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妃路子野要宠

王妃路子野要宠

第8章 再见萧绝

作者: 封侯拜饭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8章 再见萧绝
  楚青衣那点得意忘形的念头顷刻飞灰湮灭,老实飘了过去,规规矩矩的站在对方跟前。她力量壮大的同时越发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那股可怕的力量,自身在其面前,简直是沧海一粟。楚青衣毫不怀疑,对方只有手指一捏,就能把自个儿弄嗝屁。
  “谢大人助我得偿所愿,小女心愿达成,愿老实魂归地府。”
  “杀了人的鬼下阴司也要入地狱遭油煎火烤,不得入轮回,你确认要去?”青衣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人间呆着多好啊,多吃几个灵魂没准还能修出个形体来,灵魂的味道是不是很美味还想再吃上两口?”
  女鬼被她说的吞了口唾沫,下意识点了点头。
  啪……
  青衣差点没一巴掌把她拍散,笑容狠辣骇人,“哟,你还蹬鼻子上眼了?”
  女鬼瑟瑟发抖,赶忙摇头:“我错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吃了。”
  “去把你惹下的烂摊子收拾了,别想本座帮你擦屁股。”
  “是是是。”女鬼依言赶紧又飘了回去。
  青衣朝脚边一睨,“你也去。”
  肥猫翻了个白眼,妈的,老让它当跑腿了!
  须臾后,密集的脚步声伴随着火光与叫嚷声朝着春秋亭这边靠过来。
  “就是那死猫,居然敢抓伤了皇后娘娘!快把它找出来!”
  脚步声与火光越来越近,火光映到湖面上,有人发现水里有动静,余光一瞥。骤然一声尖叫。
  “死人了!湖里有死人……”
  “怎么回事?”
  “快把人打捞上来!”
  一通宫人急急忙活,把人打捞上后发现却是一男一女,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愣是废了老大劲儿才把他们给扯开。
  火光往两死人脸上一照,现场死寂一片。
  好一会儿才有人颤抖着出声:“这、这不是皇后娘娘的侄儿吗……”
  春秋亭内一片混乱,湖的对面,一道红影翩然离去,一只肥猫懒洋洋的躺在她怀里。
  “快!快去通知皇后娘娘和丞相大人!”太监王顺脸色发白,丞相府可就这一根独苗啊,他都能想象的到杜丞相和皇后会气怒成什么样子了。
  “这杜公子怎会死在这儿,还抱着一个宫女?”
  “两人抱那么紧,这是跑宫里殉情啊。”
  “不过这杜公子口味也太重了吧,那模样的他都能下口?”
  宫人们议论纷纷,芍药在被女鬼俯身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被吞食了灵魂,她本就鼻青脸肿着又泡了水彻底成了死猪脸,宫人们一时竟没认出她的身份来。
  王顺听着这些议论声正觉心烦意乱,忽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后响起,但说话人的嗓音分明还带着几分变声期的沙哑。
  “大晚上何事吵嚷!”
  王顺回头见到来人,脸色就变了,再看到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心头又是一咯噔。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怎就撞上这尊杀星也在宫内了!
  “奴才拜见太子殿下,摄政王。”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徐徐走来,萧绝在后,周身被月华包裹宛若仙人降世,无奈他眉宇间肃杀之气太重,让人不敢靠近。
  走在他前头的正是太子楚子钰。
  楚子钰走近看到地上两死人后,咦了一声:“死了的那个是杜明月?”
  “回太子殿下正是丞相府公子,”王顺急忙道,额上冷汗直冒。
  “他怎会死在这里?”
  “这……奴才也不知,发现时他便已经沉入湖里了与这宫女一起双双溺毕了。”王顺满头大汗回禀道。
  话音刚落,不远处一个身着铠甲的将领却加了一句:“两人还抱在一起。”
  王顺一眼瞪过去,发现这个长嘴多舌的竟是御林军副统领风策后,登时闭了嘴,这人自个儿惹不起。
  “呵,这是与宫女私通双双殉情了不成?”楚子钰闻言冷笑起来。
  “太子殿下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事情还没查明,杜公子他死的有蹊跷啊……”王顺是皇后身边的人,自然是站在杜明月的立场说话,只是他刚说完对上楚子钰冰冷的眼神后便是一哆嗦,意识到自己在对方面前说这些简直是自讨苦吃。
  “本太子可不管他杜明月怎么死的,便是没死,就说他一个外男深夜出现在我母后故居附近,就足够他死一百次!”楚子钰声音里满含煞气,“我父皇尚在,他儿子就已经把御花园给当成自家后院出入自由了,早朝上问问杜如晦,他这个丞相是怎么教导儿子的!顺便再请皇后出来说说,是谁给杜明月权力在后宫自由出入的?”
  王顺哪敢接这个话,尤其是萧绝就站在楚子钰的背后。
  “殿下,您看这人死都死了,还是让奴才们把这儿收敛了省的碍你的眼不是。”
  楚子钰对此倒没说什么,王顺刚松了口气,不曾想一直没说话的萧绝却开了口。
  “不可。”
  王顺心头一咯噔,暗叫坏菜。
  “人莫名死在宫里绝没那么简单,将尸体带回去,本王亲自查验。”
  “可杜丞相还不知此事,总不好叫他……”
  “让他来找本王。”
  王顺嘴里发苦,说不出话来。
  楚子钰在旁边笑的肆无忌惮,冲后方侍卫下令道:“没听到摄政王的命令吗?还不速速把这两人的尸首抬下去。”
  王顺心头发抖,不敢在多言,带着人急着去报丧了。
  不消想明儿前朝后庭都将有一场腥风血雨!
  他们人走了之后,楚子钰脸上难掩开怀之色,仰头大笑起来,“大快人心!简直大快人心,我早就看那杜明月不爽了,他死的正好。杜如晦那老狗白发人送黑发人,萧大哥你说他会不会气的两脚一蹬随自己儿子去了?”
  萧绝没有说话,却是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方才过来时,他隐约看到湖对面有人离开。
  昨晚楼船之事,灵风已经查出背后策划的就是杜家人,有人还在船上看到过杜明月。他还没动手找人算账,却有人先一步下手把对方给弄死了。
  萧绝一眼就看出杜明月的尸首有问题,自然不会相信宫人说的殉情那套鬼话。
  原本他还想着通过杜明月查出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究竟是谁?人又在哪儿?眼下看是不行了。
  说起来,那女人倒把自己的首尾处理的干净不已,她跳窗离开之后就人间蒸发了,半点痕迹没有留下。
  说来可笑的是,灵风还在他躺着的床底下找到一把匕首与女人的头发,那个女人最初的目的极有可能是为刺杀他,但后面不知怎么的居然……
  萧绝眸光幽冷怀着不易觉察的森然,脚下速度不由加快,直到楚子钰的声音从后传来,他才停了下来。
  “萧大哥,你走这么快做什么?”
  萧绝对他一行礼,沉声道:“殿下恕罪,臣方才是在想兵部的事,一时走神了。”
  楚子钰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只有咱们两人在你就别搞君臣之礼那一套了。”他笑眯眯的说着,看萧绝的目光中满是崇拜,哪有半点在人前时的傲慢样子。
  萧绝淡淡一笑,道了句:“礼不可废。”
  楚子钰正要说他,余光撇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脸色刷的一沉,喝道:“站住!”
  不远处,青衣眉梢一挑,看着女鬼楚青衣眼神复杂的盯着自己背后,她侧身回头,看着自月华下走来的华衣少年,模样与自己有七成相似。青衣记起他是谁,心里没撒波动,但看到他身边的男人时,眼角冷不丁抽搐了一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