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锦绣天成

锦绣天成

第七十章 谁的手笔

作者: 璟棠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映茹一听,立马跪下急道:“这还得了!大哥,您可要想想法子啊,这事儿是傅家一大家子的事,您可不能看着二爷代人受过啊!”说着便挤出来几滴眼泪,希望傅青衍能忘记两房之间过去的是非,感念兄弟之情。
  江映茹的话正说中了傅青麟的心思。只因为傅青衍乃武将出身,没有战事自然也就没有军职,浑身上下就一个定北侯的爵位。皇帝不会撸了他的爵位,自然就要从傅青麟的文职上下手。他一个户部侍郎,再降下去还不如学了三弟傅青石当个商人来得痛快。
  “二弟妹快起来吧。”莫泠云弯腰把江映茹扶了起来,柔声道:“此事侯爷会妥善处理的。这些都是官场上的事,不如你我妯娌二人去备些早膳,今日事出突然,大家都还没用早膳,母亲的身子要紧。”
  自从上次出了那事,这么久以来,莫泠云面对傅青麟是能躲就躲,不愿意再给自己招惹上一身腥,到最后反倒影响了夫君和两个儿女。
  因此傅青麟一进来,莫泠云就思索着避开。为了不令人起疑,便拉着江映茹想了这么个由头。
  莫泠云这一开口,众人才觉得肚子里果然有些空了。再一瞧天色,竟已是巳时有余了。
  “是该用膳了。”老夫人道。“想必几个孩子也饿着呢,不如叫来清风苑一起用吧。”
  “是。”莫泠云和江映茹应声便退了出去。
  这些天来傅嫤汐很少起早,即使醒了也要躺在床上望着屋顶发呆,引得莫泠云每日都要遣红袖或是绿意来叫,如此她才肯起来。
  紫琴几人不知道傅嫤汐是怎么了,也不像是心情不好,只好能劝就劝着。
  偏偏年三十这天,傅嫤汐知道府里要预备过年的事宜,不能起迟。所以早早便起身梳妆更衣。
  本想起了个大早去找莫泠云撒娇邀赏,谁知到了青芜院才听说母亲清早就被叫去了老夫人那儿,连个丫环也没带。
  傅嫤汐下意识就以为是老夫人要对母亲不利,不过转念一想,这世上应该不会有人会在大年三十一早上给自己找不痛快吧。何况还有父亲在府里守着。
  傅嫤汐又问起傅青衍和傅子宸,红袖却说天没亮的时候就有前院小厮来禀,说宫里来了位公公,连门都没进,就等着请傅青衍和傅青麟进宫了。所以傅青衍匆匆忙忙穿上衣服就离开了。
  这下傅嫤汐有些慌神了。难道是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条件反射地她就以为是宫变提前,废太子谋反,要牵连父亲了。然而冷静下来她就知道这种想法很荒谬。
  不过到底出什么事了呢?傅嫤汐绞尽脑汁也并没有在记忆中搜寻到她十五岁这一年的年三十有什么事情发生。
  傅嫤汐正坐在青芜院的堂中等待着,便见傅子宸也来了。
  “哥哥早!”傅嫤汐笑着说道。
  “今日怎么不用去唤你就来了?”傅子宸故意调侃道。
  “哥哥每天早上都要起早读书习武,这么好的榜样,妹妹怎么好偷懒呢。”傅嫤汐却是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着傅子宸。
  傅子宸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忙岔了话题。“爹和娘呢?还没起身?”
  “哥哥也不知吗?”傅嫤汐说道。“爹爹天不亮就和二叔进宫了。母亲如今在祖母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这是怎么回事?”傅子宸凝眉思索,却想不出个头绪。
  兄妹俩正困惑,却见清风苑里老夫人身边的二等丫环雪芝进了院子。
  “见过世子,大小姐。”雪芝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起来说话吧。”傅嫤汐道。“是不是祖母有什么事?”
  “回大小姐,老夫人请世子和大小姐到清风苑用早膳,侯爷和夫人都在。”雪芝回道。
  “哦?好,知道了,我们立刻前去。”傅嫤汐说道。
  “奴婢告退。”雪芝复又毕恭毕敬地退下。
  看着雪芝的背影,傅嫤汐莫名生出一丝熟悉之感,似乎曾在哪里见过和雪芝长得相像,却又不是雪芝的人。
  “既然这样,我们也去吧。”傅子宸站起身来朝门外走去。却见傅嫤汐还兀自坐着发愣,便问道:“嫤儿?怎么了?”
  傅嫤汐恍然回过神来,掩饰道:“没什么,走吧。”没边没影的事,还是不要徒增烦恼了。
  到了清风苑,才看到一家子人竟是都坐齐了,就连傅子安,傅兰芯和三房一家子也都到了。这还是傅嫤汐重生后整个侯府第一次如此完整地坐在一处。
  从老夫人,傅青衍到傅青石,每个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
  甫一坐下,老夫人便开口说道:“今日之所以叫你们都来,是因为咱们侯府遇到了些麻烦。”说着便将一个早晨发生的说有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既然是侯府的事,自当每一个人都要尽力。如今侯府就在风口浪尖上,所有人行事都要小心谨慎,不要去招惹麻烦。”老夫人环顾着在座的人,严肃地训斥道。
  “是。”众人都觉得有些紧张,纷纷点头称是。
  傅嫤汐听到这样的消息惊讶非常。前世根本没有惠州府雪灾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所以她更是毫无头绪,不知所措。
  此等天灾,无法预测更无法改变,乍一看来似乎是他们定北侯府时运不济,正巧撞上这么一件事。可这弹劾的奏折是颍泉府的官员上呈皇帝的,这就有些微妙了。
  偏偏京城和惠州府相隔千里之外,消息不通,若是等皇上查实以后再做处置,这之间耗费的时间足以让惠州府遭灾的百姓更加水深火热,也足以让定北侯府的政敌充分做足文章,置侯府于不利。这样一来,无论结果如何,定北侯府一定会领个大不是。
  究竟怎样,才能替侯府摆脱困局?这背后,会不会隐藏着不可知的势力暗中的操控?
  一顿早膳下来,傅嫤汐的脑中来回思索的就是这两个问题,食不知味。饭桌上,其他人的心中也是百转千回,各有所思。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