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妃路子野要宠

王妃路子野要宠

第18章 王爷就是被她睡了的?

作者: 封侯拜饭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8章 王爷就是被她睡了的?
  马车内,两人一动不动。
  青衣整个人都被他圈在了怀里,锁在她腰间的那只手臂如铁钳一般,让人无法动弹。
  男人的指尖滑过她肩头,在那里有一处凸起的疤痕,足足有一指来宽,其模样分明是很早以前就留下的。
  萧绝眸光一点点沉静下来。
  “看够了吗?”青衣偏过头,波澜不惊的看着他。鼻尖自他下颌处扫过,略带几分痒意,让她微微蹙眉。
  萧绝垂下眸子,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青衣这才注意到,他的瞳孔并非纯粹的黑色,近看的话像极了两丸琉璃,剔透的宛若透着光,偏就是这样一双眼下,藏着无垠深海,叫人揣度不清他真实的想法与喜怒。
  “冒犯了。”萧绝几分歉意的说道,伸手的将她的衣襟拉回,细致的整理好,把握着分寸,手指并未再触碰到她的肌肤。
  但此刻青衣整个人几乎是坐在他腿上,依偎在他肩头,不免叫人联想起初相逢时的经历。
  都是差不多的姿势……
  要换做正常的炎朝女子,这般情景下纵使不大喊大叫,也该羞恼万分,但青衣由始至终都镇定的很。
  像早猜到萧绝会有此举一般,妖娆的眉宇间带着几分傲慢与懒散,非但没有脸红,反而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他的神情来。
  从初相逢以来,似每次见面都是他落下下风。
  这感觉……倒是新鲜。
  他任由青衣打量,锁住她腰间的手却也不松开。就这般抱着他,中途灵风偷偷朝内忘了一眼,吓得眼珠子差点没掉了出来!
  天爷啊!王爷和公主光天化日这是在弄撒嘞!
  这两人先前不还针尖对麦芒的吗?一转眼的功夫,怎就、怎就抱一起了呢?
  马车轱辘朝前行驶着,青衣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似终于有些不耐烦了,“撒手。”
  萧绝不置可否的偏了偏头,却半点没有撒手的意思,反倒俯至她耳畔,“公主这是害羞了?”
  青衣讥讽的看着他。
  害羞?就凭你?
  萧绝声音里虽含着笑,但语气却是赤果果的嘲讽,“也是,那日公主强睡了微臣也没见害羞,今日这般又算的了什么呢?”
  青衣冷漠的盯着他,这些话倒不至于让她生气或动怒。不过,若换做正常情况下,敢这样与她说话的人,早就没了舌头了。
  现在的情况,很不正常!
  真是见鬼了!她的法术在面对这男人时竟然又失灵了?
  难怪先前肥猫会被他给逮在手上,动弹不得,想来与她现在是同样的状况。
  这个萧绝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青衣美目微眯,这种感觉……真是不爽!
  “你若是想抱,那便抱着吧,不过,换个姿势,本宫坐着不舒坦。”青衣红唇一翘,那倨傲的气势,半点没有失了倚仗的模样。直接反守为攻,把萧绝当成了人肉靠垫。
  “腿往那边挪点。”
  “手臂不要动……”
  “腰背挺直。”
  萧绝也由着她摆弄,须臾过后,马车内便是这样一个场景。
  摄政王正襟危坐着,女子柔若无骨的侧躺在他怀里,以臂为枕,姿态好不妖娆,神情好不惬意。
  “可舒服了?”萧绝失笑的看着她。
  说来也怪,这么多年来他身边一直没有过什么女人,也不喜女人贴身伺候。
  但这青衣却是个例外。
  一开始萧绝也是心怀杀意的,但几次接触下来,他心里竟没了多少厌恶,反被勾起几分兴趣。
  这个长公主与过去判若两人,桀骜不驯,倨傲无理,说话做派无不是他过去最厌烦的那种,但怪就怪在,看着她时,他竟没觉得多讨厌。
  反还觉得她这样子挺新鲜,挺有趣的。
  低眉顺眼的样子不适合她,仿佛她理所应当就该似那鸡群里丹顶鹤般眼高于顶,目中无人。
  且她那夜回宫后玩的这几处手段,也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一箭双雕除了杜明月和芍药这个眼线,且还不留痕迹。凭她一人是如何做到的?那两人的尸首他检查过,死状很是怪异。
  两人身上都没有致命的伤口,芍药面目全非看不出什么,可那杜明月……却像是被活生生给吓死的?
  刚刚他借着‘验明正身’的机会,检查过青衣体内的确没有内力的存在,那她靠什么收拾的那两人?总不能是靠她脚边那只牙尖嘴利的肥猫吧?
  “那日给你下药的是杜明月?”萧绝漫不经心的开了口,指尖绕过她的秀发,“所以你才杀了他。”
  青衣睁开眼,偏头看了他一眼:“杜明月难道不是与芍药殉情自杀的吗?”
  萧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原来是自杀的啊。”
  “嗯,就是自杀。”
  “既然长公主说是自杀,那便是自杀的吧。”
  这两人的对话若叫杜家人听到,估计得硬生生气吐血。
  到了皇城厚土门,马车不得再入内。
  萧绝率先自马车上下来,侧过身朝后伸出了手。正要伺候青衣下马的淡雪桃香见状一愣,老实的退到边上。
  青衣红唇一撇,无视他递过来的手,正要从另一边下去。腰间忽被一锁,整个人直接给拽了下去,落入一个强有力的怀抱。
  周遭不断有惊呼声传来,宫人们都骇然的看着这一幕。
  萧绝唇畔笑意不明,俯在她耳畔低语道:“做戏做全套。”
  青衣嘲讽的睨向他,“本宫可没答应要配合你。”
  在青衣膝盖即将撞上去的刹那,萧绝潇洒的松开手,站到旁侧。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说不出的写意流畅。
  旁人眼里还当两人是在打情骂俏,一时间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
  不是说摄政王极力反对这婚事?长公主也心有他属的吗?
  灵风在后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看青衣的眼神中交织着震惊、崇拜、佩服等复杂情绪。
  天爷啊!刚刚他在马车外可是什么都听到了。
  敢情那位把他家王爷当青楼小倌睡了,还给了赏钱的女壮士就是这位长公主殿下!
  灵风算是明白自家王爷为何一反常态同意这桩婚事了……哪个男人能忍的了这奇耻大辱?
  可是王爷啊……这位长公主殿下似乎也是块硬骨头,你确定好啃吗?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