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小说 > 都市系统之王

都市系统之王

109章八门拳与诱敌(下)

作者: 望月声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击不中,李文涛身形立马暴退,赶紧离开门后的位置。
  果然,他的小心是对的。
  只见余庆毫无征兆的转过身,向门后的位置奔去,还好两人的身法相差不多,在李文涛预先逃离下,余庆扑了个空。
  好险!
  逃走的李文涛迅速稳住身形,再一次躲进了黑暗中,等待着下一次偷袭的机会。
  这余庆果然不好对付。
  第一回合,李文涛输的彻彻底底,毫无争议,不过在吸取了刚才的教训后,下一次就不会再贸然出手了。
  扑空的余庆却很从容,道:“暗器吗?真有意思,没想到二十一世纪居然还会有人学这种复古的东西”
  余庆突然话锋一转,道:“说说,你把我师弟怎么样了?如果死了也就罢了,要是没死的话,就把人交给我吧”
  略带命令的口吻,让暗中的李文涛止不住皱眉,心底也得出一个结论。
  这家伙有点自大!
  不过,当李文涛听见“师弟”这两个字眼时,倒是脑中灵光一闪,瞬间酝酿出一个全新的偷袭方案。
  而余庆还在那里说着:“我承认你稍微有点实力,毕竟我师弟也不是泛泛之辈,只可惜,你不是我对手”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却发现四周依然是悄无声息。
  随即又说道:“对付一个洪仁武,想必花了你不少力气吧!现在再加上我,你毫无胜算,不如将我师弟放了,我不杀你,你自行离去,如何?”
  他又是等了良久,却依然没有动静。
  余庆不由轻蔑笑道:“光躲着可是赢不了我的”
  突然,黑暗中传来一句低沉的声音:“我在这里”
  余庆眼前一亮,低声问了一声:“师弟?”
  “嗯”
  那回应中尽显疲惫和虚弱。
  余庆不由眉头一皱,问道:“你受伤了?”,说着便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
  隐隐约约看到前面好像有一道身影,余庆又是加快脚步,嘴上问道:“师弟,你”
  刚刚走近,还没有等他问完,又是一阵儿破空声袭来,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搞懵了。
  怎么回事?
  余庆来不及多想,以两人现在的距离,躲是绝对躲不过去的,虽然看不见来物,但从声音上不难听出,就是刚才的暗器。
  余庆摆了一个架势,凝神去听,双手急速向前挡在自己的面门上,当破空声愈发接近时,反手一握。
  一只飞镖便被余庆握在手心。
  没错,就是被握在手心!
  难以想象,李文涛这致命一击居然被他这样轻松就破去了,不过那颤抖的手掌,显示着余庆也不好过。
  好大的力气!
  差一点就脱手了!
  余庆亲身感受到飞镖所带来的劲力,暗暗惊讶之余,本想好好观察一下暗器的模样,奈何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将其随手一扔。
  摊开掌心,感觉到些许的不适,还有一丝疼痛,显然还受到了一点皮外伤。
  除了渗出几滴血外,这也能叫做伤?
  余庆不屑道:“藏头露尾只知道偷袭的家伙,怎么样,这已经是第二次失手了,还不死心吗?”
  黑暗的仓库内,却是毫无声音。
  余庆摇摇头,道:“看来你还是没死心”
  一击不中,立刻远遁,李文涛的身影再次隐没于黑暗中,也不知道躲进了哪个犄角旮旯。
  甩了甩微麻的手掌,余庆有些沉重道:“看来我师弟是凶多吉少了”
  经过刚才那一下,再回想起之前的电话,余庆心底已经渐渐明了。
  “居然能模仿我师弟的声音,口技吗?听说这种东西必须要下苦工才能学会,看来你准备的时间不短呢!一年?还是两年?还有这古怪的暗器,我倒是想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余庆声音中略带怒气,显然李文涛刚才的做法已经怒恼了他,或者说让余庆产生了一种错觉。
  这家伙早就蓄谋已久!
  “精心谋划的两次偷袭,也只不过是让我掉了几滴血,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到心灰意冷,呵呵呵”
  余庆一边用言语刺激着,一边仔细寻找着,只要有一丝异动,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攻击。
  只可惜李文涛充分发挥了沉默是金的本色,就是不出一点声音,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唯一不同的是,李文涛脸上露出了几分诡异的笑容,因为他从余庆口中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一个足以改变眼下战局的好消息。
  原本有些艰难的僵局,也让李文涛心里有了定计。
  是时候加快一下节奏了,必须要让余庆动起来!
  李文涛突然一改常态,连作战方式都变了。
  “我在这”
  竟然主动暴露出自己的身影。
  余庆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有理会,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无用。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接近对手,给予致命打击。所以不管李文涛有什么诡计,现在正和他意。
  余庆飞快向李文涛处掠去。
  而李文涛呢?则是疯狂的使用十连弩,甚至连精确瞄准都不用了,冲着余庆冲来,便是一顿箭雨,丝毫不顾忌飞镖和体力的消耗。
  反正他已经喝下了体力药剂,两小时内体力用之不尽,至于飞镖,没了就没了,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
  在李文涛不计消耗的庞大箭雨下,的确给余庆带来了莫大的阻力,毕竟十连弩的威力不小,余庆总不能顶着血肉之躯往前冲,那还不得被扎成蜂窝煤?
  余庆停下了身影,双手连连挥动,每次都会将射来的十连弩握住或拍飞,而脚步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反而一步一步,坚定而又缓慢的逼近李文涛。
