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锦绣天成

锦绣天成

第十五章 兄妹齐心

作者: 璟棠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嫤儿果然孝顺,深知祖母心意。”老夫人开口赞道,命陈妈妈接下蒲团,伸手扶起傅嫤汐,顺势将手上的血玉镯子套在傅嫤汐手腕上。
  傅嫤汐下意识就想挣脱,最终咬牙忍了。前世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比起父母兄长,祖母和叔婶对她都相对好些,直到死的那一刻,她就明白了自己不过是他们刻意喂养的工具,就等着什么时候推出去送死。“谢祖母赏赐。”傅嫤汐复又跪下拜谢。毫不意外的,感受到了背后几道灼热的目光。
  反正前世这血玉镯很快被傅婉蓉从她这里讨去,无需过多在意。傅嫤汐退回傅青衍和莫泠云身后。
  接下来是傅子安,十三岁的年纪,一双丹傅眼便十分风流勾魂,足可见他日放浪。他送上的是自己画的一幅江山图,几句话便哄得老夫人搂着他直笑。
  傅嫤汐见状不由得又想起往事,这才是他们的天伦之乐,前世的自己以为一句赞赏便是真心,到最后妄送了性命。
  眼神一转,傅嫤汐突然看见傅子宸暗暗投来的担忧目光,她突然心中一动,重生以来自己每日都陷在前世的悲痛与仇恨之中无法自拔,却忽略了亲人的关爱与担心。若自己一味沉浸于愁苦之中,岂不是行亲者痛仇者快之事,说不定还会令自己丧失判断力从而错过改变命运的时机,这样更是得不偿失。
  思及此,傅嫤汐迅速整理了自己的思绪,下定决心将过往种种抛开不想,只一心一意的活在当下。
  看傅嫤汐的容色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傅子宸虽疑惑却也松了口气。自昨日与妹妹相谈过后,他感觉妹妹思虑颇重。心中更加确定一定要想办法开解她。
  傅婉蓉、傅兰芯和傅子归相继拜寿,傅婉蓉还是老夫人的心肝宝贝,傅兰芯和傅子归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存在感。
  寿宴就这么过去,江映茹与傅青麟又说了几句奉承之言,老夫人便乏了,众人也相继告退。
  回到玉蘅轩,不曾想傅子宸也跟了来。傅嫤汐猜到他许是有话要说,便吩咐紫琴和玉棋去准备茶点。
  “哥哥前来,可是有话要对嫤儿说?”傅嫤汐问道。
  “嗯”傅子宸关切地了她一眼,说道:“这几日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子还没有恢复?需不需要请医师来瞧瞧?”
  “哥哥放心,嫤儿已经好了,而且身子似乎比以往强壮了不少呢。”傅嫤汐笑回道。
  “那就好。”傅子宸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傅嫤汐。
  “哥哥有什么话直管说便是,你我兄妹,还有什么话不能对嫤儿说吗?”傅嫤汐奇怪地问道。
  “我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傅子宸沉吟片刻,继续又说:“今日在祖母那里,我看到你的眼神...有些...异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为了此事。傅嫤汐不由感叹傅子宸观察的细致入微。
  “哥哥可还记得,昨日嫤儿与你所说的那些话?”傅嫤汐反问。
  “当然记得。昨日我只觉得你不像个十一岁的小孩子,倒如同是个垂暮之年的老人。今日见你在父母面前一如往常,可一见到祖母,你好像,好像是怀着什么深刻的仇恨一般。嫤儿,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傅子宸迟疑而担心的问道。
  傅嫤汐知道自己昨天的话语一定对傅子宸产生了极大的震撼。毕竟一个养尊处优,本该无忧无虑的世家闺秀,想的都应该是琴棋书画,刺绣女红,胭脂水粉之类的事,像她这样满腹猜疑,心思沉重的几乎没有。可她的经历故事却不足为外人道,说给傅子宸听只怕是会吓到他。
  “哥哥多虑了,嫤儿只是昨日听了江若鸾的那些话,再联想到书中的某些故事,有所思罢了。嫤儿自小看书,不就总是思前想后,深陷其中吗。爹爹还曾说嫤儿用心来着。”傅嫤汐试图用如同撒娇般的口气蒙混过关。
  但显然傅子宸并不相信,他环顾四周,看并无人接近,遂压低声音道:“昨日你的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过二叔与三皇子搭上了关系,是有图谋爵位之心,而二婶对母亲就是一步一步的试探。这些事可不是看了书就能想得到的,嫤儿是以为我没看过书吗?”
  傅嫤汐听傅子宸把话说得如此直白,便知道傅子宸是势必要探知她的心思了,自己也不能再遮掩。
  过了一会儿,似是下定了决心,傅嫤汐开口说道:“哥哥果然心思缜密,嫤儿便实话实说了。以前嫤儿与二婶和二妹妹走的很近,甚至有时候觉得二婶待我比母亲待我都要亲近些。可是,就在我落水前的几日,我无意之中听到二婶对二妹妹说,会让二妹妹成为侯府最尊贵的小姐,二弟傅子安成为最尊贵的世子。”傅嫤汐将原由全都推给了自己偷听到了江映茹的话,反正这本就是江映茹的心思,就是不说出来,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话说到这份上,傅子宸再听不出言下之意,便不是定北侯世子了。虽然对傅嫤汐的说辞将信将疑,但联想傅青麟和江映茹一贯的作为和侯府错综复杂的关系,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傅嫤汐见傅子宸听了进去,便继续说道:“后来我还听到,二妹妹对二婶说祖母疼我比疼她更多,可二婶却说,父亲不是祖母的亲骨肉,自然不会疼我了。”
  这话便是牵强了。傅青衍的身世恐怕只有老夫人,父亲,傅青麟三个人知道,以她多年来对傅青麟和江映茹的了解,傅青麟不会把此等大事随便告知江映茹。
  而且,就算江映茹真的知道,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说给傅婉蓉听。就连傅嫤汐不也是前世临死时,老夫人气极说漏嘴才知道的吗。
  可傅子宸根本没注意到这些,只是大惊之下,抓住了傅嫤汐的手臂:“嫤儿,此事万万不可张扬出去,也不许说给任何人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