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王妃路子野要宠

王妃路子野要宠

第11章 摄政王,你不行啊

作者: 封侯拜饭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章 摄政王,你不行啊
  这一夜估计除了千秋殿依旧如冷宫般死寂,宫里宫外全都炸开了锅。
  杜明月这一死引发了轩然大波,杜如晦得到消息赶来宫中,结果连自己儿子的尸首都没见着。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还没上头就被请到了皇后宫里,没多时宫人便见杜如晦领着懿旨杀气腾腾出了宫,直奔摄政王府去了。
  显然是去讨要自己儿子尸首去了!
  至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则是高床软枕酣睡到了日上三竿才爬起来。
  青衣由着两个小宫女给自己穿衣梳洗,她却懒洋洋似患了软骨症的那般,只在选衣和梳妆时翻动了两下嘴皮子。
  两个小宫女看着镜中那个明艳动人的长公主时,都惊艳的有些醒不过神来了。
  “公主殿下真美!”桃香由衷的说道。
  青衣美目朝她一睨,直把小姑娘瞧得面红心跳,桃香只觉眼前的公主殿下像是会发光一般,好美好美,看自己那一眼,她都觉得自己的魂儿要被勾去了。
  一边的淡雪倒是比桃香先回过神,她进宫日子稍久些,更加圆滑,今早过来伺候的时候她心里就有疑问,“公主殿下,怎么不见芍药姐姐?”
  青衣正满意的欣赏着镜子自己此刻的妖娆模样,这才是她堂堂鬼王该有的正经模样嘛,那种白莲花的造型出去晃荡都嫌丢人。
  听到淡雪的话她眼也不抬:“何时当主子的还要关心一个奴才的起居了?”
  淡雪哑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嘴。
  一边的桃香有些迟钝,并没想那么多:“殿下,昨晚宫里出了件大事”她性子单纯,一股脑把话都给说了:“杜公子死了,说是和一个宫女殉情。但宫内有流言传那宫女其实就是凶手,受人指使谋害了杜公子。今早皇后娘娘派人到各宫都来查人,说是一定要把幕后真凶给找出来!”
  “只要别打扰了本宫睡觉,他们想查就查好了。”
  桃香闻言却有些着急,“殿下,可现在就咱们殿里少了人啊!偏偏芍药姐姐又不见了。”
  “你二人与她关系亲近?”青衣扫了她一眼。
  桃香直接摇头,淡雪却是犹豫了两下这才否定。
  “那你们急什么。”青衣施施然的站起身,“本宫乏了,你们俩退下吧。”
  乏了?
  这不才刚起床吗?
  两女不敢多言,现在的长公主纵使不说话也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她们二人行礼后就退出了殿外。
  一只肥猫在她们走后就跳上了青衣肩头,披肩似的耷拉在她身上。
  “芍药的身份被查出来的话,矛头绝对会对准到你身上,到时候麻烦可就多咯。”
  “麻烦?那道未必。”青衣红唇轻扬,“没准送上门的会是一头大肥羊。”
  大肥羊是谁,青衣语焉不详。
  她回床上小憩过后用了午膳,又命人在庭中桃花树下摆了张美人软塌,伴着花香舒舒服服的睡起午觉。
  那闲适的模样,让千秋殿的宫人们都阵阵无语。
  这位长公主瞧着似比过去大胆了,但怎么又患上了嗜睡犯懒这一毛病,能坐着绝不站着,能瘫着绝不躺着。
  这是由脓包退化成废人了?
  萧绝踏进殿门前只觉这千秋殿冷清的紧,门外连个看守的都没有,进来后更是没瞧见几个人,等再往里走时,他便看到了桃花树下的一幕盛景。
  女子一袭红衣似点在水中的朱砂,裙摆从软塌上垂落而下。本该是清丽脱俗的面相,无端却给人一种魅惑之感,让人忍不住设想,那双眼睁开时该是怎样的风情。
  忽然她蹙了蹙眉,像是睡梦中的呓语,“茶。”
  周遭连一个伺候的宫人都没有。
  萧绝在原地驻足了片刻,举步走了过去。倒了一杯茶,送至她唇畔。
  茶香在那张俏丽容颜前氤氲出白雾,对方仍无睁眼的意思,红唇却懒洋洋的再度一翻,“烫。”
  萧绝俊眸微眯,眼中闪过几许异色,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里夹杂着几许玩味与警告,“你确定要本王亲自喂你?”
  女子闭着的眼缓缓睁开,一刹似宝光出匣,艳光十色。青衣神色如常,轻佻中带着几分慵懒的傲慢,像极了一只刚睡醒的猫儿,舒展娇躯伸了个懒腰,嗤笑着:“拿了赏钱这点小事也不肯做,摄政王还真是小气的紧。”
  赏钱?
  这两个字让萧绝眸色渐深,俊脸上也多了几许意味不明的笑来。他俯视着软塌上的女子,青衣懒洋洋的盯着他,半点没有退缩之意,无声中透露着嚣张。
  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极淡如阳春白雪。
  一个极浓至艳华靡丽。
  “啊……”后方传来尖叫声,嘭,还有茶盏翻倒在地的破碎声。
  淡雪和桃香一脸震惊的看着萧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大白天她们是活见鬼了吗?
  “摄、摄政王!”
  两个小丫头慌的手足无措,青衣见状捂了一把脸,这要是在过去她手下有这么傻的,早就给丢油锅里炸了。
  “大好春光都给糟蹋了。”青衣啧了一声,从软塌上起身便往殿内走。刚走几步就觉身旁多了一道影子,偏头看果然是萧绝。
  “不请自来,摄政王是想做什么?”
  萧绝面不改色的睨着她,薄唇轻翻:“讨债。”
  后方正在收拾碎片的两个小姑娘闻言一抖,都露出惊恐之色,讨债?长公主什么时候把摄政王给得罪了?
  青衣呵呵笑了两声,示意两个小姑娘先退下。抱臂傲慢的盯着他,“本宫可不记得有欠你什么。”
  萧绝清冷的眸中藏着刀锋般的森寒,从容不迫的语速里一字一句都给人以压力,换做常人早已溃不成军,偏眼前这个女人镇定自若不说,仍保持着那副嚣张讨打的嘴脸。
  “睡了本王还说不记得的女人,你可是头一个。楚青衣,你可真有意思……”
  “早睡晚睡都要睡,本宫先验验货又何妨?”青衣浑然不觉羞耻的嗤笑起来。
  她这话要叫旁人听到臊都要臊死了,偏她说的是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大有将黑白颠倒,乾坤逆转的霸气。
  “验、货。”萧绝咀嚼着她的用词,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像是阳春白雪天忽下起鹅毛大雪,凛冽中透着蚀骨森寒,“既验了货,不知公主满意可否?”
  “呵。”青衣身子软绵绵的往门边一靠,轻佻的宛如一个刚刚完事儿的嫖客,将一个拔什么无情的渣女演绎的淋漓尽致,“讲道理,就你的表现来说,丢哪家青楼里都没饭。”
  “摄政王,你不行啊。”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jiafugl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