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锦绣天成

锦绣天成

第八十章 一赌去留

作者: 璟棠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傅嫤汐和紫琴跟着傅敬之进入赌坊的时候,玉蘅轩里的芷画和墨书也终于等来了救兵——莫泠云。
  江映茹和傅婉蓉坐在桌边,絮絮叨叨地,不停歇地表达着对傅嫤汐的关照,可躲在被子里的人硬是一声都不吭。
  江映茹和傅婉蓉说着说着心里就开始嘀咕起来,还没来得及怀疑,就听院子里的丫环说道:“侯夫人安。”
  江映茹和傅婉蓉一听便站起身来,朝向门口进来的莫泠云笑说道:
  “大嫂来啦。”
  “大伯母安。”
  “二弟妹和婉蓉今日怎么到嫤儿这来了?”莫泠云一边走进来一边说道。身后跟着面色凝重的玉棋。
  “瞧大嫂说的这叫什么话,嫤儿病了,我这个做婶娘的来看看也是应该的。”江映茹笑道。
  莫泠云看着江映茹故意装出的笑脸,再想到之前与她的种种,心里不由得觉得虚伪烦躁,索性道:“嫤儿的病就快好了,如今应该让她好好睡一觉。二弟妹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就先请回吧,你的心意我领了,别让婉蓉也过了病气就不好了。”
  江映茹本来就是来做做样子,没带几分真心,见莫泠云如此说,也不愿厚着脸皮再待下去,客套了几句就毫无留恋的离开了。
  好不容易送走了这母女二人,玉蘅轩里众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墨书一骨碌从被窝里跳出来,给莫泠云请了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事到如今还想瞒我吗!”莫泠云面色一凛,看样子是真的生了气。
  玉棋只好将最近发生的几件事简单地说给莫泠云听,最后并说起要找傅青衍和傅子宸的事情。
  莫泠云纵使对傅嫤汐的任意妄为火冒三丈,但她知道现在发脾气没有一点用处,只能先吩咐道:“侯爷和宸儿都不在府里,嫤儿的事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们找几个信得过的丫环,想办法出府去寻找,我在府里等侯爷。”
  玉棋等人忙应声道:“是!”
  几人正要各自出去,便听红袖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一边喊道:“夫人!夫人!侯爷和世子回来了!已经朝这边过来了。”从玉棋到青芜院去高职此事,莫泠云就让红袖守在后院门等着傅青衍和傅子宸,以便第一时间见到他们。
  莫泠云闻言立刻站起身,向院外迎去。
  “此事万万不可打草惊蛇,为今之计一定要保护好......”傅青衍和傅子宸一路交谈而来,似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二人见莫泠云面色焦急的走出来,便停止了交谈。
  “母亲。”傅子宸给莫泠云见礼。
  莫泠云并没有注意这些,着急地说道:“嫤儿去追傅敬之了,临走的时候要找你们,现在已经半个时辰了,不知道究竟怎么样了......”说着说着,莫泠云因为担心,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傅青衍和傅子宸一听也不敢迟疑,吩咐红袖等人照顾好莫泠云,两人又急匆匆地出去了。
  再说傅嫤汐跟随金有方进了后院之后,便来到了一处厢房之中。应着傅嫤汐一身男装打扮,即使跟金有方共处一室,也不敢表露出丝毫地不正常。
  紫琴出去后,傅嫤汐就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因此一直在思索着脱身的法子。她推测金有方乃是受人所托,对自己客气有礼应该是存着生意人两边都不得罪的心思,故而心中就有了些思量。
  “敢问金掌柜,究竟怎样才肯放在下出去?还请明言,好让我也能有所准备。”傅嫤汐问道。
  “我的方法,公子应该心知肚明才是。”金有方避而不答,话中有话。意思是傅嫤汐总该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才是。
  傅嫤汐明白金有方的意思,便又道:“既然如此,烦请金掌柜通传一声,说我既然进了金贵坊,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离开。不如请金掌柜屈尊与我赌上三局,若是赢了,便放我安然无恙地离开,若是输了,任凭处置。”
  金有方思索片刻,点头答应。
  二楼客厢。
  “大人,您看?”一个伙计毕恭毕敬地侯在门边问道。屋里的屏风掩映出坐榻上一个悠闲的身影。
  “不愧是将门虎女,倒有几分胆色。”那人玩味地说道。
  “大人,她已经怀疑了我的身份,您看?”一旁的一个人迟疑着问道,正是傅敬之。
  “一切按计划进行便是。”那人沉吟了一下说道。
  “是。”伙计领命下去。傅敬之的嘴角勾起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
  “开始吧。”
  厢房中,金有方右手抓起一把围棋黑子。“简单一点,一人一把,猜猜大小。”这不是赌场惯有的玩法,但这样浅显易懂的方式正适合傅嫤汐这样什么都不懂的人。
  傅嫤汐闻言也抓起一把白子,捏在手心里,感觉手中汗津津的。
  “公子是客,这一把我先开。”金有方将手张开,棋子呼呼啦啦落在桌上。“不多不少,十枚。”
  傅嫤汐心一横,手一松,白子瞬间散落桌案。“八枚。”傅嫤汐脸色一白。
  金有方微微一笑:“再来。”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厢房正对桌案的屋顶上,一处瓦片被轻轻的揭开,一只眼睛透过空隙向屋内看来。
  “十二枚。”金有方成竹在胸。
  “十...十三枚?”傅嫤汐没想到竟然比金有方多出一子,言语里满是惊喜。
  “十七枚。”金有方又抓一把,扔在桌上。目光灼灼地盯着傅嫤汐。
  傅嫤汐感觉手里攥着的棋子在发烫,她却有些犹豫要不要松开。从金有方答应与她赌三局,她就知道背后操纵的人不是要她的命。赌局的输或赢,只不过是待在这里的时间长或短的区别。
  可人就是如此,一旦牵扯上胜败输赢,都固执地想争一口气。
  傅嫤汐右手紧紧地握了握,摸索着手里能有几枚棋子。过了片刻,脸上露出不知是轻松或是颓败的表情,手倏地一松。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