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妃路子野要宠

王妃路子野要宠

第4章 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啊

作者: 封侯拜饭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4章 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啊
  浴池内,青衣闭眼泡在热水里,感觉腰间的酸痛一点点淡去,舒服的长吁了口气。正梳理着原主的记忆,忽然察觉到什么,美目一睁就看到一张和自己现在一模一样的脸贴到近前来。
  哦,是个鬼。
  准确点说是原主的鬼魂。
  青衣唇角一勾,半点没有被吓到的意思,啪,一巴掌把女鬼扇到一边,“吓唬谁呢?”
  女鬼被打的一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颤巍巍指着她:“你怎么在我的身体里?你、你是鬼……”
  青衣妖娆的甩了个白眼,“搞清楚,这肉身现在是本座的。”
  女鬼的眼睛逐渐泛红,身体竟有几分要凝实起来的迹象。
  青衣眼睛一亮,“居然有成为厉鬼的潜质,有点意思。”她说着摸了摸下巴,厉鬼可不是说成就能成了,她观这女鬼身上怨气不算重更多是执念,一般来说新生的鬼灵体都极为孱弱,在别的地方晃荡就算了,但皇城中龙气最重,她一新生小鬼居然能闯进来,这可不是单凭执念能解决的事儿?
  倒像是她死时逗留之地乃是大凶聚阴之所,她新生为鬼恰好染了机缘。
  可要知道这货死了没多久,她就进来了,如果真有什么大凶所在,她会感受不到?
  有意思了。
  青衣掀眸打量着她:“呵,活着的时候窝囊死后成了鬼才想起逞凶,倒是符合窝囊废的特点。”
  “你把肉身还给我……”女鬼扑了上去。
  青衣轻蔑的扫了她一眼,女鬼一身惨叫连魂体都差点飘散了。
  青衣漫不经心从浴池里走出来,浑不在乎曼妙胴体被人盯着,慢条斯理换上一袭鲜红的寝衣,那红衣艳丽似血,濡湿后像是一张刚扒下的人皮,配上她此刻的笑容,女鬼看了都害怕。
  “阴司有序,你不滚去地府排队投胎,纠缠不休是想报仇吗?”
  女鬼紧咬着红唇,“我就是想亲口问问那个负心人,他为何要那样对我?”
  青衣面露不屑,最烦这种恋爱脑的蠢材了,死了还叽歪,就不能直接冲过去杀了对方了事儿吗?亏得你还得了机缘能闯入皇城里来。
  “皇城里龙气太重,其他地方我呆着都觉得难受……唯独这儿……”
  青衣笑容越发嘲讽,原来如此。
  女鬼目光紧紧盯着她,“你帮我,只要你帮我我决不再纠缠你,这具肉身你拿走便是。”
  “本座不帮你,你又能如何?”
  女鬼刚想逞凶但想到先前的教训,气势立马又弱了下来,只能泪盈盈的盯着她。
  青衣刚要呵斥她,眸光却朝窗子的方向一扫。
  纸窗破了一个小窟窿,一只眼珠子猛地晃过。
  芍药屏息站在窗外,脸色阴晴不定。方才青衣对着空气说话的一幕实在太诡异了,她虽听不到说话的内容,但却忍不住浑身发毛。
  这个长公主殿下今夜回来后整个人瞧着都不对劲!
  偏偏芍药又揪不出到底是哪儿不对劲!
  芍药一抬头,远远见一行人提着宫灯气势汹汹过来,眼睛顿时一亮,立马殷勤的凑了过去。
  “刘嬷嬷,你可算到了。”芍药满脸巴结,对方可是杜皇后身边的人。
  刘嬷嬷倨傲的哼了一声,明知故问道:“人呢?”
  芍药脑袋朝门内一晃。
  吱啦……
  浴池的门直接从外被推开。
  刘嬷嬷带着宫人鱼贯而入,见到浴池内的场景后略有意外。
