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锦绣天成

锦绣天成

第六章 复仇与否

作者: 璟棠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傅婉蓉的胳膊只是有些擦伤,如今被傅嫤汐这么翻来覆去,牵动了肌肉,倒真是有些疼了。
  她忙抽回自己的手,慌乱道:“蓉儿并无大碍,没有伤到筋骨,倩儿还能弹琴。”
  傅嫤汐心中暗笑,终究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江映茹心下不由奇怪,傅嫤汐什么时候如此说过话,蓉儿最看重自己的琴技,她这几句话便惹得倩儿慌了神。
  再去看傅嫤汐,依旧是一副关切和感激的模样。
  江映茹安下了心。
  她只是个孩子,怎么会有心机,话中有话呢,想必是自己多虑了。
  “蓉儿没事便好,嫤儿以后不许如此胡闹了。这次大病一场,小脸都瘦了。咳咳...”莫泠云倒没去注意三个人之间的弯弯绕绕,只是心疼的摸了摸傅嫤汐的脸颊。
  “大嫂是怎么了?莫不是也受了寒,那可糟了,这嫤儿还没好,你若是也...”江映茹一听莫泠云轻咳,便立马开口问道。
  傅嫤汐自然也注意到母亲的不适,只是这江映茹。
  母亲还什么事都没有,便说的如此难听。心中不由烦躁。
  开口打断道:“娘亲,嫤儿累了,想睡一觉。”
  莫泠云一听,以为她又不舒服,便急忙道:“那快躺下,把被子盖好,别凉着了。”
  江映茹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笑道:“那二婶便走了,嫤儿可要好好休息,等嫤儿醒了再送些补品来。”说罢拉着傅婉蓉便走了。
  三夫人安昕一直在一旁沉默的站着,好似不存在一样。
  到了此时才开口道:“那我也不打扰大嫂和大小姐了。”随即也恭敬的退开了。
  一旁的紫琴和玉棋走上前来服侍傅嫤汐躺下。
  “娘亲,嫤儿刚才听你咳了几声,您快回去休息吧,莫要为了嫤儿熬坏了身子。”傅嫤汐拉着莫泠云的手关心的说道。
  她不愿再让母亲为了照顾她而再伤身体。
  “好,娘亲等你睡着了便走,快睡吧。”莫泠云给她掖掖被子,并不离开。
  傅嫤汐知道拗不过她,便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可脑中的思索却不曾停止。
  恨吗?怨吗?如果说没有,连她自己都不肯相信。可是现在想起过往,她的心中竟已不似刚醒来时那样的怨愤不平,心绪难宁。
  刚刚二婶江映茹走进来时,自己的心中可以说是如巨浪翻涌,那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前世的那个夜晚。
  她甚至有一种无言的冲动,想要撕碎面前这些面善心狠之人的假面,好似这般就能改变前世的凄惶与惨淡。可她终究还是平静了下来。
  若说他们心狠手辣,无情无义,自是不假,可自己不谙世事,轻信于人,更是致命弱点。若说错,错的不只是他们,更是自己。
  她傅嫤汐不算学富五车,一、两车也是有了的。读了万卷诗书,自然明白这世间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道理。他们固然是一群衣冠禽兽,但她毫不设防,任人宰割的活法也未免太可笑了。
  今日重新审视江映茹和傅婉蓉,虽然略有心机,但城府并不深沉。她们这母女二人自以为精明,却很难掩饰住内心的情绪。江映茹对母亲的嫉妒几乎是写在了脸上,傅婉蓉年龄尚小,修炼不到家,只要自己多加留心留意,对她们的心思不难揣测。
  回想前世二房所做的一切,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得到侯爷的位置。二叔傅青麟本就不甘居于人下,更何况自己的父亲傅青衍又与他不是亲生兄弟,做起事来更加不会有所顾忌。
  看时间,明年的春天左右,安老夫人多年来苦苦压抑的对大房的嫉恨和不满很快就会爆发,这也是前世哥哥不顾劝阻执意远走边关的原因。而这恰恰是二房加紧部署的信号。
  前世父母因为哥哥的事情思虑颇深,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也让二房毫无阻碍的步步渗透。不然,以她父亲傅青衍,大魏定北侯,沙场宿将,朝廷重臣,怎么会着了二叔区区一个户部侍郎的道。
  两年,还有两年,父亲就会因谋反罪被处死,如今二叔一定已经开始部署,她一定要想办法救下爹爹,救下身边的亲人。
  重生而来,她拥有着与旁人所没有的优势,就是知道许多未来发生的事情。她一定要尽自己的最大努力,阻止事件的发生,改变前世的命运。
  至于那个伏低做小的三婶安昕,傅嫤汐在记忆之中仔细搜索了一遍,因为三叔傅青石一家实在没有什么存在感,在傅嫤汐的回忆里几乎没有他们的身影。或许以后自己要多多观察这他们,防人之心不可无。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父亲傅青衍的身世,那晚老夫人的话被傅青麟打断,她已无从探知真相,但就看老夫人和傅青麟对此事如此讳莫如深的模样,自己的亲生祖母想来身份不会简单。
  贵族圈里最藏不住的就是这种秘密,傅嫤汐深以为然。或许,自己应该变换一下一贯的生活方式,不在禁步于这四方小院,走出去看看,难说不会有别样的收获。
  或许是真的累了,想着想着,傅嫤汐逐渐沉睡。
  等傅嫤汐再次睁开眼睛,却已是第二日清晨了。
  这是她重生的第二天。虽然前方的路途潜伏着豺狼虎豹,但她依旧开心能与亲人重聚。
  思及此,傅嫤汐顿觉心情好了不少。
  “玉棋。”傅嫤汐轻声唤道。
  “小姐。”玉棋推门进来,手中端着水盆。“小姐醒了。”
  “芷画扶小姐起身。”芷画从玉棋身后冒出来,笑嘻嘻的将傅嫤汐扶起。
  “我还没有那么娇弱。”傅嫤汐推开芷画的手,笑道。
  “那可不行,侯爷和夫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我们照顾好小姐,不能让小姐落下病根。小姐如今身子刚好,还不够爽利,一定要人时刻在身旁伺候着才行,不然......”
  听着素来絮叨的玉棋又要开始喋喋不休,傅嫤汐一阵头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