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

王的悍妃:女人别嚣张

第三百五十六章 :受死

作者: 七秀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五十六章:受死
  沐兰垂眸扫了一眼那把冰冷的长剑,唇角不禁浮起一抹不屑,还未开口,焰风突然身躯一震,嘴边溢出一缕暗红。
  “你说了这么多的话,又枉用真气,只怕现在自身都难保了。”沐兰徐徐说着。她本惜他是个难得的将才,想不到他竟这么顽固。
  “焰风,你走吧!”东陵绝突然几招将拓跋凌云暂时逼退,出声喝着。
  “君上!”焰风有些不敢置信,他这是要独自留下来?想到此,他不禁回头狠狠看向沐兰,不明白她何以会心狠至此。[
  拓跋凌云只微微一顿,随即又缠了上来,边打还边“好心”提醒道:“东陵君上,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这尸萝花的毒可是真气越强,发作越快。”
  东陵绝回应他的是一阵疾攻,同时又冲焰风喝道:“走!”
  听他语意坚决,焰风突然反应过来,意外的没有再坚持,提剑朝其中一个暗卫冲了过去。
  沐兰知道这些暗卫定要拦他,不等他们出手,便抢先出声命道:“放他走!”
  她语气里自有一股威仪,让人下意识不敢违逆。不过是一愣神的功夫,焰风已迅速冲出重围,窜入林中。
  看到焰风离开,东陵绝仿佛略松了一口气,出招间却已不及之前凌厉迅疾。拓跋凌云暗恼沐兰私放焰风,见东陵绝已明显是在硬撑,顿时失了游戏下去的耐性,手中长剑攻向他的同时,突然另一只手极力一挥。
  袍袖中几抹银辉飞出,袭向东陵绝身上几处要害。
  东陵绝旋身闪避,虽然身形已不如之前灵活,却仍险险避开了那几支暗器。然而,拓跋凌云早已料到了后招,在他闪避的同时,就已飞身绕到了他身后。待东陵绝察觉想要避开时,已经迟了一步。
  长剑斜刺而出,却只将拓跋凌云逼退半步,那把锐利的长剑虽避开了胸窝的要害,仍是刺入了他肩胛好几寸。
  这变故发生得太突然,便是沐兰,也被那一瞬间的画面震得心头一紧。
  然而,东陵绝不愧是身经百战,肩胛几乎快被刺穿也未见皱一下眉头,剑锋一转,顺势便刺向近在眼前的拓跋凌云。
  这一招变化奇快,亏得拓跋凌云反应敏捷,忙抽剑撤身,闪到了几步开外。
  因为穿着软铠,沐兰也看不见他身上的血渍,但从他瞬间苍白的脸色不难看出,他这一剑伤得不轻。细看之下,连气息似乎也有些紊乱了。
  看来,这尸萝花的毒果然非同小可,否则,以东陵绝的身手,拓跋凌云绝非他的对手。这若是在平时,这点剑伤对他而言也绝不致如此。
  拓跋凌云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竟也不急着趁胜追击,就这么隔着几步之遥看着他,道:“东陵君上,这种慢慢品尝死亡,却又能为力的滋味怎么样?”
  东陵绝瞥了眼肩胛处的伤,没有理会他,却转头朝着沐兰看了过来,道:“你真就那么希望我死?”
  那双黑眸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伤痛和挫败感,仿佛要通过她的眼睛,直看入她心底里去。
  沐兰心里那道压抑已久的伤疤在一点一点被揭开来,这一瞬,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她所熟悉的时空,她依旧还是云池国的大巫女,而他正是那幽竺国的君王魔裔冥诀,她历经烈火的焚灼,重新回到了他面前,只为了让他也尝一尝她一次又一次绝望心碎而死的痛楚。
  在她意识消散前就曾对自己立过誓,如果她还能有来生,如果来生还要与他相遇,她不会再给他任何伤害她的机会,她会见他一次杀一次。[
  “如果我们之间只能有一个人活着,我希望活下来的那个人是你。”
  这是曾经生死关头他亲口对她说过的话,她一度傻傻的为此而感动。如果这算是他给她的诺言,那么,也该是他兑现的时候了。
  />
  “这是你欠我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沐兰已不知不觉朝他踱近了几步。
  “或许吧……”东陵绝轻笑自嘲着,若非是他欠她的,他又怎会傻到被她一次又一次伤害后,再一次又一次对她燃起期望?若非是他欠她的,他又怎会明知是人家的陷阱,还心甘情愿往里头跳?若非是他欠她的,又怎会在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她的决绝时,依然不愿意相信?若非是他欠她的……
  “既然你那么恨我,那就动手吧。”东陵绝直视着她,脸色已经因中毒而由苍白转为微青,语气却是比的平静,道:“反正我已中毒,迟早会死,倒不如成全了你。”
  他眼里一片寂静,那么的落寞,又那么的坦然,仿佛真在等待着她给他一个结局。
  他总是这样,总是让她错以为他可以为她舍弃一切,甚至是他的性命。但她若真对他如此重要,又为何要一次次的重伤她?他以为这一招对她还有用吗?以为这样就能平息她心头的恨意了吗?
  拓跋凌云在一旁冷冷看着,他原本以为沐兰对东陵绝即便真是有恨,也是因为萧翼。可如今,从这两人眼里,他隐隐感觉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明明,沐兰眼里盈满了恨意,但这种恨,却莫名的令他嫉妒。
  和她相处也算有一段日子了,他从不曾见她对什么人或事表现过多一分的在意。甚至是提到萧翼,也未见她有多动容。一个像她这样冷漠的女人,要对一个男人拥有这么深的恨意,那会是一段怎样的过去?
  醋意一旦滋长,便一发不可收拾。拓跋凌云一刻也不想等待,将手中的剑递了过去,道:“我说过,会把杀他的机会让给你,拿去吧。”
  剑锋上还残留着一抹鲜红,那是东陵绝的血。
  沐兰没有多做犹豫便接了过来,手腕一转,剑尖已指向了东陵绝。
  东陵绝一动不动的伫立着,静静的看着她,眼里竟透着那么丝安详,一副心甘情愿受死的模样。
  是认为她会舍不得下手吗?沐兰在心里嘲讽着他,他以为她还是那个会因他而心软的沐兰?不,她是昔颜,她曾不止一次亲眼目睹甚至切身体会过他的残酷与冷血,所以,她绝不会心软!
  握剑的手紧了紧,###了他的心窝。只要再往前几寸,就可以刺穿他的心脏。
  这只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动作,对她而言,这大概比任何一次取人性命都要来得容易。然而,就在她运劲想要出手的那一刹,心里突然滋生出一个声音,制止着她这样做。
  ---
  抱歉,家里有客人,我一忙就忘了还米###了~
  找小说,请在书名更多更好错全文字首发小说,尽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