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妃路子野要宠

王妃路子野要宠

第10章 这玉佩是臣的赏钱

作者: 封侯拜饭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0章 这玉佩是臣的赏钱
  “这该死的畜生!”楚子钰见肥猫抓伤了萧绝,就想动手把它从青衣身上抓下来当场摔死。
  结果还没等他动手,青衣就朝前迈开一步,“你弄死它,我弄死你。”
  楚子钰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除了震惊她话语的粗暴外,更有一种尊严被放在地上摩擦的耻辱感,敢情他还比不上一只畜生?
  肥猫撒娇似的在她脚边蹭了蹭,结果青衣飞起一脚把它踹出老远。
  “废柴,光长肥肉不长脑子,挠人专挠脸的道理都不懂?”
  楚子钰:“……”
  他忽然找到今夜自己这皇姐行为这般异常的原因了,难道是因为杜明月的死导致她性情大变?直接变态了?
  “罢了,没必要与一个不懂事的畜生一般计较。”萧绝忽然开口说这话时眼睛却是盯着青衣。
  青衣回了一记冷笑。
  “连畜生都打不过,什么战神也不过如此。”她说完,看也不看萧绝的脸上扭头就走,背影叫个嚣张跋扈邪魅狂狷。
  楚子钰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了,见萧绝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去。他心里越发惭愧,惭愧道:“萧大哥,我这皇姐的样子你也看见了,她、她小时候也不这样,小时候她还挺张扬的,后面去了永夜城,自打一年前回宫后就变了。”
  “难道她现在不张扬?”
  楚子钰一噎,何止是张扬,简直是嚣张的让人想打。
  “她前段时间还胆小如鼠,今晚估计是受刺激了吧。”
  胆小如鼠?
  萧绝看着手上的抓痕,都说畜生随主,她身边的畜生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她本人了?
  “太子有没有想过,或许今夜才是你那位皇姐的本来面目。杜明月死了,她出现在这附近是巧合吗?”
  “不可能!”楚子钰坚决否定:“别的我不敢保证,但她绝不节能!”
  “不说她有没有那本事,死只鸡在她面前她都能昏过去,更别说杀人了!”
  更何况,她与杜明月还有那层关系在,哪里舍得啊?
  这话楚子钰没有说出口,还是给自己那位皇姐留了些颜面。
  萧绝没有争辩什么而是从怀里掏出那枚玉佩问道:“殿下可认得此物?”
  “这玉佩你从哪儿来的?”楚子钰眉头一皱。
  “捡的。”
  楚子钰目光微闪,还以为是萧绝之前在春秋亭附近捡的。这玉佩他当然认得,当初他和楚青衣关系急速僵化这玩意儿就是导火索!
  这可是杜明月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这缘分真的是……怎么偏偏这玩意儿被萧绝给捡到了?
  不过楚子钰思绪一转,反还松了口气,如果这玉佩真在案发现场出现过,还不如被萧绝给捡到……总好过落到那个毒后的手上。
  到时,只怕楚青衣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玉佩是我的,想来刚刚不慎掉了,还好你捡到了。”楚子钰说着就要去拿。
  萧绝却把玉佩一收。
  楚子钰抓了个空。
  “殿下莫要开玩笑,这玉佩分明是臣的赏钱。”
  赏钱?哪门子赏钱?
  萧绝却没有给他解惑的意思,道了声告退,便径直离开了。
  一抹玩味的笑意浮上他的唇角。
  他说过的啊,她逃不掉的!
  ……
  青衣回到寝宫后,二话不说把肥猫往床上一丢,大马金刀的往软塌上一坐。
  “闭嘴。”她沉眸一喝,边上嘤嘤嘤的女鬼立马噤声。
  “他喵的,那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肥猫炸着毛从床上跳下来,骂声中伴随着喵喵叫:“他该不会就是那个被你睡了的倒霉鬼吧?”
  青衣眼刀子往它身上一瞥,肥猫立马老实。
  “本座又不是白嫖,我可是给钱了的!”
  “啧,你可是鬼王,被你睡上一轮,估计他得折寿十年吧,一枚玉佩能抵得上十年阳寿?”
  青衣翻了个白眼,傲慢道:“人间不有句话嘛,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肥猫呵了一声,“那男人一身煞气手下不知染了多少人命,他一靠近连我都感觉到不舒服。那可真是一尊煞星,我劝你还是离他远着些,不说别的,寻常的小鬼都不敢近他的身。”
  “老身是那些小鬼吗?”青衣一脸无所谓,目光落回女鬼身上,又笑了起来:“眼下还是把这废柴给解决了先。”
  女鬼莫名一抖,内心挣扎了两下,就颓然放弃了,苦笑道:“我心愿已了,既然无法再入地府轮回,是杀是剐听凭大人处置。”
  “你想的倒是挺美。”青衣眼波一睨,勾唇道:“阴司有序,本座为你破了例,你了了心愿便想玩个魂飞魄散?”
  女鬼瑟缩的看着青衣,眼里写着‘不然呢’三个字。
  “你既得了机缘,若不利用起倒是可惜了。”青衣忽然朝她靠近,指尖在她眉心处一点,一条条黑色的锁链忽然平底而起,如蛇一般攀上女鬼的手臂。“欠债还钱,往生是不可能了,日后你就当个鬼差好好给本座打工还债,待哪日你身上的孽债消了,本座可以考虑让你再入轮回。”
  “我、我真的还有再投胎的机会?”
  “你这是质疑本座?”
  女鬼连道不敢。
  “下地去吧。”青衣不耐的摆了摆手,只见一划虚空中出现一道诡秘的黑色裂缝,阵阵鬼哭狼嚎从裂缝中传了出来。
  女鬼一哆嗦,青衣压根没给她打退堂鼓的机会,一脚就把她给踹了进去。
  “下去后给本座好好修炼,敢丢了青衣殿的颜面,本座就把你下油锅炸了!”
  女鬼:嘤嘤嘤……
  解决完这个麻烦,青衣人都要显得清爽一些。
  肥猫在旁边一眼的戏谑:“难得啊,你不但没把她给打散,还亲自出手提拔她。这嘤嘤怪下去后再不济,受了你的点拨也没人敢与她太过为难吧?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楚青衣的鬼魂在阳间杀了人,且有凶煞化厉的征兆,按照阴司律例应该就地格杀,纵是被带下去也是入刀山火海中受尽煎熬折磨的。
  青衣刚刚亲自出手点拨提拔,等于就是把她在人间杀人这笔孽债给抹平了。让她做鬼差那是在修功德,这可是个大机缘啊!有了功德再去投胎,来生纵不是大富大贵也定是衣食无忧备受荣宠的。
  “好心?能吃嘛?”青衣翻了个白眼,连打了几个哈欠,“搞清楚,她现在可是顶着一张与本座一样的脸,本座可对‘自己’下不去手。”
  “再说,她既让出了肉身,成了鬼后自该由我罩着?什么时候本座罩着的人也能叫地下小鬼随便欺负了?”
  “要欺负,也只能由本座来欺负。”
  肥猫看着她唇角逐渐变态的笑容,一身毛差点竖了起来。果然,她身上是不可能存在‘心软’这个东西的。
  “那个男人,你又是怎么个打算?”肥猫岔开话题。
  “他啊……”青衣想到了什么,眉梢朝上一挑,“他若是识相,最好别乱整什么幺蛾子。”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