宫的宫主才能持有。”
  “而那正殿之上,位居高处的无上之剑的荣耀,却是只属于掌教看管的七星剑。”
  “七星剑本不出世,却在十几年前的天劫之下,被玄星门主宵悬真人祭出,挽救了苍生。”
  “谁知这七星剑却被七星之一的瑶光宫破军使周寒之子——‘赤炎剑’周灼窃去,连同不出世的宝物‘朱雀铜镜’也一并盗走。”
  “我们本是受门主所托来此地寻找前几日山中出世的宝物,但昨日突发变故,遇见了周小兄弟你。”
  “你我投缘,现在又身处同一条船上,我便对你尽数倾诉,但哥哥我总有一个猜想,不知当闻不当闻。”
  “这热河,姓周的人家怕是不多吧,我听说,那异族人的村落里,近年来有了个汉人做了村长,这人,可就是那瑶光宫破军使,周寒呢?”
  “而你,不会是他的,后代吧。”
  ……
  大小姐敲了敲饭碗,大喝道:
  “我问你话呢,你叫什么名字!”
  自从刚才被徐达说穿了自己的身份,周凌就一直心不在焉的。
  倒不是自己刻意要隐藏什么,而是第一次遇见一个外人,能对自己的家中事情了如指掌。
  甚至有些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物,为何知道如此之多!
  一旁也端坐着的徐达,笑着提醒道:
  “老弟,大小姐问你话呢!”
  “啊?”周凌从思绪中惊醒,一脸茫然地看着大小姐。
  大小姐有些不悦地说:“我问你呢!你该不会没有名字吧!”
  “哦哦,我叫周凌!”
  “周凌……这什么破名字,一听就是为人奴仆的样子,一点也不如我的名字好听!”
  “那是,那是!”徐达在一旁搓着手附和道。
  周凌倒不在意,满脑子还是刚才徐达的那些话。
  看到周凌一幅木讷模样,大小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看你这愚钝的样子,一点都不机灵,倒是我这只小靛惹人可爱,比你们这些狗奴才要好得多!”
  一旁的小狐狸点头也不是,躲也不是,有些羞愧难当地低下了头。
  “大小姐,您可吃好了!”
  “嗯……”大小姐擦了擦嘴,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你可知我们还有几日路程?”
  “回大小姐,现在出发行路的话,不到日落,便可以抵达当日奇观现世的地点了。”
  “是先前老爷猜测的热河村吗?”
  “正是老爷和小姐所猜测的地方,就在前山山腰处。”
  周凌一听,心里更加沮丧,原来自己在山中走了几日的脚程,一直在家附近打转。
  出事的那几天,他在狐女那里休息,虽有机会返家去看看,但狐女总是告诫他,这劫难还未远去,回去多半凶险,自己也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次,跟随着大小姐也好,总算也能回到家中看看,万一有什么转机可以发现呢!
  至于自己的身份,他倒没有多想,当几天奴隶又不会怎么样,等着会有机会逃走的。
  想着,他便加紧收齐了行李。
  多日连绵阴雨终于放晴,冬天暖暖的斜阳总算还能给这一行三人疲惫的身体打点精神。
  山间小路,徐达走在最前面,拿着罗盘,不停地修正着前进方向。
  而原来的那口行军锅,却背到了周凌的身上。
  看似不大的铁锅,周凌却背的十分吃力,引得最后面的大小姐不停嬉笑:
  “凌奴,我看你不如叫周钝,你一点也不灵巧,却十分蠢钝呢!”
  周凌心里叫苦,不一会汗水就融进了眼睛,十分难受。
  可是前后两人却根本不给他停歇的机会。
  只有小狐狸不断跑到他的脚下,抬头看看被铁锅映得乌黑的周凌的脸,给他一点眼神上的鼓励。
  然后——
  就跑到后面跳进了大小姐的怀里。
  就这样不知走了多久,当两旁树林不断变稀疏,视野也随之开阔。
  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溪流的面前。
  到底是少女心性,大小姐看到这欢腾的流水,便开心的走到小溪边,脱下了登山的靴子,一双沾满泥土少女的玉足,在水中不断地拍打。
  小狐狸也是很开心,似是头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徐达从行囊里拿出了水壶和手帕,默默地走到了大小姐戏水的上游处,往壶里灌水。
  本来在下游处的周凌恍然大悟,连忙跟上,用手捧了几捧水大口的喝起来。
  “周老弟,之前我说的没错吧!”
  “嗯……真好喝。”周凌打算含糊过去,不想正面回答他。
  “你放心,我之前救过你的命,还不足以说明我并不是一个坏人了吗?”徐达也弄起一点水花,打湿在脸上。
  从容淡定的脸色上,一点情感的波澜也不见得显露:
  “我只是好奇,为何这天下人都觊觎的宝物,竟然在这深山之中,被一个单纯内秀的小男孩所持有,而他竟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那你,也对这东西感兴趣吗?”周凌压低声音,警惕的问道。
  “我也是凡人,我当然感兴趣。”徐达倒是坦率,直接就回答道。
  周凌没想到他说的那么直白,心里一紧,手一伸,抓住了七星剑的剑柄。
  远处的大小姐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动态,而是与小狐狸开心的戏水。倒是徐达面不改色,仍旧平静地说道:
  “莫慌张,你就算拔剑,或许能伤的了狂妄自大的老武,可是能伤的了我吗?”
  “那你为何对我说这些?”周凌稍稍稳了稳心神,还是接着说道。
  “你说,我们相遇这两天,大小姐不用说,我可曾害过你?”
  “并未有……”周凌缓缓把剑收起,紧绷的神经也渐渐舒缓,叹了口气,道:“达哥,我也并不是要怀疑你,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到一些莫名的惶恐,是我的不好。”
  “那就好,老弟并不是大小姐所说的那种愚钝的人,而是很聪慧的,对吧。如果老弟不嫌弃,以后也可以对你达哥多倾诉倾诉,都是为了大小姐做事的,我最懂了你。”
  周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那达哥你是怎么知道关于我们周家的过往这一切的呢?”
  徐达刚要说话,却见大小姐在不远处呼喊他们过去。大小姐的言语中,又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周凌无奈,只得匆匆起身,人在屋檐下,还是要看他人脸色。
  但是他却没有看见,在他起身的一瞬间。
  身旁的徐达眼中,
  一丝匆匆闪过的凶狠。
  就如伺机欲动地雪狼一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