  总体来说,李文涛的箭雨并没有建树,反而让余庆离他越来越近。
  说是箭雨,只不过是夸张而已,毕竟十连弩一次只能射十发,这是技能效果,也是限制。
  要不然,真的换成是箭雨,不需要太多,一千只十连弩同时发出,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就算你在能挡又有何用,左右不过两只手,到时直接被射成了筛子。
  而面对步步紧逼的余庆,李文涛转身便逃,一场追逐战就在李文涛有意无意下开始了,到最后,李文涛竟放弃了黑暗的仓库优势,转身逃向后院。
  尽管现在是黑夜,但在月光下,院子里还是可以看见东西,因此,摸黑战的优势荡然无存。
  不过这可不是余庆应该关心的,现在的他可谓是十分郁闷。
  什么也看不见就算了,光凭声音还是能辨别李文涛的位置,但追逐的过程中,总是莫名其妙的被异物绊倒,或是干脆就撞上,这才是最让人郁闷的事情。
  再听李文涛,那踏踏作响的脚步声,跑的那叫一个欢乐!不时还出点声音,生怕自己找不到。
  经过几番追逐,余庆对李文涛的速度有了一个了解。
  比自己快!
  每次快要追上的时候,就差那么一点点的时候,李文涛的速度便会突然提高,当拉开一段距离后,又会莫名的减速。
  这么明显的痕迹,余庆怎么可能没有察觉,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吃灰,希望对方体力耗尽,被自己抓住。
  要知道自己可是已经练出气感的武者,体力持久,而对方就只会耍阴谋诡计、背后偷袭,撑死也就是会点暗器手法,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于是秉承着这种信念,余庆锲而不舍的追在李文涛后面,当一路追到院子里时,余庆不由大喜。
  “这是你自己找死,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生怕李文涛翻出院子逃跑,余庆连忙追了上去。
  这场追逐战是时候结束了!
  这时,李文涛终于停了下来,而看在余庆眼里就成了体力不支,已经跑不动了。
  想到这里,余庆放慢了脚步,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毕竟跑了这么一会儿,饶是以他的体力也有点吃不消。
  要知道这可是极速跑了六七分钟,中途又要打击暗器,又要防备偷袭,这期间的辛苦,谁能受得了?
  跑了这么长时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对手的真容,余庆不由凝神看去,他倒要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猥琐的人,能和自己纠缠这么长时间。
  这一看,顿时目瞪口呆,眼珠子瞪得足有灯泡那么大!差一点就爆出粗口。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鬼造型!
  只见李文涛手上带着黑色手套,这也就算了,身上披个大袍子是玩哪样?这袍子还有兜帽,整个人缩在袍子里,是不想让人看见面容吗?
  如果是这样,带上面具不就解决了,这大夏天的,披个大袍子,不热吗?
  尤其是脚上那一双又厚又长的大靴子?穿这种东西,真的能跑得动吗?
  看到余庆仿佛见了鬼似的表情,李文涛不由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暗道:“看来是被自己的全副武装吓到了,这些道具好是好,就是样子太奇怪了”
  没错,李文涛身上这些全部都是道具。
  黑蛇蟒袍:增加百分之五的移动速度,拥有较轻的防御能力。
  恶徒手套:恶徒行凶时的手套,可以完全不留下指纹。
  跑鞋:增加移动速度百分之五。
  为了可以更好的对付余庆,他连这些奇奇怪怪的道具都用上了,足足增加了百分之十的移动速度。
  不仅弥补了两人之间的差距,还硬是让李文涛的速度高出那么一截,这也是为什么余庆一直追不上的原因。
  至于那看似没有什么用的恶徒手套也是为了以防万一,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误伤了自己。
  样子奇怪一点也没有什么,只要能赢就行!
  这就是李文涛的想法。
  不过余庆可不这么看,不屑道:“只会装神弄鬼!”说完便冲了过去。
  在余庆眼里,李文涛已经没有了体力,现在还不是任他揉捏。
  李文涛岂容他靠近,又开始玩上了箭雨的把戏。
  面对十连弩形成的防护,余庆显得很不屑,道:“我倒忘记了,你还有暗器,不过,光凭这种东西,破不了我的八门封手拳”
  余庆四平八稳的站立在原地,双手连连挥动,将自己面前防的是水泄不通,十连弩根本射不进去。
  同样的事情,李文涛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十连弩对余庆不起作用,他要做的不过是拖延时间,顺便再玩一点新花样。
  看着余庆从容不迫的对付着自己的十连弩,颇有一股高手风范,李文涛突然大喝一声。
  “余庆”
  看似平常的一吼,却让余庆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面露惊骇之色,心底更是泛起了滔天巨浪。
  杀气!
  居然是杀气!
  而且已经到了可以影响人心志的地步。
  怎么会?就凭他?
  就是这么一个抖索,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守也因此出现了漏洞,余庆慌乱之下,一只飞镖穿过双手的包围圈直向面门射来。
  这一记如果命中,余庆必死无疑。
  恐吓技能加上十连弩技能竟有如此威力,就连李文涛本人都没有想到,一时间,不由得为之侧目。
  如果这一下能成功的话,最好!
  “喝”
  生死关头,余庆大喝一声,身体拼命向一边躲去,不求能够完全躲过,最起码不能射中要害。
  于是,在余庆弃车保帅之下,这一只飞镖仅仅只是射中了肩头,而且还是擦伤,并没有造成太大伤害。
  对此,李文涛也只能暗叹可惜。
  不过,看着余庆肩头的伤势,月光下,李文涛明显露出阴笑笑容,心底暗道:“八门封手拳,这回能破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