  门正对的殿中不知何时摆了一把椅子,青衣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梳理着头发,像是等着他们到来一般。
  刘嬷嬷一挑眉,心道这长公主倒是镇定,换做往常她早就受惊成兔子样了吧?
  “芍药,你的胆子倒是越发大了,看来是本公主对你太仁慈了。”青衣漫不经心的看着前方,“带着这么一群乌合之众来我千秋殿,你们眼里是真没本宫这主子啊。”
  没等芍药开口,刘嬷嬷咧嘴冷笑,“长公主,老身乃尚仪嬷嬷奉皇后娘娘命管教内官礼仪教化,你一年前回宫时还是老身教导的你宫规礼仪呢。”
  “所以呢,不还是个奴才。”青衣傲慢的看着她,“本宫让你说话吗?”
  刘嬷嬷阴恻恻笑起来,“看来公主是真把老奴过往的教诲都忘干净了,否则也不至于干出那等丧德败形之事,芍药,把东西拿出来!”
  “喏。”芍药得意的瞥了眼青衣,拿下身后的包裹往地上一摊,那件男人衣袍暴露在众人视线内。
  刘嬷嬷趾高气昂道:“白日有侍卫见长公主你偷溜出宫,之后竟穿着男子衣袍回了宫里,芍药便是人证!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公主殿下你还不承认自己干了苟且之事吗?”
  青衣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一唱一和,才道:“说完了吗?”她扭了扭脖子,眼睛看向一旁,语调带着几许不耐的慵懒:“本宫讨厌麻烦。”
  刘嬷嬷等人见状疑惑不已,心道这公主和空气说话做什么?
  她们自然不知这屋里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存在,楚青衣的鬼魂闻言眼睛一亮,打从刘嬷嬷和芍药一路面她身上的凶气就浓烈了几分,显然是怀着恨意的,这两人过去在宫廷里都没少欺负他。
  当人的时候她干不过,当鬼了之后还怂个屁啊!
  当下她直接撞入芍药的身体,芍药身子一抖,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狞笑。转头就是啪啪几巴掌打的刘嬷嬷头晕眼花。
  青衣不紧不慢的加了句:“不要厚此薄彼。”
  芍药反手就是一巴掌抽自己脸上,竟还哈哈笑了起来,这一通疯起来自己都打的操作把跟着刘嬷嬷一起来的几个老妖婆都给震住了!
  “妈呀,这贱婢疯了!”
  “呱噪。”青衣眉尖一蹙。
  芍药动作叫个灵敏,左右开弓扇一边打自己一边打刘嬷嬷。
  刘嬷嬷不是不想躲,但身子却像不听自己使唤了那般。她抱着脸趁隙对自己带来的人吼道:“你们都是死的吗?快按住这贱婢!”
  那几个老嬷嬷这才回过神一般,赶紧上前架住芍药。
  说来也怪,芍药那小胳膊小腿对上几个老妖婆非但没有被压制反而还有把她们撂翻的架势。
  刘嬷嬷得空喘息,整个人已收拾的狼狈不堪,见芍药被钳制住了冲过去猛扇她耳光,不曾想却被一口咬住了手指。
  “啊……”刘嬷嬷一声惨叫,整个人手指都被芍药给咬下来了。
  最可怕的还在后面,芍药咬下她的手指后,竟还咔嚓咔嚓的咀嚼起来,也不管咬没咬碎骨头,咕哝一声吞了下去。
  “妈呀,这贱婢撞邪了!”其余钳制着她的老嬷嬷都被吓了一跳,赶紧放开她,跳的老远。
  刘嬷嬷被咬断手指后痛的满头大汗,见状愣是不敢再靠前。
  “走!快走!这贱婢邪门的很!”她们作势就想跑路,嘭!殿门却自动关了起来,她们几人合理都没推开,就像是有人从外面上了一把锁那般。
  “来都来了,就别急着走啊。”女子漫不经心的话语从后响起,刘嬷嬷等人扭头就看到青衣含笑冰冷的眼眸,寒意从脚心窜上头顶。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